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用文字讲述战火中的父辈故事

2019-11-9 8:45:56 来源:山东商报

        用最鲜活的史料,还原大时代小人物的命运沉浮,近日,聚焦抗敌演剧队的故事《青草绿了又枯了:寻找战火中的父辈》(《青草绿了又枯了》)一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该书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严平创作,根据新发现的第一手史料还原抗战时期抗敌演剧队宣传抗战、共御外侮的壮丽史诗。记者朱德蒙

 

  艰苦岁月下成立的抗敌演剧队

 

  1938年4月,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成立政治部第三厅,郭沫若任厅长,主管抗日宣传动员工作。根据周恩来同志的指示,他们着手进行收编、组建抗日宣传团体编入三厅(国民党政治部第三厅)建制。

 

  1938年8月10日,在武昌昙花林授旗成立10个抗敌演剧队、4个抗敌宣传队和1个孩子剧团。其中,抗敌演剧队由郭沫若、田汉、洪深主持训练,1个月后分派各战区抗日前线工作。在抗战前期,一队在广东,二队在江西、湖南,三队在山西,四队在湖北,五队在安徽、江西,六队在安徽、山东,七队在浙江,八队在湖南,九队在广西,十队在河南,进行演剧宣传活动。后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继续参加革命,有的甚至远赴缅甸前线、新加坡等地慰问演出。

 

  新中国成立后,他们或继续演剧生涯,或在其他领域展现他们的才华。他们中后来涌现出了很多著名的导演、电影史家、音乐家、演员等,如光未然(现代诗人,文学评论家,创作《五月的鲜花》《黄河大合唱》等)、程季华(电影史学家,出版书籍《中国电影发展史》)、马可(作曲家,作品有《南泥湾》《咱们工人有力量》等)、瞿白音(电影评论家)、朱琳(表演艺术家,获誉“中国话剧皇后”)、石联星(演员、导演)、刁光覃(演员、导演)、吕复(戏剧活动家,编导)等。当然,他们当中也有很多人不幸牺牲在抗敌的战场,如周德佑、张曙、陈佩琪、蒋旨暇、梁士、毛俊湘、李虹、陆滨等。

 

  以细小的个人浪花折射庞大的历史

 

  《青草绿了又枯了》讲述的正是抗战时期抗敌演剧队的故事。

 

  该书作者严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并创作小说、散文等,发表研究文章、人物专访、散文、小说等十余种。著有《燃烧的是灵魂——陈荒煤传》《1938:青春与战争同在》《潮起潮落:新中国文坛沉思录》等。

 

  近年,严平致力于文化历史人物研究,在《收获》杂志主持专栏写作“遗失的青春记忆”“潮起潮落”“他们走向战场”。写作新作,据悉是因为曾为抗敌演剧队九队成员的程季华先生保留下了许多当年的资料册。“最为可贵的是那本厚重的宜昌抗战剧团资料册,里面有当年的一幅幅图片、一张张门票收据、一份份油印诗稿,带我们仿佛回到历史现场。”严平日前在北京座谈会上通过出版方表示,程老(程季华)希望她可以把十个队的历史编写成一本书,“从史料角度讲,这样更有价值,可供研究者参考,但我却更关注这中间一些个人的命运,想写他们情感的变化和曲折的人生,以细小的浪花折射庞大的历史。程老听了我的想法后笑着说,‘就照你自己的意思写吧!’”

