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陈媛:一生只做一件事

2019-2-27 11:48:09 来源:山东商报

  柳子戏,中国戏曲四大古老剧种之一,由元明以来流行于中原地区的俗曲小令衍化而成,在清代中叶盛极一时。虽然后来受到冲击,但柳子戏人还是从断传的险境中脱离。挖掘传统剧目,创作新编戏,柳子戏演员们承担着传承的重担,而国家一级演员、第二十二届戏剧梅花奖得主陈媛便是其中之一。日前,记者采访到陈媛,揭开了关于她和柳子戏的往事,同时,她也展望了对柳子戏这一魅力曲种的传播与传承。文/记者 焦腾 图/记者 周里 实习生 李浩男

 



  转行柳子戏

 


  小时候总被大人问,你长大了要做什么呢?关于理想,我们总是有太多答案,而陈媛只有一个,并且完美地实现了理想。“我自幼喜欢唱跳,喜欢中国的戏曲。因为我父亲是京剧票友,我跟着他看了好多戏,逐渐爱上了戏曲。”陈媛说。从小活跃在宣传队、校庆舞台、汇报演出中的陈媛被戏曲深深地吸引了,从小便有成为戏曲演员的愿望。

  戏曲梦想深种,陈媛便一直朝着目标前进,坚定不移。“小时候,我趴在收音机上听戏,包括京剧、柳子戏等各个曲种。有广播员播报柳子戏,我听到悠扬婉转的唱腔,瞬间就着迷了。初中时,我在江苏东海剧团培训了一年,团里的京剧老师比较严格,在唱念做打舞各个方面予以教导。”


  “在江苏的剧团培训结束后我回到济南,报考了山东省柳子剧团和济南市京剧团。当时,虽然我通过了剧团的考试,但剧团没有名额,需要我等。”陈媛回忆,选择曲种、进入剧团的结果是她用两三年的时光等来的。


  用两三年的时光等待未知,需要多大的勇气?而从京剧“转行”到柳子戏,又要承载多少压力?幸运的是,这两三年的等待时光大大提升了陈媛的文学素养。“按照父母的安排,我在等待的期间照常上学,在没有落下太多戏曲唱腔和基本功的前提下,把中学学业基本完成。这几年的学习让我积累很多。现今的我之所以能够完成剧本、音乐的修改,都与当初学习的文化课有关系。”陈媛告诉记者。


  1976年,16岁的陈媛进入柳子剧团。“我入团之前,没有学过、接触过专业的柳子戏。入团后,我重新开始一点一滴地学习柳子戏。重要的是,我是以演员的身份进入柳子剧团的,而不是学员的身份,这就意味着我要直接参与演戏。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好事也不是好事,是动力也是压力。”陈媛回忆。


  虽说柳子戏与京剧的程式化动作大同,但也有诸多不同之处。进入柳子剧团的陈媛开始从一些配角和群众演起。“我边学边演,李松云等老师对我在表演和基本功方面给予启蒙和指导。其中,《观灯》 就是跟着李松云老师学习的,这让我受益匪浅。”陈媛告诉记者。



  塑造经典柳子戏


  陈媛从接触、学习到传承柳子戏,还离不开一个人的帮助,那便是李艳珍先生。“我拜著名柳子戏演员、山东省柳子剧团第一代旦角演员李艳珍先生为师父。我看了师父的几乎所有剧目,记得师父在舞台上的风采。那时的她三十多岁,出演的都是剧团中的女一号。”陈媛回忆,师父演了很多柳子戏的经典剧目,比如《玩会跳船》《孙安动本》《金箭媒》等等。


  提及师父李艳珍对自身表演的传授,陈媛表示:“因为我进团的时候年龄比较大,有些基本功丢了,跟师父学习了刀枪、马趟子等程式。在柳子戏表演特色方面,师父对我有非常严格的指导。”


  无论是一招一式,还是一颦一笑,陈媛得到了师父李艳珍悉心教导。“师父的口传心授让我知道了,戏曲的传承就像上小课一样,必须要一对一地口传心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脚步都应该如此。”


  陈媛表示,柳子戏的表演动作和京剧差不多,但地方戏更注重在规定情境下的人物塑造。从不成熟到成熟,陈媛的拿手好戏也变得越来越多,比如《御碑亭》《风雨帝王家》《孙安动本》《玩会跳船》《江姐》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风雨帝王家》使陈媛获得第二十二届戏剧梅花奖、第十二届文华表演奖。在这戏曲界最高奖的背后,是她为艺术沉淀了数十年的岁月。


  在《风雨帝王家》中,陈媛为饰演好威后一角,从人物角度出发,反复揣摩人物,塑造人物。其中,陈媛对剧中音乐部分做了小小修改。“有一个情节是韦后朝着龙座走过去,她心里想如果能坐上便能前呼后拥。在这,我加上了美声唱法花腔女高音。”陈媛表示,花腔能够很好地表现醉意朦胧的韦后开心的状态,同时,人物一步步走上权力巅峰正好与花腔女高音所代表的“台阶”相契合。


  陈媛在柳子戏演绎生涯中,始终把塑造人物放在重要位置。比如,革命历史题材的柳子戏《江姐》,该剧曾经创下在央视联播十二次的佳绩。“表演《江姐》时,我比较容易抓住人物状态。相比其他曲种以唱腔、技巧为主的《江姐》,柳子戏《江姐》是歌剧的路子,但比歌剧更加有特色,表演上还有些程式内容。这些特点都让《江姐》这部剧有了人物感、舞台感、美术感。江姐是大姐,也是干部。面对群众,平易近人;面对敌人,顽强不屈。我有意去塑造了代表性的动作,比如说理头发、站立等状态,使得人物形象更加丰满和立体。”陈媛笑称,全国各地的戏迷打来电话告诉她她演的《江姐》太像了。



  古老剧种的传播与传承


  柳子戏,中国戏曲古老声腔之一。历史上有“东柳、西梆、南昆、北弋”之称,其中“东柳”,就是山东柳子戏。在清初“一时称盛”的柳子戏,现今已不复往昔谁人亦唱的繁盛。“柳子戏之所以传承难是因为宫调繁多。柳子戏有600多支曲牌,单拿出来一个曲牌都可以成为一个‘剧种’。”陈媛表示,受“曲牌连套”的填词、作曲限制,柳子戏的创作向来“繁”“难”。


  即使如此,陈媛依旧为传播、传承柳子戏奔波忙碌。去年,陈媛参加了山西卫视《伶人王中王》。陈媛是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文华奖”得主……为什么要再参与竞技类节目呢?


  陈媛告诉记者,《伶人王中王》 一个曲种只选取一人,她接到邀请后既激动又忐忑,几经考量,最终决定“为了柳子戏,拼了”。她在《江姐》《孙安动本》《风雨帝王家》《玩会跳船》《关羽斩貂蝉》《金箭媒》《陆游与唐琬》中选取小段,将柳子戏中的经典奉献给观众。


  而关于挖掘与传承,陈媛表示:“我四个学生的成绩都非常好。我在基本功上严格要求学生们。”实际上,除了传统的传承方式,陈媛还将自身的艺术心得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们。“几乎每次演出,我都带着学生。下台后第一时间就把演出经验、舞台呈现、观众反馈等等告诉他们,让他们在表演、塑造、观众方面能够更多地了解和掌握。”


  “未来,我仍旧要参与公益性演出,回报观众,尽最大努力让中国古老剧种在舞台上有精彩经典的表演,释放出柳子戏独特的魅力。”陈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