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大家写“小书”,与人文有约

2019-12-7 9:09:50 来源:山东商报

        当我们从小背诵着“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仁义礼智信”成长时,你可知道这些诗句绵亘到今日,在全球化浪潮和社会需求下,它们被赋予了什么新的含义吗?以及除了诗词歌赋,中国的书法艺术、园林艺术、戏曲艺术、民俗非遗等,它们又有了怎样的现实化延伸呢?2019年岁末,一套关于“中国文化”的丛书《中国文化读本》(《读本》)正式出版。日前,丛书主编宁继鸣、副主编马晓乐、孙雪霄与丛书分册作者唐锡光、郑连根等现身山东书城,与读者们进行深入有趣的交流。 记者朱德蒙

 

  多位大家写“小书”

 

  《中国文化读本》系列丛书共8本,包括《书法艺术》《中国园林》《先秦诸子》《京剧文化》《运河文化》《魏晋风度》《丝绸文化》《剪纸艺术》,致力于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由王培元、郑连根、唐锡光、李平生、周广璜等多位专家学者精心策划,倾力写作,为读者了解传统文化提供了一个“导航仪”。

 

  谈起丛书出版,丛书主编、山东大学中华传统文化研究与体验基地主任宁继鸣表示,为让中华文明的优秀成果为世界了解和共享,我国每年有相当数量的文化普及读物走向世界,这其中不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然而总体看,美好的愿望与现实之间仍有很大的差距。

 

  “在民族文化语境下,中华文化知识是‘一元’的,但在传播过程中,这些知识被置于‘多元’文化语境,即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文化环境下。要实现知识或信息在‘一元’与‘多元’之间有效传递,不发生传播的偏向,最大程度地确保不同文化背景,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的受众能够较为准确地理解和接受传播内容,需要一个语码转换的过程,需要传播主体在民族文化认知的基础上进行理性的文化选择、生动的文化呈现和恰当的文化诠释。”宁继鸣表示,而这种语码转换,则是影响文化传播效果的关键因素,也是我们的普及读物获得域外读者关注、认可所亟待解决的核心命题。带着一种探索和尝试的心态,《中国文化读本》编撰工作正式启动。

 

  “坦率地讲,从学术语境转向生活语境,即由学理转向普及的过程对很多人来说都不是一个简单的转换过程。”宁继鸣认为,很多学者在《读本》的撰写过程中体会到了大家写“小书”的不易,“中华文化的跨文化传播是一项崇高的事业,也是一个学术命题和文化现象,更是一种社会责任和民族担当,需要一代代学人和文化教育领域的工作者同心同德,群策群力。”

 

       沉浸式阅读的关键作用

 

  “当下,我们正处于一个非常急躁的时代。”丛书分册《中国园林》作者、山东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山东省文化产业研究基地副主任唐锡光现场分享,现在大家接触最多的一个字,叫“秒”,秒读、秒回……就连买东西都要“秒杀”。当世界变得碎片化,我们也只是进行表面化的交往、理解等。因此,他认为,现在大家需要做一种调整。“虽然碎片化时代,大家填饱肚子大概没问题,这就和吃快餐一样,但是,快餐无法给我们带来真正的营养,不能够系统的、科学的满足一个人的成长的需要,所以这时候,我们就需要提倡另外一种东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很多商家打广告的时候,会提到‘沉浸式体验’。那么读书人,也在提倡一种东西,即沉浸式阅读。”

 

  唐锡光坦言,常有人问自己,怎样才能让孩子有出息。每当这时,他都会告诉对方,很多事情,比如让孩子学钢琴、练书法等,“我个人基本认为,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因为我认为,父母只要做这一件事情就好,即为孩子打开向上的通道。”

 

  既然我们无法决定孩子未来成为什么样的人,那么又如何打开向上的通道呢?

 

  唐锡光认为,有三点,首先培养孩子的专注力,比如孩子3岁前,可以培养他能够有15分钟以上的时间,集中注意力去关注一件事情。之后,随着年龄增长,他的专注力也在增长,如1小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孩子上大学后,大学一堂课至少50分钟。如果没有专注力,实际上孩子的学习能力会成为很大的问题。”其次,培养孩子的体验概括能力,即让孩子从一件物品、一个现象展开想象。“比如我经常问孩子,《诗经》中有多少关于酒的句子?他查了一下,说‘64句’。那么我会接着说‘你再看看《唐诗三百首》中,有多少关于酒的诗句。’‘你再看看《水浒传》中,有多少关于酒的场景?’而这些酒和书中描写的场景以及人的情感,又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孩子则会在回答中一一进行总结、提升。

 

  “总之,提倡沉浸式阅读,我想做到三点,即持续的关注,系统化的体验,进行有效梳理和判断,最终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和自我表达的过程,这是阅读与看电视、玩手机不一样的地方。”唐锡光表示。

 

  先秦诸子对今人的文化加持

 

  丛书分册《先秦诸子》作者、山东大学中华传统文化研究与体验基地特聘专家郑连根,长期从事文史写作,已出版《极简中国史》《春秋范儿》《战国派儿》等10余部作品。他表示,《先秦诸子》是自己著作中最薄的一本,但也是思想含量最密集的一本。“先秦诸子的思想既是中国人在乱世的一次思想大争鸣,又是中国人在治平之世的一次次文化回响。先秦诸子的思想非常重要,我用5万多字要把这些重要的思想脉络给大家讲清楚,讲的必须是干货,而且只能是干货。”

 

  提及先秦诸子,郑连根表示,一般人会强调不同思想流派之间的论争,不过若以一种整体眼光来看,那么可以说,先秦诸子合在一起,恰好完成了“和天人”的重大文化命题。“先秦诸子之前,人们对神秘莫测的上天只有敬畏的份儿、崇拜的份儿,但从先秦诸子开始,中国思想文化的发展转变了方向,先秦诸子将关注的目光从‘天道’转向了‘人事’,使中国的文化从神学(也就是祭祀文化和巫术文化)转向了哲学。因此,先秦诸子的思想学说,使得中国的文化从整体上完成了从巫术文化向理性觉醒的转变。先秦诸子强调了人的主观能动性,这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奋发向上,通过努力改变命运。我觉得这是先秦诸子对今人最大的思想激励和文化加持。”

 

  “传统文化和人一样,也面临着转化的问题。推动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当今时代一个极为重大的文化命题。”郑连根表示,今天,我们弘扬传统文化,不是为了复古,而是为了让优秀的传统文化为今人赋能,“我们一方面要对古圣先贤充满敬意,学习他们的思想和智慧,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转化和创新。作为文化传播者,我们有责任为传统文化寻找到适合时代特点的呈现方式和诠释方式;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更是有责任让传统文化薪火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