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是三十,是五十,是我们的时代

2019-12-14 11:26:54 来源:山东商报

  今年是互联网诞生50周年。从1988国务院批准成立北京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到1994年中国实现与因特网的全功能连接,再到今年5G的成功研发引领全球。30多年,中国互联网实现了从无到有、到领先世界的发展历程。近日,中国新商业小说领军人物,作家王强推出最新作品《我们的时代》三部曲。全书聚焦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全景展现中国创业者在新浪潮下的开拓征程,填补这一领域的空白。记者 朱德蒙

 

 


  讲述中国IT行业艰辛历程


  中国IT互联网行业30年的腾飞历程,堪称日新月异,其中涌现出的明星公司、创业先辈数不胜数,也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


  王强,著有长篇小说《圈子圈套》三部曲、《创始人》《螳螂》等作品,其中《圈子圈套》三部曲被誉为“国内职场商战小说开山之作”。


  1992年,清华大学取得工科硕士学位后,王强用短短7年时间,从国内某电脑公司底层员工晋升至IT行业外企在华机构最高层,随后,他开始在互联网领域创业并涉足风险投资、战略咨询等领域,有着令人称奇的商界经历。而这些经历,恰好和中国IT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吻合,让他不仅成为这个时代的见证者,更是亲历者。


  商海沉浮多年,王强最终将这些人生经历化为文字,呈于书本之中。关于新作,王强书中自述,距离写《圈子圈套》三部曲已十几年,彼时书中故事情节涵盖时间跨度是32个月,而从酝酿到完成自己恰恰也用了32个月。相比之下,《我们的时代》三部曲的时间跨度则是28年,而从写下第一个字到完稿用时一年半。“2018年发生了很多大事、出现了很多变化,这些事件这些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将是深刻而久远的,于我本人如此,于很多人如此,于国家于民族也如此。”王强认为,在这种时刻非常有必要转头向后看一看,来审视一番自己、同胞和国家所走过的路。


  “1990年至2018年,是中国近百年来发展最快、变化最大的时期。如果不考虑大批因国企改制而下岗失业的人群,九十年代是很美好的;如果不考虑大批在金融危机与国进民退中蒙受损失的人群,零零年代是很美好的;如果不考虑大批在生活重压下喘息挣扎的人群,一十年代是很美好的。但无论美好与无奈、狂欢与落寞、收获与付出,这都是我们所亲身经历的时代;无论大与小、现实与荒诞,这都是我们的时代。”所以沉淀多年后,王强以《我们的时代》三部曲将亲历的IT互联网产业近30年发展史精心展现于读者面前。


  “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创业先辈们在中国IT行业初创时的艰辛历程,更凝聚作者身为亲历者一路走来的人生感悟,寄托对于行业未来乃至中国社会的殷切期待。”谈起《我们的时代》三部曲,责编胡玉萍说道。同样以讲述大时代经典作品闻名的《大江东去》作者阿耐也表示,《我们的时代》 格局更加宏大,记录了刚刚走过的近30年的时代变迁,非常有意义。


  书写一代人的光荣与梦想


  “无论美好与无奈、狂欢与落寞、收获与付出,这都是我们所亲身经历的时代;无论大与小、现实与荒诞,这都是我们的时代。”王强曾说。


  《我们的时代》三部曲讲述1990年至2018年IT互联网浪潮下,以裴庆华、萧闯、谢航三位同窗好友为代表的创业者们的梦想追逐、事业兴衰与命运沉浮。其中,裴庆华是本土精英创业者典型,谢航是外企精英创业者典型,萧闯是野蛮生长企业家典型。除此之外,书中还塑造了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创业者谭启章、企业家二代创业者谭媛、80后创业者向翊飞、85后创业者司睿宁等众多典型人物。


  事实上,书中的人物并非凭空出现在作者脑海里,而是一直与作者共处于同一个时空,他们的人生轨迹并行交织,且一起同伴而行。“裴庆华是1983年从山西到北京读大学,那一年我来到了位于海淀黄庄的北大附中读高中,距他的大学校门和我的高中校门不远处,是中关村一条街,我们一起目睹了‘两通两海’的初起与勃发;萧闯、谢航和我都是86级大学生,也许我们还曾在同一间教室里补习过托福或GRE;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联想集团,那时的联想正和裴庆华所在的华研电脑并肩向海外洋品牌宣战;非典过后,我曾在知春路上的坤讯大厦开公司做网站,西边不远便是裴庆华的汉商网,楼下的咖啡馆里谢航可能正与某位创始人谈融资,而我的网站恐怕也为萧闯的广告联盟贡献过一些流量;2007年,我在中关村图书大厦为《圈子圈套》第三部搞签售,不远处的汉商大厦里裴庆华正和团队庆祝在纳斯达克上市;2017年我走访上地软件园,也许裴庆华刚和那家声称搞无人驾驶汽车的创业团队谈崩,正对着街边杂乱无章的共享单车愤愤然无语……”


  此外,王强把书中几位人物的人生分为自立、自强、自洽三个阶段,“少年时,我们都曾受男女排精神的感召而高喊过‘振兴中华,从我做起’的口号,血气方刚的我们只想着对国家负责;走上社会后,更懂得重要的是‘从我做起’,首先要对自己负责,才能对身边的人负责、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负责;步入中年、事业有成后,我们又重新迸发出一种久违的责任感,要对这个社会负责。这不只是几位主人公经历过的人生阶段,也是身处这个时代的我们大多走过的成长道路。”


  接续前辈迈向更美好明天


  “看清楚自己从何处来,有助于选择向何处去。”王强表示,如果是同龄人,那么“我”很可能也是“你”,因为我们都曾共同走过; 如果是年轻一族,你可以从书中看到自己父兄曾走过的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机遇,也有各自的挑战。这个时代给我们提供了难得的天时,再加上弥足珍贵的地缘政治机遇带来的四境安宁这一地利,尤其重要的是秉持对外开放、对内不折腾所带来的人和,使生逢这个时代的我们得以享受到和平与进步,这是我们的幸运。”


  当然,他更认为,时间是无法切割的,我们的时代并非特定自1990年开始,更不会在2018年结束。


  “对于今天的中国,我们需要铭记这些创业者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艰苦历程。通过新作,我想让读者看到我们父兄们曾走过的路,了解他们这一辈人如何用自己的光荣与梦想,铸就了如今傲视全球的中国互联网经济。”对此,胡玉萍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