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致命警情背后

2019-12-9 10:09:05 来源:山东商报

        空无一人的房间内门窗紧锁,断掉的煤气管道正在呼呼漏气;门外,暮色中各家厨房炊烟升起,同楼的200多户居民陆续下班回家……这如同电影般惊心动魄的情节,就在上周,真实发生在济南一居民小区内。历经4个多小时的紧急救援,在公安、消防、燃气公司、物业等多个部门的通力合作下,这场危机最终被安全化解。文/图记者张舒实习生樊鹏莉

 

振兴街派出所副所长宁继勇和民警孙向东在事发现场勘查



  还原

 

  “出事那家的窗户还没安上,也不知道冷不冷。”在小区里巡逻了一圈后,保安老张提着一个铁皮饭盒走进物业办公室,顺手搁在暖气片上,把午饭加热。值班的物业人员王冬闻声抬起头来:“前天早上看见那家女主人了,眼睛哭得红红的,肿得跟桃子似的,在挨家挨户地登门道歉。”

 

  老张走到挂着日历的墙边,从“12月2日”那张开始连撕了好几页,直到露出“12月6日”,把撕下的纸团团成团儿扔进垃圾桶。“听业主们说,她丈夫定性为危害公共安全罪,可能要坐牢。”尽管时隔多日,可12月2日那天,F区8单元一家人因为吵架把管道拽断导致燃气泄漏的事,仍被小区内的业主们议论纷纷。

 

  “想起来就后怕,那天拼了命地敲各家的门通知疏散,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王冬笑着说。在小区内干了6年物业管理,业主吵架、两口子闹得不可开交的事儿他见得太多了,早就习以为常。可像侯华家折腾得燃气泄漏差点燃爆,小区上百人在寒夜里冻了4个小时,这辈子他都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出事当天,也是他和老张值班。下午6点多,办公室的门一下子被人推开,一名40多岁的中年男子带着一身寒气冲了进来。王冬一看,是住在F区的业主侯华。侯华的头发乱乱的,没穿外套,脚上趿着拖鞋。“我把煤气管儿给拽下来了”,他表情有些愤恨,“和媳妇儿吵架的时候。”王冬闻言,立刻拿起手机拨打了110报警。侯华两口子经常吵架,还被其他业主投诉过,王冬对这一家的事多少有些耳闻。

 

  根据侯华后来在派出所交代,今年40多岁的他和妻子谢天从老家菏泽初来济南时,一起做医药生意。后来家里有了点积蓄,他便飘飘然起来,不再起早贪黑的工作。不仅让妻子一个人挣钱养家,自己还到处吃喝消遣。疑神疑鬼的丈夫一旦看到妻子和异性说话,回家后便不由分说地就对妻子拳脚相加。两人因此常常爆发家庭矛盾。

 

  根据警方了解的情况,事发三天前,俩人又因为琐事发生口角,随后开始冷战。当天下午,侯华打牌输了钱,回家张口就向妻子要三千块。谢天不想搭理丈夫,立即就用手机转了账。本以为会激怒妻子,没想到对方无动于衷,这让侯华感到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于是,他提出再要十万块,并声称如果不给就下楼烧车。


 

侯华在派出所做笔录

 

  “爱烧啥烧啥,烧房子都行。”谢天怒急反笑,不再理他,拉着孩子和婆婆坐下吃饭。妻子不以为意的神情令侯华暴跳如雷,冲进厨房一把扯断了燃气管道,大叫着“要死一家人一起死!”看到一脸震惊的妻子带着家人仓皇逃跑,侯华也慌了。本想作势吓唬一下妻子,没想真地拽断了管道。看着断裂处源源不断泄漏的燃气,侯华踉跄着把门一带,也跑了出去。

 

  险情

 

  报警的这个小区,位于槐荫区振兴街派出所辖区。当时所里的第一接警人是孙向东。“那时候正在食堂吃晚饭,听到指挥中心的呼叫,撂下筷子一头钻进警车,就向2公里外的小区开去。”他回忆,车子刚拐进通往F区的小路上,就看到楼下站着名面色憔悴的中年女人,一只手紧紧搂着个十几岁的孩子,另一只手死死拽着位年逾六十的老人。三个人都仅穿着单薄的室内居家服,在夜色中冻得瑟瑟发抖。母亲怀中的女孩最先注意到警车,摇了摇妈妈的手示意她向这个方向看过来。

 

