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黄河岸边的“古稀阻泳队”

2019-12-12 10:49:29 来源:山东商报

        直到5年前,已逾花甲的王广新也没想到,在黄河里游了60多年泳的他,会有一天在黄河岸边来回踱着步,唱着歌谣劝阻前来玩水的孩子,他知道自己不想再看到那么多家庭希望破碎。像王广新一样生长在黄河岸边的人都清楚,有多少人下了水就再也没上岸,即使学校、家长再三叮嘱,每年青少年因野泳而夭折的悲剧还是屡有发生。

 

  为了让悲剧不再发生,济南市章丘区黄河镇沿黄12个村子组成黄河阻泳队。从阻泳队成立之初的遭人冷眼,到现在影响全村人阻泳,实现2017年来沿黄12村辖区“零溺亡”,这一切归功于不分严寒酷暑行走在河岸边的24名老人,王广新就是其中一员。 文/图记者侯宝之


 

为了防止黄河岸边孩童溺水事件的发生,附近的村民自发组成黄河阻泳队。记者 王晓峰 摄

 

         曾经游泳“健将”自创歌谣阻泳

 

  “叫观众,听我言,河水不只深和浅;你离河边远一点,隔着近了有危险;我说你,你别烦,黄河镇政府安排俺;我查河不为到河玩,为了你的生命与安全……”去年5月加入阻泳队后,王广新自己写了这首黄河岸边居民经常会听到的歌谣,这首歌谣通过喇叭在他的辖区内一遍又一遍地回荡着。

 

  说王广新是游泳“健将”,村里人都没有异议。从小在黄河岸边长大,晚年靠在黄河岸边捕鱼贴补家用的王广新,就算得过一次脑血栓,还有信心在黄河两岸游一个来回,这份自信来自于他对黄河透彻的了解。

 

  “如果不知道黄河的习性,他能通过水面的波纹知道水深水浅,遇到危险能知道怎么自救,这些是多年摸索出来的,不懂就很危险。”王广新说,很多生长在黄河边的人都摸不清黄河里水底的情况,“更不用说外地的人了。”

 

  2017年,王广新曾加入了一个黄河救援队,当时已经年近古稀的他还能在声呐设备束手无策时,毅然跳进水里找人,“那时候捞上来的都是尸体,很多是只有几岁、十几岁的小孩子,心疼啊!”王广新说。

 

  去年大年初四,王广新突发脑血栓,在家休养了五个月后,当时还是低保户的他加入了黄河阻泳队,“现在每家就一两个孩子,他们只觉得好奇,并不知道黄河的危险。”王广新说,在见到了众多因孩子溺水而破碎的家庭后,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些悲剧少发生一点,于是他写了一首歌谣,通过喇叭,一遍遍在岸边呼喊着。

 

  不愿悲剧重现黄河岸边现“古稀阻泳队”

 

  每年,在暑假期间,尽管学校、家长一再叮嘱、媒体反复报道,学生溺亡事件还是屡有发生,而溺亡大多数是发生在到危险水域边游玩时。

 

  据媒体报道,2月17日(正月十三),济南市济阳区5名男孩相约在村边池塘边玩耍时,其中4名男孩不慎落水。经紧急救援,四名儿童被打捞上岸,但不幸全部溺亡。8月21日,济南市南部山区,一名11岁的少年,在和朋友到河边玩耍时,因脚底湿滑,被湍急的水流冲走;虽经众人救援,最后也没能让他重返校园。

 

  这一个个惨痛的案例背后是一个个绝望的家庭。

 

  2011年1月,在济南市办事的王和新接到了一个电话:村里有5名女孩落水,虽然被村里人救起,但是其中2人最终因溺水时间太长不幸夭折。“临近年关,听到这么不幸的消息,我想我要做点什么了。”王和新说,生长在黄河岸边的他也掌握了高超的水下功夫,“正是因为太了解黄河,我更知道它对于不熟悉水况的人、特别是小孩有多么危险。”从那时起,王和新开始了他的阻泳之旅。

 

  从到学校开展公益讲座,到以身试险为想下水的孩子演示水下危险,王和新沿着黄河岸一遍遍劝阻着靠近的人,“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2014年,我组织成立了‘黄河阻泳联盟’,在2017年,成员固定在24人。”王和新说,他所在的黄河镇因地处章丘、济阳、邹平三地交界处,周围村里的壮年几乎都外出打工,于是便产生了这支平均年龄近70岁的阻泳队伍。

王和新在介绍阻泳队工作 记者 侯宝之 摄

 

  每一名村民都是“阻泳员”实现两年零溺亡

 

  55岁的张树莲是阻泳队里唯一的女队员,也是最年轻的一位,她和村里的另外一名阻泳队员合作,负责从自己所在的常家村到西边刘家村两三公里长河道两边的阻泳工作;像其他阻泳队员一样,她家也是低保户。

 

  1991年,张树莲在外打工的丈夫突然双目失明,丧失了劳动能力。从那之后,张树莲开始到外面打工,维持家里的开销以及抚养尚在上学的儿子;在儿子参加工作后,张树莲家中又遭不幸,在外打工的儿子突发肾病综合征,也只能回家休养,她再次成为了家中唯一的劳动力,但是因为要照顾丈夫和儿子,她也不能外出打工了。

 

  2017年,在家务农的张树莲加入了阻泳联盟,“做点好事,求个心安”是她的入队理由,但是在入队之初,她却受了不少委屈。

 

  “男队员去劝都有时会被骂,何况是我一个女人。”张树莲说,因为看上去“好欺负”,在阻泳之初,她受到了更为猛烈的回击,有的孩子甚至拿随身带的马扎扔她,“我是为了他们好,他们还这么对我,我心里肯定是委屈,但是转念一想,他们毕竟还是孩子,不懂事,我得为他们好。”

 

  常家村正处于黄河两个弯道中间南岸,水流对岸边侵蚀严重,有时看似稳固的河岸,却只有薄薄的几十厘米厚,底下则是被河水侵蚀的几米深的“断崖”,随时有坍塌的危险,“每到黄河调水调沙期,经常会在岸边看到一人粗的大树被连根冲到河中。”张树莲说,每当劝阻无效时,她就带着河边的孩子去看那些地下的空洞,认识到危险的孩子多数便听劝离开。

 

  虽然之前受到不少冷嘲热讽,但是张树莲和阻泳队队员们坚信“总能用真心打动别人”。经过队员们的努力,虽然从2017年开始,24人已成规模并“分区划段”、专人负责,但是现在阻泳的力量已经扩大到队员们所在的12个沿黄村庄的每一名村民,“现在只要看到有人往河边走,村民也会上前阻止。”王和新说,从2017年到现在的两年多里,黄河章丘段已经实现“零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