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吃罢泡面送年饭

2019-2-1 14:56:49 来源:山东商报

       和家人视频聊聊天,在家人群里发个红包,杨邦贺的年就算过完了。对于像杨邦贺一样的留济过年的外卖员大有人在,只他一个人所在的站点,就有23人不回家过年,占全站人数近一半。他们以单身的年轻人和三十多岁、生活压力较大的青年人为主。


  没有新衣服,没有热腾腾的饺子,留在济南的大年初一一早,有的外卖员简单吃桶泡面后便出门工作。不回家的他们,会看到别人在朋友圈晒的车票发愣,会在目睹客户阖家团聚时想家,“路上慢点”“注意安全”是他们眼中最暖心的新年“祝福”。文/图记者 侯宝之

 

 
街上的外卖骑手
 
 
杨邦贺朋友圈里充满了与回家有关的照片



  赚钱的好机会



  今年25岁的杨邦贺,2017年10月来到济南,他现在是诚基中心里一个美团专送站的站长,今年他将在济南度过第二个春节。


  农历腊月二十三晚上10点半,杨邦贺的同事买回了一些炒菜,“我们一般都是这个点吃饭。”杨邦贺吃完饭,坐在办公桌前查看着系统里的单子,他刚和家人打电话时,又说到了今年不回家过年的话题。


  “这个配送站有五十多个骑手,今年预计有23人不回家过年。”杨邦贺说,留在济南过年的骑手一般都是单身的年轻人和三十多岁的青年人,“年轻人回家怕被催婚,三十多岁不回家的骑手,一般是因为生活压力太大,过年期间,公司会有补贴,而且配送费也会是平时的两倍左右,是赚钱的好机会。”


  记者在一份美团研究所在近日发布的《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看到,在全国二百七十多万美团外卖骑手中,年龄方面以“80后”和“90后”的年青人为主,已婚且有孩子的骑手占到60%。


  杨邦贺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更能体会那些不回家的骑手的心情,“年三十下午吃饭、晚上躺在床上时都会和妻子开视频,看看老人和孩子,跟他们说说话。”杨邦贺说,妻子常说,“应了这个差事,就要好好干”。妻子无意间说起的“孩子又调皮了”,却又让杨邦贺辗转难眠。



  初一的泡面


  
  在杨邦贺的河南濮阳老家,和北方的大多数农村一样,每年除夕当天,儿子都会和父亲一起祭祖、贴对联,大年初一一早再和父亲一起出门拜年。“这两年都是父亲一个人拜年。”话未说完,杨邦贺叹了一口气,“或许,等我到了父亲的年纪,儿子也不能陪我过年时,我才能体会父亲此时的孤单吧。”


  杨邦贺告诉记者,为了排解留济过年的骑手的乡思,每年大年三十晚上,公司会给骑手准备年夜饭,“去年年三十下午5点半就收工了,今年也已经订好了酒席。”杨邦贺说,聚会的规格在每人80元左右,“回到宿舍后,有的人会看会儿春节联欢晚会,有的人在一边拿着手机玩游戏、和家里打电话,因为第二天还要工作,一般也不会到太晚。”


  内蒙古通辽的于双宝,去年也只身在济南过了年,今年他打算回家,“好几年没回家过年了,现在父母年纪大了,想回去看看了。”于双宝说。“去年大年三十单量是最少的,有二百多单,大年初一在六百单左右,一直到正月初三,因为一些店铺陆续开门,单量才会超过一千单。”杨邦贺说,平时站点每天的送单量在一千八到两千单左右。



  乡思是“煎熬”


  
  站点上回家的骑手会在2月1日开始陆续离岗,直到大年初七才陆续返岗,“骑手离岗的时候,大多数商家也停业了。”


  杨邦贺说,过年期间,除了一些大型连锁外,很少有小商家还在营业,“过年期间配送的多数也就是些熟食和饮料之类。”


  “有些小孩不爱吃饭,家长会在家庭聚餐的时候给孩子单独点些薯条、炸鸡之类的小零食。”外卖骑手李伟(化名)告诉记者,一次他在给客户送餐时,第一次意识到他会那么想家。


  “那家人在酒店吃年夜饭,我送餐时,他们正好在互相敬酒,酒店里很暖和,桌上摆满了酒菜,所有人都在说说笑笑,一边的几个孩子在嬉戏,那一刻我愣住了,但是发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因为急着送下一单,就转身走了。”


  李伟离开酒店后,自己骑着电动车走在济南安静甚至略显“冷清”的街道上,冷风吹在身上,他说那时候他最想家。李伟说,这两年还好点了,以前过年还放鞭炮的时候,在路上看着璀璨的烟花,听着震耳的鞭炮声,那一瞬间,乡思是一份“煎熬”。



  暖心的“祝福”


  
  去年大年三十当天,在为数不多的订单里,偶尔会有几份水饺,“一般在中午会有两三单水饺,订水饺的也是些不回家的年轻人。”杨邦贺说,过年期间,也有很多人为了犒劳自己而点了比较“高档”的餐,但是对于外卖骑手来说,过年期间的伙食就“朴素”得多,“大年初一早上应该吃饺子,但是那时候没多少商家开门,就只能提前趁着超市还开门去买点泡面、小菜,大年初一早上就这么凑合吃点。”


  在那些出租公寓门口,对方开门接过水饺的瞬间,四目对视时,杨邦贺说,对方的孤单,他也能“感同身受”。


  杨邦贺看不了朋友圈里晒的车票和聚餐图片,“我也和朋友开玩笑说,再发聚餐、回家,我们黑名单里见。”但是杨邦贺心里也知道,他那句玩笑话是无比真实的羡慕和憧憬。


  直到现在,杨邦贺和大多数留济骑手一样,还没有买过年的新衣服,“不买了,穿工作服就挺好。”杨邦贺说,自己在外,也就没有太多讲究了,“和家人开视频聊聊,给几个要好的朋友发个微信道个祝福,大年初一再在家人群里发个红包、抢个红包,就算把年过了。”


  “一般到了大年初十,或者正月十五之后,我们会给想回家的骑手放几天假。”杨邦贺说,因为年后事情比较多,他们要到农历二月才会有机会回家一趟,“先把工作做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