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谁分食了花灯的“蛋糕”

2019-2-19 10:39:30 来源:山东商报

        1月27日夜间,第40届趵突泉花灯会亮灯仪式举行,40余组造型灯流光溢彩。看到这样的情景,负责制作这批花灯的钟君华长舒一口气,第二天,他便带队去日照,继续制作花灯。

 

今年趵突泉灯会上的一组花灯造型 记者赵天羿摄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城市和景区看到花灯展所带来的经济效益,花灯展越来越多。就济南来说,除了有40年历史的趵突泉花灯会外,济南方特、园博园等景区在近年也上马花灯展。

 

  面对花灯展会这块“大蛋糕”,制作花灯的企业纷至沓来,四川自贡,长久以来就以制作花灯而闻名,这里制作花灯的公司达700多家,他们的业务在全国各地甚至国外铺展开来,山东和济南也不例外,“蛋糕”的大部分都被来自自贡的公司吃掉了。而济南为数不多的几家公司为谋求生存,不得不去省外拓展业务。记者 王彦斌

 

  两块蛋糕

 

  巨大的花灯展会市场,对于景区来说是一块蛋糕,而对于制作公司来说,也是一块蛋糕。

 

  在济南,最有名的花灯展会来自趵突泉景区,从四十年前开始,每年的正月份,趵突泉公园都会举办花灯展会。只从门票来看,在灯会期间,趵突泉公园就会获得不菲的收入。

 

  数据显示,2017年济南市第38届趵突泉灯会,在20天的时间里,接纳市民游客128万人次。当年的正月十五,到趵突泉赏灯的人数就达到了5.5万人,创造了自2004年有数据统计以来赏灯人数最多的纪录。趵突泉的门票为40元一张,而灯会期间,一些免费证件是不能使用的。在这样的门票收入面前,三四百万元的花灯制作费用便不起眼了。

 

  越来越多的景区看到了花灯展带来的经济效益。“我们从5年前开始举办花灯展,这几年的游客量是逐年增加的,在去年灯会期间有42万人来到我们这里。”济南方特东方神画副总经理徐敬喜说,“我们晚上的门票价格比白天低一些,是150元,这样一算,我们的门票收入就有六千多万元,而花灯制作成本是一千多万元。但是花灯所带来的效益可不只是门票收入,整个上下游的产业都被带动起来了。”

 

  徐敬喜介绍,花灯展的举行带活的是周边区域的夜经济,“游客来景区游玩,周边的吃住行也都被带动起来了,尤其是住宿和餐饮这块。在春节和灯会期间,外省的游客能占到一半。”

 

  无独有偶,济南国际园博园景区也是从五年前开始举办灯会展。济南园博园景区的花灯展前两届是由景区举办,最近三届则是由位于景区的欢乐世界游乐场来举办。“看花灯的时间是晚上五点到九点,门票是30元。今年会有13组花灯造型,我们做这个肯定是不会赔钱的。”欢乐世界的相关负责人朱晓虎说。

 

  “很多人看到做花灯展能挣钱,做的人就越来越多,就我了解到的来说,东营和德州的几家游乐场在今年也搞了花灯会。”徐敬喜说。其中,位于德州齐河的泉城欧乐堡在今年举办了第一届花灯展。

 

  景区和游乐场通过花灯展获取了门票收入,而制作花灯的公司则用承接业务来获取制作花灯的收入。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公司涌入这个市场,来抢食这块蛋糕。

 

  自贡花灯唱主角

 

  第四十届趵突泉迎春花灯会招标公告显示,该届趵突泉迎春花灯会灯组制作和安装项目的预算费用为363.41万元。这对于一家制作花灯的公司来说是个不小的项目。

 

  经过招标,同过往十几年一样,今年负责趵突泉花灯制作和安装的公司同样来自四川自贡。该公司名为自贡腾达彩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其成立于2011年,钟君华就是该公司的一员,他是今年趵突泉花灯会灯组制作和安装项目的经理。

 

  “我们从去年11月份就来到济南制作趵突泉灯会上所需的花灯,今年一共是制作了40多组造型灯,参与制作这批花灯的人都来自我们自贡当地,一共有70多人。”18日,已经在日照呆了半个多月的钟君华告诉记者。

 

  趵突泉花灯在小年前夕亮灯后,钟君华留下了十几个人来负责趵突泉灯会花灯的后期维护,他自己则与剩余的人到日照进行花灯的制作和安装。“我们在日照承接了四个项目,规模相较于趵突泉灯会来说要小一些。”钟君华说。

 

  “我们公司在全国各地都有项目,就山东来说,最近一年,我们在枣庄的台儿庄古城、济南的趵突泉还有日照的几个景区进行了花灯的安装和制作,我们跟台儿庄古城有长年的合作。”钟君华说,除了国内,他们公司也经常去国外制作花灯。
 

 

     不难发现,无论是历史悠久的趵突泉花灯,还是近几年上马花灯展项目的济南方特和园博园景区,在介绍园区的花灯时,都会介绍自家的花灯是自贡花灯。而自贡花灯在济南以至山东和全国都牢牢占领了市场。昨日,自贡市彩灯行业商会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自贡目前光是制作花灯的企业就达到了700余家,“主要是生产大型的造型灯组”。

 

  钟君华说:“我们自贡制作花灯的公司确实很多,在这边投标的时候,也往往是来自自贡的公司之间的竞争。即便是本地与我们竞争的企业,他们的队伍里肯定也有我们自贡人。花灯制作的过程中,有些技艺是不好学的,在花灯制作上我们自贡人掌握着主要的技艺。”

 

  本地企业省外谋生

 


  记者注意到,随着花灯需求量的增加,济南本地也出现了几家专门制作花灯的公司,工商信息显示,这些公司的注册日期大都在2013年之后。其中,一家名为章丘市星辰彩灯有限公司的企业就注册成立于2014年底。

 

  上述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公司现在主要是进行花灯的制作,但是因为济南的花灯制作市场主要被来自自贡的企业所占据,他们只能往省外拓展业务,“这两年,我们到内蒙古、浙江、贵州等地制作过花灯。”

 

  她坦言,跟自贡的企业相比,济南本地的公司缺乏竞争力。“尤其是大型的灯展,他们都认自贡的企业。我们除了在省外拿项目外,当地的一些单位需要花灯,这个会找到我们制作。”据她介绍,他们公司有工人30人左右,其中就有来自自贡的工人,“复杂点的灯组就找自贡的工人做,简单点的就找这边的工人做,这样可以节省成本。”

 

  章丘市星辰彩灯有限公司的另一位负责人介绍,济南本土制作花灯的企业也就五六家的样子,“经营状况应该差不多,生意不会太好,主要就是靠春节前后几个月。”

 

  钟君华介绍,花灯制作过程中最关键的一环是美工,“造型前期的设计和最终的成型都要美工来负责,这里面的讲究是比较多的。工人们的工资是挺高的,但是也很辛苦,是无法跟家人一起过年的。”

 

  忙完二月份,钟君华和多数来自自贡的工人便陆续返乡,与家人团聚过个“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