 

  于是,严平据此爬梳史料,钩沉往事,又访谈有过同样演剧经历的黄永玉(著名画家)先生,完成该书。书中还原了漫天硝烟中一群年轻人热血抗战的故事,写尽了大时代小人物的命运沉浮。此外,书中大多数书稿曾在《收获》杂志“他们走向战场”“遗失的青春记忆”专栏发表过,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

 

  翻看《青草绿了又枯了》,作者严平不仅还原了抗敌演剧队的历史,更是透过这一切向读者呈现了那个时代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以及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人情冷暖。比如1938年11月13日长沙大火,那是当时国民党焦土抗战政策下的一场人为灾难,长沙城顿时沦为人间炼狱。抗敌演剧队的一队、二队、八队、九队在灾后第一时间返回长沙,参加善后救灾工作。作者花费大幅篇章详细记叙了发放救灾款的情景:面对运送的救济款无法按时达到的突发情况,是洪深(电影戏剧理论家、剧作家、导演,中国现代话剧和电影的奠基人之一)和四个演剧队队长自愿当人质,才确保了50多万救济款最终发放到11万余人手中。整整两天的时间,是演剧队的200多位20来岁的队员们,圆满完成了赈灾救灾款的发放。

 

  “我想只有真实地再现这些生命的历程才能让今天的我们记住他们。这既是我写作的出发点,也是我写作的目的。”严平表示,当自己从事着这样的写作的时候,“我很清楚,这成百上千的演剧队员们,他们的生命又是一个大舞台,一个取之不尽的故事源泉,我现在只是写了一个引子,希望能有人继续寻找下去,也希望有人能更系统地写出一部演剧队的历史来,以此告慰那段历史,告慰先辈们的遗志。其实创作中,我自己也常常被一些情节感动,比如周德佑走向战场时写给父母的信,他是著名歌唱家周小燕的弟弟。一个只有18岁,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有着优裕的生活环境的孩子,却能够在民族危难的时刻,作出那样的选择,并最终在战场上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

 

  今天的人们应该记住他们

 

  抗敌演剧队,虽然实际上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但名义上仍属于国民党政治部第三厅。因此,这种双重身份下的他们,时不时遭遇危机和考验。书中《埋伏——一支潜入国民党心脏的特殊队伍》和《谁与你同行》两章就重点聚焦身处夹缝中的这群年轻人的周旋抗争的心路历程。正如周恩来同志所说:抗敌演剧队是在“日寇的炮火、国民党的迫害、生活上的贫病三者夹攻”下坚持下来的,到1940年初三厅成立的十四支队伍(包括四个抗敌宣传队)只剩下了六支。其余八支队伍大多在“皖南事变”前后被迫解散,消逝在苍茫大地。书中,作者写到了四队、六队的被迫解散,写到了左洪涛率领“特支”保护抗敌宣传队、安排他们顺利撤离的故事。

 

  当然,本书还重点写到了战争中的女性的生存困境,以及她们为之付出的抗争与坚守。如《沙滩上再不见女郎》《母亲的故事》《铁磁姐妹》等篇章,从女性视角为今天的年轻人讲述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如何在残酷的战争环境生存、成长,以及岁月带给她们的磨砺与锤炼。那些勇敢走出家门投身抗战烽火的女学生,她们的毅然决然的坚定身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和今天的女孩子们一样,她们爱美,谈恋爱,生孩子,但战争对她们的伤害更深,她们比男队员们更不容易。十队中有一位叫乔玉秀的女孩,她是著名考古学家董作宾的侄女,多才多艺,但残酷的战争现实和演剧的过分投入,让她精神几近崩溃,然而她还是顽强地坚持下去,直到战争胜利后,终选择默默无闻地生活下去……”严平表示。此外,还有范元甄、文燕、徐炜、李露玲、朱琳、石联星、陆滨等女性,她们中有的人牺牲在了为之流血奋斗的阵地上。如胡重华、曹珉等人,即便生了孩子,也无力照顾好他们,孩子最终夭折。这些正如书中所言:战争让女性变得和男性一样粗粝和坚强,“黑夜吞没了星辉,这海边再没有光芒;海潮没了沙滩,沙滩上再不见女郎”。“抗敌演剧队是勇敢的一群人,当生命和生活遭遇黑暗的时候,他们不屈服,敢于博弈,勇于牺牲,今天的人们应该永远记住他们向他们学习。”严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