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学区买房记

2019-3-11 14:16:43 来源:山东商报

   那些奇葩的房


  随着明年孩子要升入小学,“买学区房”的问题摆在了我们两口子面前。因为现在居住的房子是结婚前买的,当时没考虑到孩子上学问题,小区内配套的学校还没有建好。于是,今年刚过完春节,我家买学区房的计划就开始提上日程。像大多数家长一样,我也希望在经济能力可承受的范围内,尽量给孩子提供更优质的教育资源。同时,因为我和对象的单位都在市区,为了以后每天接送孩子方便,位置在二环以内、总价在200万以内的公立学校学区房是我们的首选。

 

 

房内的墙皮和地板都已老化严重



  盘腿儿上厕所 两家靠橱子隔


  我选择的第一套房子,位于经四路万达附近的林祥南街内,建筑面积不到30平方米,总价近140万,单价在每平方米5万左右。这个小区内的房子在1995年左右建成,房龄大约二十四、五年,和我目前居住的位于二环之外的新建小区相比,算是比较老旧的了,而且实用面积太小。不过,虽然房子的空间不够我们一家三口常年居住,但如果只用于孩子中午放学后在此吃饭和午休,大小也足够了。另外,我看中的是,这个房子距离我对象的单位很近,平时上、下班的时候可以顺路接送孩子。而且与这个学区内的其他在售房子相比,这套的总价最低,也在我的经济能力承受范围之内。


  于是,按照和中介约定的时间,我就去实地考察了。刚走进楼道,我看房的热情已经凉了半截儿:这间房子入户门上方有个不足半平米、用于通风的小窗户,窗户上的两块玻璃都是碎的,一块露出两拳大小的破洞,另一块直接不翼而飞。涂着黄色油漆的木质大门上,木板开裂露出一道道黑乎乎的缝隙,由于年代久远,门框已经变形,令大门看上去透风撒气,似乎一脚就能把门踹开。


  进门后,屋里扑面而来一股浓浓的霉味儿。墙根受潮阴湿的痕迹约有二、三十厘米高,墙皮被湿气浸的剥落露出深灰色的水泥承重柱,木地板也不少都已起翘。南墙上有个小窗户,也是整个屋子里唯一的一扇窗户。因为窗外不足半米的位置就是邻居家的储藏室,遮挡了光源,所以即使是白天屋里也必须开着灯,采光不足还导致厨房和卫生间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由于卫生间不足一平米,坐在马桶上的时候必须开着门,不然膝盖就无处安放,除非你想用打坐的姿势盘着腿上厕所。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屋子与邻居家竟然是相通的!为了隔开两家,房主在互通的地方塞了个2米高的旧木橱充当墙体,但由于尺寸不合适,周边还露着一圈儿两三指宽的缝隙,这家说的啥另一家听的一清二楚。据中介介绍,由于居住条件实在太简陋,这个房子即便是出租也鲜有人问津。我几乎是立即放弃了这个房子,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里。



  冬潲雪夏漏雨 中介都不愿进


  过了两天,中介再次联系我,说附近又有一套总价比较低的房子在出售。与之前我看过的那套是同一个学区,位于经九路附近,40多平米不到200万,单价比第一套要低。


  因为之前看的第一套房子条件确实比较简陋,所以来看这套之前,我觉得再差不会超过那套了。可没想到刚走进小区的院子里,我就蒙了:小区内的三、四栋楼房集中在院子西侧,东侧的这半边长满了齐腰的荒草。院内坍塌的矮墙、坑洼破败的地面、漏风的平房……无一不在提醒我它的年代感。如果不是楼上还有不少住户新装修的白色塑窗阳台,我会以为这是个即将面临拆迁的地方。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位置,周边是高耸林立的写字楼、外形极具设计感的山东书城、配置现代化的学校,这处衰败的院落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中介告诉我,院子东侧的这片荒地早先是一处厂房,西侧现存的这几栋楼是当年的工人宿舍。后来厂房搬迁,东侧的建筑就全部拆除了,仅留下了职工宿舍。现在,院里的住户超九成都是为了孩子上学在此买房。我们要看的这套房子,位于院子的最北端,因为是顶层,所以是同小区总价最低的一套,其他面积差不多大小的总价都在200万以上。