  拉着警笛的消防车几乎同时赶到,谢天表情瑟缩地朝他们走过来:“我是5楼的住户。家里天然气管道让老公拔断了,我们不敢上去。”她简单说了下情况:断裂处位于燃气表和管道衔接位置,大约两指粗。在谢天害怕的哭诉中,孙向东和小纬六路消防中队的指导员周玥同时抓住一条致命信息:匆忙逃跑间,这家人谁也没有做补救措施,甚至连窗户都没来得及打开。此时,反锁的防盗门内,空无一人的密闭空间里,断掉的煤气管道正在呼呼漏气;与此同时,随着同楼的200多户居民陆续下班,各家厨房中炊烟升起……此时,哪怕是静电引发的一个微小的火花,后果都不堪设想。“赶紧请求支援!”孙向东和周玥不约而同喊道。

 

  很快,公安和消防的增援人员就到位了。“马上疏散居民,整栋楼断电!”振兴街派出所教导员邹小森,转业前曾做过多年消防工作,有着丰富的营救经验,预估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一到现场就冲入事发单元内,狂砸一楼住户大门:“出现紧急情况,不用惊慌,马上撤离!”

 

  另一边,收到指示的王冬和物业的工作人员、保安们,一路挨家挨户地敲门下通知;另一路奔向配电室,将整栋楼的电闸一一拉下。瞬间,刚才还灯火通明的居民楼,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楼道里,孙向东和物业开着手电,引导着单元内的住户们有序下楼撤离。突然,有个人逆着人流向上跑去,引发了大家的骚动。孙向东一把拦住闷头上楼的男子一看,竟然是侯华。侯华手中攥着一卷透明胶带,情绪激动地叫嚷:“不用你们管!我自己有办法!”原来,他从物业办公室离开后,跑去社区超市买了卷胶带,想回家把断裂处粘起来。

 

  当时侯华不计后果的举动,让孙向东事隔多天仍心有余悸。“面对明明已知的危险,侯华却不以为然,凭借着‘感觉’来做判断,事情失控后整栋楼的居民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燃气泄漏后,他既没开窗通风,也没给救援人员留门,匆忙间关门落荒而逃导致了更严重的后果,大大延误了救援时间。不仅如此,还企图用胶带处理的做法更是鲁莽冲动。”

 

         破窗

 

  23岁的消防员姚帅临危受命,是当晚第一个靠近出事房间的人。“根据济华燃气现场测量的数值,窗外释放的天然气浓度就达5500PPM,释放量在5立方米以上。”姚帅回忆,“一旦遇到火花出现燃爆,威力难以估量,整栋楼都会遭到严重破坏。”

 

  “如果使用密码锁开门,电池启动的瞬间极可能产生静电;若通过切割玻璃破窗进入,万一火花点燃天然气,后果不堪设想。”姚帅说,救援人员怎样才能进入门窗紧锁的密闭房间,一时间成为一个无解的死局。同时,当晚通过网络得知此消息的市民越来越多,这件事已经引发全城关注。

 

  当夜骤然降温,冷风嗖嗖地直往人脖子里灌。消防员进入侯华楼上的住户,将钩梯从厨房阳台处向下放出去。由于楼层较高,梯子被疾风吹的前后摆动,打在墙壁上“咣当”作响。加上6层楼距地面十几米的高度,看着就吓人。当姚帅戴上阻燃头套,从隔壁单元同层住户的北侧窗户一跃而出时,楼下围观的居民们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惊呼!

 

  左手抓着钩梯,右手拿着湿抹布,姚帅踩着空调外机慢慢移动,终于靠近事发地的厨房阳台。刚接近至窗户位置,他身上挂着的燃气检测仪就发出“嘀嘀嘀”的报警声。“隔着头套都能闻到刺鼻的味道,熏得头疼。”姚帅小心地用抹布将窗户边框打湿,避免破窗时产生静电,接着用绝缘硬塑料棍慢慢顶住边缘,借用杠杆原理用力撬动,反复操作几次,窗框受到外力被挤压变形,露出一条一指多宽的缝隙。确定窗户再也推不动后,他才按原路返回。

 

  如法炮制,姚帅将南侧窗户也撬出一条缝隙。室内空气一流通,泄漏的燃气终于开始慢慢向屋外消散。一个多小时后,姚帅第三次通过钩梯下降到501室外,仪器检测显示浓度信号减弱不少。4个小时后,在济华燃气的工作人员确认安全的情况下,物业给侯华家单独通电。一直在楼下等待的侯华,终于被警方带到自家门口,用指纹打开了大门。随后,消防人员率先入室,将各个房间所有窗户卸下,加速空气流动。23点30分,经过多方确认安全性后,警方宣布现场危机解除。在楼下等待了4个小时的上百名居民早已被冻透,心有余悸的各自回到家中。

