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舍己救人是他的家风

2019-12-14 10:19:25 来源:山东商报

  自从张雪领救人遇难之后,他的家人至今都无法接受他已经离去的这个残酷现实。雪领父母在得知真相后,悲恸过度,被紧急送医。事发后,雪领二姐张红梅一直处于自责中,她说当天弟弟给她打电话,邀她一同下班,但她当时有事,就没和弟弟一起走。


  张红梅还告诉记者,弟弟张雪领从小就善良,那时父亲常常教育他们,“要做好事,好人一定有好报的。”张红梅还透露,他们父亲早些年也曾救过人,但结局是圆满的……文/图记者 孙倩

 

 

在他郓城老家的家门上,还挂着泛黄色“光荣之家”牌子


  只盼最后一面


  “我的儿啊,你让我再看你一眼!”12月12日晚,在菏泽郓城县武安镇彦张庄村,张雪领妈妈的哭声划破了整个村里宁静的夜空。张雪领妈妈抱着一只雪领生前穿过的鞋,紧紧放在胸口上,不肯松手,一直在哭,“我没事儿,求求你们,让我再见我儿一面。”由于身体不适,她被紧急搀扶着送上救护车,但她怎么也不肯松开那只鞋子。雪领父亲头发已花白,因为早年车祸,双腿不便,年迈的他拄着拐棍才一步步蹒跚到救护车上。


  在雪领的家门前,还挂着泛黄色“光荣之家”的牌子,房子里很简朴,墙上挂了很多雪领生前的照片和奖状。


  雪领小姨告诉记者,听说雪领下水救人前,把衣服鞋子都留在了岸边,雪领妈妈知道后悲痛欲绝。其实12日早晨,当看到村里人来人往,孩子们又没接她的电话,雪领妈妈就隐约感到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村主任张善景说,有村民看到她一个人在院里抹眼泪,一言不发。


  因为担心雪领父母的身体情况,当晚六点左右,120救护车便赶来了,亲属将雪领父母紧急送往医院。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医院看到,当地很多村民拎着水果牛奶赶到医院,因为担心会引发二老悲恸的情绪,他们悄悄地把东西放在急诊室门前便离开了。


  医院里,人来人往,一楼急诊室的门前,雪领的亲属都红着眼睛,雪领的姐姐也在医院,她说,目前雪领的遗体还在杭州的殡仪馆内,“我爸妈想再看我弟弟最后一眼,可是运送遗体需要很多手续。”

 

 

这些是雪领生前的照片和奖状

 


  他从小就善良


  雪领婶子从昨晚就来了医院,她说雪领母亲一直哭,“她哭得眼泪都干了,就想要见儿子,还说要去杭州。”雪领婶子说,“路程太远了,这怎么可能呢?”说着说着,她就开始哭。


  医院的长椅上,雪领的婶子和小姨抱在一起,互相安慰着。她们告诉记者,“他们家培养这些孩子,是真得不容易。”她记得,雪领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连学费都是东拼西凑的,当时雪领爸妈挨家跟亲属借。这些亲戚没人不知道他们为人的,有钱就多借点,没钱就三五十地凑。”雪领小姨说,“眼见孩子长大了,出息了,谁又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你不知道,这孩子跟小时候一样,心太善良了。”雪领婶子说,他们家条件不好,粮食储备也不充足,“他(雪领)七八岁的时候,清明节,家里给每个孩子一个鸡蛋,他小,所以就给了他两个。”雪领婶子说,“那时候吃个鸡蛋不容易,可雪领只吃了一个,另一个却藏在袖口,舍不得吃,留给了班上的小同学。”


  “这种事不少,有一年他在腰里还别了很多红薯。”雪领婶子比着腰说,家里的储备也不多,可雪领还是在腰上别了一圈,非要带到学校给同学,“这孩子就是心太好了。”雪领婶子和小姨一直在哭,“他还有媳妇和孩子,往后可怎么弄?”雪领婶子说,雪领妻子也是郓城人,两人高中时就认识了,毕业后就一起去杭州打拼。

 

 

村里很多人至今不敢相信雪领就这么走了


  只希望他活着


  在医院的角落里,雪领的二姐张红梅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张红梅说,她也在杭州工作,几个月前,才来弟弟的公司帮忙,“那几天他叫我去家里吃螃蟹,要是平时我也就去了。”张红梅说,可那几天工作忙,才拒绝了弟弟的要求。


  张红梅红着眼睛回忆起那天的事,“当时晚上6点58分,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他能下班了,要我跟他一起走。”张红梅说,可那天恰好有同事要外出,他们打算晚上一起吃饺子,张红梅当时就拒绝了弟弟的要求。随后她又在单位加了一会儿班,直到接到了弟媳妇的电话,才知道弟弟发生了意外。


  张红梅说,弟弟是会游泳的,但是水性不好,她记得,“以前我们就看到过这种新闻,我就说他,你要是遇到这种事,不能随便就跳进去。”


  张红梅说,可弟弟一次还跟她开过玩笑说,如果他有啥事情,还要麻烦姐姐帮忙照顾孩子,可谁知竟然会一语成谶。网络上,媒体上,铺天盖地的,大家都在赞美雪领是英雄,可姐姐张红梅说,她不希望弟弟得到这个称号,“我只希望他好好活着。”


  深受父亲影响


  “我姐那天在青岛出差,我告诉她,买最快的机票赶回来,她当时问我什么事,我怎么敢说?”张红梅哭着说,“我就说弟弟出事了,在抢救室里呢,其实那时候……”她哭着说不出话来。


  听雪领姐姐说,父亲平时教育他们的时候,最爱说的就是,“要做好事,好人一定有好报的。”张红梅说,她父亲早些年也曾救过人,结果是好的,但她不愿再提往事,只是说了句,“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张红梅还告诉记者,每次听到雪领才三岁的孩子哭着说“我要爸爸”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会哭,“这谁能受得了啊?”“我父母想见我弟弟最后一面,我现在就希望早点把弟弟送回家。”因为担心父母,张红梅很快赶回了病房。她说,从12日晚上开始,母亲一直滴水未进。


  记者看到,在回到父母所在的急救室门口时,张红梅用手拧开门把,停顿了几秒钟,擦了擦眼泪,才推开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