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水滴筹被曝医院内“扫楼式”推广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曾在济招“志愿者”发起筹款奖提成

2019-12-2 9:27:53 来源:山东商报

     【编者按】


  近日,水滴筹志愿者通过“扫楼”筹款,再次走上了风口浪尖。招聘志愿者要求有文采会写故事,并且按单提成,而这些做法的每一次成功,都是对好心人善心的消费。而筹款背后的平台审核的不严格,也是对民众信任的伤害。我们希望,在帮助真正有需要的人的同时,政府部门能加强监管,平台也能将更透明的筹款事实告知公众。


  昨日,水滴筹被曝出存在雇用志愿者从事“扫楼式”筹款,并按单提成,存在末位淘汰等问题。而且记者发现,在济南、淄博等地,水滴筹也在公开招募志愿者,并给予其高额提成奖励的情况,还要求应聘者必须会写故事。记者 张冠超


  被曝“扫楼式”筹款


  员工按单提成,末位要被淘汰


  据梨视频近日发布调查显示,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在各个医院病房进行“扫楼”,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视频显示,自称水滴筹志愿者的顾问,在发起筹款的过程中只是口头询问,没有核实患者病情、经济情况等信息,甚至有所隐瞒,并套用模板,随意填写筹款金额,鼓励患者大量转发筹款信息,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


  该视频还显示,这些志愿者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还实行末位淘汰,有员工称每个月最少得完成35单,发不完就会被淘汰。对此,水滴筹方面表示要求强制发单,是为了占市场。


  此外,据梨视频发现,在筹款完成后,有的员工还会给患者推荐医疗保险,并称这个时候患者购买保险的几率比较高。


  对此,水滴筹11月30日上午做出回应,称目前已成立紧急工作小组,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宁波、郑州、成都等地,开展相关情况排查。


  水滴筹还表示,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公司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将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


  要求必须会写故事


  发起筹款就有报酬


  对于山东省的情况,本报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水滴筹在济南、淄博也有部分类似的招聘,如2018年8月,水滴筹曾通过某APP,在济南公开招聘“暑期水滴筹志愿者”,并给这些志愿者底薪、提成和奖金。


  按照水滴筹的要求,“志愿者”一周必须至少工作5天,每天工作时间为4个小时,主要是下午两点到六点,工作内容包括帮助患者发起筹款,发放单页和爱心礼物,招聘条件中明确要求,必须要有文采会写作故事。


  水滴筹给这些“志愿者”的报酬采用“工资+提成”模式,其中每天底薪只有45元,提成是底薪的2-3倍,在100元至130元之间,另外还有50元奖励。这么算下来,“志愿者”一天最高可以赚到225元。


  记者注意到,招聘的岗位类别中,该招聘的岗位显示为“销售”,而水滴筹要求“志愿者”的工作地点,是在省内某知名度较高的三级甲等医院之一。


  另外,在某招聘网站上,也出现了水滴筹的招聘信息,招聘济南市莱芜区的市场推广人员,工作内容有两个,一是“在当地医院寻找有筹款需求的患者,帮助患者使用水滴筹平台发起筹款”,二是通过服务维护筹款顾问与患者之间的关系。


  与上述招募“志愿者”考核方式相似,这则招聘信息中,水滴筹市场推广人员薪水主要为奖金和提成,月收入在3000元-8000元不等。


  此外,在某贴吧中,水滴筹也发起了淄博地区的志愿者招聘,其中称“岗位无底薪,工作以宣传为目的,去医院寻找需要发起筹款的困难病人家属,成功发起筹款的会有相应的薪资报酬”。


  昨日,记者联系到水滴筹公关部一位工作人员,就水滴筹山东地区是否存在视频中的类似问题,在山东采用怎样的模式拓展业务,以及在济南、淄博等地招募志愿者的提成和奖金的发放规则,与省内医院是否达成合作等问题,向其发送了采访提纲。


