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后“伊斯兰国”时代如何重新开始生活

2019-2-24 9:40:39 来源:山东商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世事总是如此。如今,世界上最大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走到末日,树倒猢狲散。但此时便举杯庆祝反恐取得的成就,还为时过早,因为上千名”伊斯兰国“成员及其家属的去处问题,又成了各国急需解决的新愁。对于这块烫手的山芋,不论是美国、英国,还是法国、德国都避之唯恐不及。记者 刘庆英

 

 
胡达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被拒回国的“伊斯兰国”新娘



  “伊斯兰国”在攻城略地的扩张时期,在网络上进行大力宣传,很多外国人受其煽动,偷渡到叙利亚、伊拉克并加入到该组织中。其中一些外国女性,加入”伊斯兰国“后嫁给了组织成员,因此被称为“伊斯兰国”新娘。


  关于“伊斯兰国”新娘的人数,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际极端主义研究中心在2014年曾做过一项研究调查,结果显示,在投奔叙利亚和伊拉克极端武装组织的西方人中,女性比例占10%至15%,仅在2013年,就有多达60名女性离开英国前往战区。


  当初离家去国义无反顾,如今历经磨难想重回家园却是难上加难。21日,美国政府已拒绝承认表示悔过的“伊斯兰国”女成员胡达的美国国籍,不让她返回美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甚至称胡达为“恐怖分子”,会给美国军人和美国公民带来极大危害。


  跟美国一样,英国也拒绝接收“伊斯兰国”英国籍女成员沙米玛,声称看不出她悔过的诚意,也不满她对待“伊斯兰国”的态度。而一项调查结果显示,76%的英国民众也反对沙米玛回国,甚至指责其是自食其果。



  避之不及的烫手山芋



  据报道,随着“伊斯兰国”的分崩离析,来自各国的大约800名“伊斯兰国”俘虏正被拘押在叙利亚北部,由“叙利亚民主军”看管。而这些俘虏的家人被圈禁在几座帐篷营地,总人数超过2000人。


  其实,在如何处置这些来自各个国家的“伊斯兰国”成员的问题上,美国与英法德等各国之间虽然有分歧,但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却是极度相似的,都不想惹麻烦、背包袱。因此,特朗普还公开向盟友们放狠话,要求英法德等各国”认领“各自国籍的人员,不然的话有可能“被迫释放他们”。


  不过英法德等国也不吃特朗普那一套,因为此事太过棘手,为保本国安宁,他们已明确拒绝了特朗普的要求。法国、比利时搬出曾经遭遇恐袭的血泪史,力证让这些人回国的隐患;以德国为首的一些欧洲国家则表示,介于叙利亚局势仍然动荡,他们根本无力接回这些“伊斯兰国”人员,同时也不能保证,所有返回的人员都会得到羁押和起诉;卢森堡、匈牙利等国则打起了太极,声称要经过好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讨论,才会得出一个妥善的解决的方案。


  目前,只有伊拉克一个国家愿意接收“伊斯兰国”成员回国。据报道,在20日和21日,伊拉克已“领回”150多人,而且,后续还将接收350多人。



  被孤立后的隐患



  “伊斯兰国”的覆灭,是否就意味着世界和平的到来?对此,很多业内专家都持相反的意见。因为,“伊斯兰国”的覆灭,只是在军事和地理层面上的,它的后续威胁依然存在,甚至有专家分析表示,如果不作持续压制,该组织6个月内就可重新集结。由此可见,妥善处理“伊斯兰国”成员及其家属的重要性。


  早在2017年时,当“伊斯兰国”节节败退,在伊拉克夺回的城区内,重返家园的人们对“伊斯兰国”成员的家属曾进行过恐吓和威胁,甚至还向他们的住所投掷手榴弹。但正如当地时任负责官员阿里·伊斯坎德尔所说,“复仇并不能治愈战争造成的创伤,这些武装分子的家属也需要有人帮助他们走出阴影,重新开始生活。”而当地另一位地方官员在视察安置“伊斯兰国”家属的难民营后所说的话更值得人们深思。他说:“如果我们孤立他们,怎么才能让他们重新融入国家和社会?他们可能会再次变成‘伊斯兰国’组织或其他恐怖组织(的成员)。”


  虽然时隔两年,但在现如今的情势下,这位伊拉克地方官员的话仍不失警示作用。就拿美国和英国来说,虽然不敢保证接收了意欲回国的“伊斯兰国”新娘,就是万全之策,但拒绝其请求就有可能将其推向更大的深渊,或许会给今后带来更大的不安。


  因此,就像有的分析人士所说的,在对待”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及其家属的问题上,为防止其回流和扩散,各国应在更大的范围内开展深度合作,以免给世界的安全稳定埋下重大隐患。



  新闻链接
  “伊斯兰国”制造的那些恐袭



  2018年3月23日,一名持有武器的恐怖分子在法国南部奥德省的卡尔卡松市和特雷布镇制造恐怖袭击,导致3人丧生,16人受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制造了这起袭击。


  2017年6月7日,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议会大厦和已故最高领袖霍梅尼陵遭遇袭击,造成至少13人死亡、43人受伤。事发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制造了袭击事件。


  2016年7月16日,在法国尼斯,一名31岁的突尼斯裔法国男子驾驶卡车冲向庆祝国庆节的人群,造成84人死亡,202人受伤。“伊斯兰国”宣称制造了尼斯恐怖袭击。


  2015年11月13日晚,在法国巴黎市发生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至少132人死亡。 ISIS宣称对此事负责。



  “伊斯兰国”名称进化历程



  2006年,“伊拉克伊斯兰国”宣布建立。但这个名字从没有流行起来。


  2011年,伊拉克邻国叙利亚局势动荡,“伊拉克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带领部下进入叙利亚抢占地盘。


  2013年,巴格达迪将组织改名为“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由于“沙姆”在英文里通常被翻译成“Syria”(意指“大叙利亚”)或“Levant”(“黎凡特”),因此,“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又被称为“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或“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缩写分别为“ISIS”或“ISIL”。


  2014年,“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宣布建立一个宗教“国家”,自称“伊斯兰国”,巴格达迪为哈里发,即“国王”。“伊斯兰国”英文为“Islamic State”(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