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家谱:魏晋南北朝的“身份证”

2019-2-20 10:54:45 来源:山东商报

    在电视剧《知否》中,什么家族门第、嫡出庶出经常挂在嘴边。其实,家谱作为一种“记述血缘集团世系的载体”,在南北朝时期地位最高,以家谱为依据来识别门第高低贵贱的风气在当时也最为鼎盛,混得不好的人,如果从自家谱系中找到曾经显赫的依据,就能获得自信;反之,混得再好的人,如果祖上没什么显贵,照样在社会上抬不起头来。

 

  南北朝(420年-589年)时期,被学者称为“谱学之黄金时代”。具体著作数字,今已无法考证。据《通志·艺文略》统计,魏晋至南北朝各类谱牒、家谱著作共155部,2365卷。

 

  早在汉代,就有“征辟”和“察举”制度,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举孝廉”制度。根据这些制度,当官只需要找几个社会上有声望的人物来推荐即可。在学而优则仕的年代,进入官府就意味着进入社会上层,至少有了成为上层的机会。被举荐而入仕的官员出于感恩的心理,在混到一定地位成为举荐人时,自然会优先考虑他当年的举荐人的亲戚朋友,在这种形势下,就慢慢有了一个封闭的小圈子,门第家世由此逐渐开始形成。

 

  到三国时代,曹丕实行九品中正制,分省、市、县三个层级设立中正,作为网罗人才、选拔官吏的专门机构。这些机构将人才分上上、上中、上下、中上直至下下等九品,逐级上报吏部,吏部根据中正评定的品第,授予不同等级官职。担任中正的官员,由吏部从各地的“著姓士族”中选出。中正选人标准有三项:家世、才干、品德。不过,到了后来,后两项往往变得不太重要,家世成为主要标准。家谱,作为判断家世的主要依据,也就开始兴盛起来。中正官要选人,必然要了解被录用人才的家谱,而被选人要想被选中,也要有证明自己家世的家谱。家谱功能进一步丰富,从辨别帝王血亲正统关系亲疏进而发展到成为国家任免官员的依据和士族的身份证明。

 

  南北朝之前,经多年战乱,民间土地兼并现象严重。老百姓没有土地,为了生计同时也为了逃避沉重的苛捐杂税,往往投奔世族大地主。在中央政权式微的朝代,这些大地主以家族为单位,聚族而居,势力不断膨胀,完全控制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权,也就控制了用人权,形成了长达数百年的门阀政治。

 

  为保护自身利益,这些大地主以保卫乡土的名义,发展起了私人武装。三国时期,曹操、孙坚等人就是靠宗族武装镇压农民起义起家的。在这个过程中,为笼络人心,他们利用血缘关系和家族思想,以吸收入家谱为条件,让依附他们的人更用心更卖力。

 

  按规定,士族当时作为社会最高层,享受不服差役的待遇。为防止有人假冒士族逃避赋税,南朝的梁武帝就命人改定《百家谱》,并设置专门保管谱牒的机构谱局,由专管谱局的官吏令吏来甄别真假士族。

 

  魏晋南北朝时的人们非常看重家讳。无论是官场还是一般社交场合,都尽量避免提及对方父母、祖父母的名字。据《世说新语》记载,东晋桓温的儿子桓玄有一回招待其友王忱。王忱因不能喝冷酒,就让仆人“拿温酒来”。这就触犯了桓玄的家讳。桓玄不开心,又不好明说,就在那里流眼泪。王忱只得很不好意思地离开。要避免这种尴尬,熟悉对方家谱就很重要,明谱学、谙避讳也由此成为当时的一种社会风尚。 据公号“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