 


  刑拘

 

  住在侯华楼下的胡辉,得知公安机关将侯华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刑事拘留,颇感意外。“不就是两口子打架吗,拘留几天就行了,处罚的是不是有点太重了。”最初,胡辉对于此事也是怨气载道。他家中有位90多岁的老人,常年卧床,事发当晚,老人因行动不便无法下楼,让胡辉心惊胆颤的担心了一夜。可事后,看到谢天挨家挨户登门赔罪,还表示给各家造成的损失她愿承担赔偿,胡辉又心软了。为此,他还专门找到振兴街派出所副所长宁继勇,想给这家人求求情。

 

  侯华被刑拘,不仅胡辉难以理解,侯华本人也无法接受。在他看来,夫妻矛盾属于关起门来的“自家事”,自己是无心之过,怎么就成涉及刑事的严重犯罪了。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一种社会危害性严重的犯罪。这个罪名的概念就是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等危险性相当的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宁继勇介绍,事发次日,派出所同治安、法制、刑警等多个部门专门成立了专案组,对侯华的行为进行法律定性。“侯华作为成年人,应该有独立思考判断对错的能力,知道天然气泄漏的危险性,但是却因一时家庭矛盾拔掉燃气管道泄愤,显然是不应该的。事发后,他首先选择的是离开现场,没有积极应对,放任这种结果,放任这种危险性持续存在,置他人安危于不顾,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

 

  ”对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定,不少市民并不了解。宁继勇解释,“这类犯罪主要有两个特点,一是危害到了大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安全;二是对被侵害对象和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事前往往无法预料和控制。”

 

  他列举了几种生活中发生过的“危害公共安全罪”行为:像济南今年夏天连续出现的两起扔尖刀、扔酒瓶高空坠物事件;醉酒司机闯卡,导致严重后果的;在公交司机驾驶过程中与其产生争执,甚至抢夺方向盘的;通过破坏电力或易燃易爆设备,自杀未遂的;偷路政井盖导致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的……“根据情节的轻重和造成的后果等因素,‘危害公共安全罪’ 最低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最高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反思

 

  12月8日,记者再次来到侯华居住的小区。时隔一周,501的厨房窗仍然维持着事发时半开的状态。尽管经历过这场危机,但面对燃气泄漏究竟该如何处理的问题,小区居民们的回答仍然五花八门。有的说该先开窗,有的说先撤离,有的说先断电……

 

  “生活中煤气、天然气泄漏所引发的火灾爆炸事故并不罕见。错误的燃气泄漏处理方法,不但不能排除危险,反而会引发或加大危险事故的发生。”宁继勇介绍,正确的自救方法,第一步是关闭燃气的总阀门。“停止燃气的继续泄漏,这是最简单易行,又十分有效的处置方法。同时要绝对禁止一切能引起火花的行为,一旦发现泄漏,不能开灯,不能打开抽油烟机和排风扇,不能点火,也不能在室内拨打电话。”关闭总阀后,打开门窗,通气散气,降低煤气浓度,可防止发生燃烧和爆炸。随后迅速撤离现场,前往安全地带拨打火警电话“119”。

 

  “如果小区物业平时能加强相关的安全教育,在单元门口或宣传栏等位置张贴一些温馨提示,也许市民在面对隐患时,就可以第一时间采取自救。”居民张素建议。

 

  事发后,小区居民们当面感谢姚帅的英勇,网友们也纷纷为消防人员点赞,但姚帅却高兴不起来。“在现场救援的过程中,小区的道路设计也反映出部分安全隐患。”他说,事发的8单元位于整栋楼的中间部位,因此只能从南北两侧入户救援。然而,南侧楼下是一片宽阔的绿化带,不仅有围栏且树木丛生,枝杈高达八九层楼;北侧虽有一条小路,但受路面宽度限制,带有云梯的消防车根本无法进入,只能停在几十米开外。

 

  “如果想够到侯华家的窗户,唯一的办法是通过楼上一层或隔壁单元同楼层的住户阳台,放出长梯靠人力拉拽,在室外悬空操作,危险性可想而知。”姚帅认为,如果小区最初设计规划时能预留出消防通道,云梯可以架到5楼窗户外,或许就能给救援行动减少一定的难度。(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