  但截至发稿前,水滴筹方面尚未回应。


  创始人沈鹏是临沂人


  去年宣布在济南建设多个项目


  从经营层面来看,水滴筹的运营公司为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纵情”),这家公司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1亿元,由沈鹏持股99%,冉伟持股1%。


  沈鹏是水滴筹创始人,出生于临沂平邑县,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此后长期供职于美团,2016年离职后创办水滴筹。此外公开报道显示,沈鹏的父亲是中国人寿平邑县支公司第一任总经理,也是县里的第一批保险业务员。


  除水滴筹外,沈鹏还通过北京纵情运营水滴保业务,并通过他直接控股的北京水滴互联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水滴互助业务,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共同构成了“水滴系”的三条核心业务线。


  在山东省内,“水滴系”在日照成立了山东水滴互联网医院有限公司,在济南成立了济南水滴互联网医院有限公司、济南益方达大药房有限公司。


  公开报道显示,“水滴系”去年加快了进入山东市场的步伐,宣布将在济南投资建设“济南市互联网医疗健康保障”和“水滴济南市互联网医院”,具体包括“医疗资金保障体系建设”“水滴济南市互联网医院建设”“济南市居民大病互助保障平台建设”。


  同时,“水滴系”还准备在济南投资建设“水滴济南市互联网医院”,将“济南市居民大病互助平台”(患者)、医院、医生(家庭医生)、药企、医疗资金保障等有效联系起来,构建医疗保障“一站式”结算体系,形成济南市医疗卫生信息和电子健康档案。


  年内多次被曝存漏洞


  审核不严是焦点


  近年来,水滴筹业务发展迅速,今年3月,沈鹏曾公开表示,公司线下已拥有300多个片区经理,1.6万多个“志愿者”,覆盖了全国400-500个城市,76%的筹款用户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72%的捐款用户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


  此外数据显示,上线2年来,“水滴系”已累计服务超过1200万客户,合作的保险公司数量超过60家,推出超过80款保险产品,单月新增签单保费规模超过7亿元。这也使得其获得了资本的青睐,今年3月和6月,先后完成5亿元B轮融资和10亿元C轮融资。


  而随着规模的扩大,水滴筹运营中存在的问题也陆续浮出水面,特别是对被救助对象的审核不严,近期多次形成舆论风波。


  如今年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突发脑出血而住院救治,其家人为其在众筹平台“水滴筹”上发起筹款,金额为100万元。然而网友发现,吴家经济状况较好,在北京有两套房产、一辆车,却在众筹时还勾选了“贫困户”标签。


  对此,水滴筹当时曾回应称,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只能要求发起人公开说明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去做公示”,“社会人士可以根据自己判断,选择去帮助他或是不帮助他”。但这引发了舆论的普遍质疑。


  此后,今年11月初,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水滴筹筹款发起人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其全额返还筹款15.3万余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对于该案件,水滴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未做正面回应。


  谁来监管“水滴筹”们?


  除了水滴筹外,目前市场上知名度较高的互联网大病筹款平台,还有无忧筹、轻松筹等,而在水滴筹问题频发的背景下,谁来监管大病筹款平台,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据了解,《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保险公司中介渠道业务管理的通知》中曾要求:保险公司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进行合作的,应当由总公司统一管理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合作业务的接入、签约,明确各省级分公司归口管理部门,加强业务合法合规性考核管理。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保险系副教授张俊岩此前表示,按照保险法和目前的监管规定,网络互助不是商业保险。在具体实践中,由于这类市场主体的性质不明确,导致难以确定监管主体。


  而在中国保险法研究会副会长任自立看来,对大病互助平台加强法治约束,主要是政府部门应加强监督。作为公益性的社会团体民政部门是监管部门之一。此外,互助平台又卖保险,和银行也有关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对其也有监管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民政部依据《慈善法》的规定,通过公开遴选指定了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2018年5月24日公布了第二批,指定的募捐平台增至22家,轻松筹、水滴筹均为指定平台。


  2017年2月16日,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曾约谈轻松筹平台,就其存在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等问题要求其立即整改,做好信息审核和风险防范。


  为规范网络募捐,民政部于2017年7月30日公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