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鞠小苏:承“尚”启下,不忘初心

2019-2-20 10:50:28 来源:山东商报

        “怀抱琵琶别汉君,西风飒飒走胡尘。朝中甲士千千万,始信功劳在妇人。”风姿绰约的美人昭君在京剧名家鞠小苏的演绎下让不少京剧大家称道,且愈久弥香。日前,记者采访京剧名家、国家一级演员、尚派传人鞠小苏,揭开她对古代美人的魅力演绎。文/记者 焦腾 图/记者 周里

 

 

 

  出身梨园世家

 

  记者与鞠小苏的采访约在了山东省京剧院内的一间工作室,墙上张贴着演出照片,有京剧前辈,也有鞠小苏的学生。时光倒退回七十年前,谁能想到这个出生于寿光梨园世家的小女孩将来会是国内的京剧名家呢?

 

  1949年,鞠小苏出生在山东寿光的一个梨园世家。“我家三代人都唱戏,包括爷爷、父亲、姐妹和弟弟。因此对我来说,从小就对戏曲不陌生。”鞠小苏说。

 

  “九岁,我进入潍坊戏曲学校,十岁就开始上台演戏。当时,我们一边学习,一边演出。《卖水》的花旦戏、青衣戏都会表演。”鞠小苏说。京剧的形体不仅是一招一式,而是最规范、最程式化的表演。在小时候打好基本功对京剧演员来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老师们还是采用最传统的教育方法,“严厉”是鞠小苏对老师们的印象之一。

 

  “京剧的基本功,四功五法是要练的,学校的孩子们都是从这些开始的。比如说,腿功、腰功、圆场。练圆场的时候,两腿中间放一块手绢,手绢一掉就要挨打。”鞠小苏说。

 

  严师出高徒,鞠小苏扎实的基本功得益于艺校的老师们。1970年,鞠小苏到了济南军区政治部宣传队,表演样板戏、现代戏,将京剧的基本功全部运用其中。“1978年转业到省京剧院,因为我是属于‘文武双全’,唱念做打并重,所以出演了很多剧目。比如,《佘赛花》《三打陶三春》《雏凤凌空》《断桥》等等。有时,一场戏演一个半月,一天两场,观众爆满。”鞠小苏表示,把每一场戏都当做提升平台,多演戏才能体现自身在舞台上的价值。

 

  得名师口传心授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鞠小苏随尚派嫡传尚长麟老师学戏,可以说是鞠小苏京剧事业的转折点,奠定了她日后成为“尚派一枝花”的基础。

 

  “尚派演的是巾帼英雄,叛逆、侠客式的女性,嗓音要挺拔,基本功要好,很难。师父尚长麟对于收徒是宁缺毋滥。他先看了我一出戏,觉得嗓子和形体等方面很好,便收我为徒了。”鞠小苏说。

 

  “虽然当时师父生病,事务很多,但是他为我列好了学习计划,言传身教。”提到师父传授艺术的场景,鞠小苏回忆说:“我去师父家学戏,如果还没学完,师母就不接待访客。我当时一边演戏,一边抽空学习,心里就想着给师父增光,给院团增加大戏。”

 

  值得一提的是,尚长麟曾亲授尚派名剧《汉明妃》。“中国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去和番,在她心中有自己的民族大义。”“自愿和番”是尚长麟和鞠小苏共同研究创作出来的,加了戏后,唱腔和词句都需相应的增加。尚长麟对这一改动很满意,演出也非常成功,后来定稿。多年来舞台上演出的京剧《汉明妃》,都是按照尚长麟先生改动的这个版本呈现的。

 

  《汉明妃》将高难度的尚派艺术技巧和缠绵哀怨的惆怅故事完美结合,展现出“昭君出塞”的千古美谈。提及该剧的学习、演出,鞠小苏告诉记者:“尚派的戏难在其中有武生的内容,它的腿功、圆场都与旦角有些不同,我只能加倍去练。剧中的马是烈马,人是丽人。人在马上既要有人,又要有马。一身二用,身形兼顾,有汉代明妃的英姿,有美人狐衾裹身,更有琵琶半抱遮面。”

 

  如何展现王昭君呢?“《汉明妃》中,王昭君的圆场是‘蜻蜓点水’。王昭君的圆场就是有这样急促、一高一低转换的特点,剧中的翻身要快、水袖要舞起来。”值得一提的是,王昭君在披着斗篷,服饰装扮非常繁重的情况下做出各种动作的确难度不小。《汉明妃》中尚派的硬卧鱼非常独特。“马飞起来后又失前蹄,演员的形体就需要表现出在马上起地高、落地实的特点。同时,斗篷又要有飞起来的状态。”

 

  力度与美感共存,表演难度不言而喻。“我从初学,包括文戏的唱腔、人物理解,再到形体、舞台,用了三年左右的时间。”此后,鞠小苏不断实践,造就了极具尚派艺术风格的王昭君,甚至凭借这出戏获得了第十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鞠小苏嗓音刚劲挺拔,行腔舒展流畅,扮相俊俏妩媚,身段利落干净,唱念做打俱佳的京剧表演,被赞誉为“尚派一枝花”。这枝花的成长,自是离不开尚长麟的谆谆教导,当然也有自身的坚持。

 

  传承有道,成立名家工作室

 

  从艺近60年,京剧表演艺术家鞠小苏依然活跃在艺海中,为京剧传承尽心尽力,展现了老一辈艺术家的卓越风范。

 

  鞠小苏从山东省京剧团退休后,很快又被返聘回来,专为省京剧院做艺术把关。鞠小苏告诉记者,“以前当主演时,只演好戏就行了,现在工作更多。可老师在山东就我一个学生,我现在所做的就是为了一份责任。”

 

  据了解,鞠小苏积极投身于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京剧尚派艺术表演人才培训”中,为来自全国各大院团的精英演员授课。其实,鞠小苏不仅为学生们传授尚派名剧,还有不少其他戏曲门类。“有的学生是地方戏演员,就要对他们戏曲表演的身段作指导。同时,也为吕剧和其他剧种做一些移植。”

 

  在鞠小苏看来,“言传身教”是非常有必要的。“我逐字逐句地传授,一招一式地把关,该示范唱就唱,该做形体就做形体。京剧,光听磁带不行,学生不知道用哪里能发出最正确的声音、唱到什么样的高度,这需要老师带着唱出来,如此,学生的体悟会更加深刻。”

 

  2018年,鞠小苏被评定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同年,山东省戏曲名家鞠小苏工作室成立。戏曲名家工作室为戏曲名家提供培养后续人才的平台,通过名家带徒弟促进戏曲文化的传承,首批签约10位戏曲名家中有两位京剧名家。

 

  “工作室每年都要有一出大戏。去年是我带的学生省京剧院高秋云出演的《汉明妃》。今年,我计划将尚派名剧《昭君出塞》完成吕剧版移植。另外,教天津青年团《失子惊疯》。”鞠小苏说。

 

  在京剧传承当中,鞠小苏不局限于年轻人向前走的想法。但对于京剧将来怎么办这一宏大问题,鞠小苏表示:“我们要先将原汁原味的艺术学会,在此过程中不断实践。有些内容是可以有些小改变的,比如舞台动作,能不能添加一些美感的内容,再比如行腔方面,能不能在节奏上有所变化,等等。”

 

  精益求精,这是鞠小苏一直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