  爬上6楼之后,中介用钥匙打开了一道漆绿漆的老式木门,我刚想一脚踏进去看个究竟,却被中介拦住了,“你就在门口看吧,反正房子不大,一目了然。”他告诉我,因为这间屋子没封阳台,老房子的门窗又都不严,冬天下雪时潲雪、夏天下雨时漏雨,房顶还塌了一块,“不过已经补好了。”因为年久失修,现在房子的质量岌岌可危,他害怕万一我进去正巧赶上房顶塌漏。“带客户看房的时候,我们自己都不愿进去,怕被砸着。”


  “这房子还怎么住人?万一真塌了怎么办?”我吃惊地问。中介淡定地回答,这种房子客户买了根本不会住,就是买个学区而已。我表示接受不了这种老房高价时,他见怪不怪地说,听闻早年有个老旧小区内有间几平米的贮藏间,因为有房产证,当时好多家长咨询看房,最后以总价80万成交。



  家长排队“抢房” 买好房靠“秒杀”


  和家人商量后,我觉得以牺牲居住的舒适度来换取学区房的学位,实在不合适。毕竟,房子是用来住的,生活质量也很重要。当我联系中介,告诉他不用在这个学区内再帮我找房子,我打算改换学区时,中介却苦口婆心地替我惋惜:“古有孟母三迁,今有家长们为了孩子委屈自己,住条件艰苦的房子。这几套的性价比真得很高,总价也是最低的,您再和家人商量一下吧。”他反复表示,如果觉得房子简陋,可以在附近租一套条件比较好的“陪读房”。


  再次筛选学区房时,对于房屋单价四、五万的老旧小区,我全部过滤掉。一番比较斟酌后,选择了距离我单位比较近、位于解放路附近的学区。虽然这一带不是新建小区,但大多数房子的面积都是50平米以上,单价在3万之内,既适合居住,总价也不算太高。不过,这样的学区房,自然也比较抢手,众多家有适龄儿童的家长们也都盯着有限的房源“虎视眈眈”。


  经过一个月的看房经历后,我发现位于顶层和一层的房子,如果售价与周边小区的平均价相差不大,往往不太容易出手,也有和房主议价的空间;但如果楼层在2到4层之间,也就是中介们所说的“黄金楼层”,只要标价不高于平均价太多,往往一周左右就能出手。有一天下午,中介给我打电话,说刚刚有个房主由于急用资金周转,56平的房子只卖150万,每平米单价低于3万,而且是3楼位置,约我下班后看房。没想到,挂了电话不到一小时,他又再次通知我:“不用来看了,已经卖了。房子挂上网不到半小时,3个人在这抢,最后一个付全款的客户赢了。”


  还有一次,我去看一套位于2楼,70平米售价180万的房子。到了楼下,只见七八个中介领着客户在排队,现场等待看房的近40人,从房主的家门口排到楼梯、又从楼梯排到单元门口。因为这栋楼临街,熙熙攘攘的队伍引起了过往市民的好奇,不少人上前打听:“这儿出什么事了?”当天晚上,这套房子就交易成功了。


  不过,我买房时就没这么果断。因为再次购买属于二套房,首付金额需要总房价的60%,所以在有限的资金制约下,截至截稿当日,我仍在寻寻觅觅中……



  那些有故事的人


 

  因为最近频繁看学区房的缘故,我逐渐认识了一些有故事的人。 他们有的是房屋中介,有的是买房家长,有的是卖房业主。因为他们的经历,我的心态也从最初买不到称心如意房子时的焦虑,慢慢变得平和和理性。



  为了孩子上学 他成明星中介


  老张是我认识的第二个中介,也是唯一一个告诉我他自己的买房故事的中介。


  他其实一点不老,今年刚40岁,按照年龄,我应该叫他一声“大哥”,但他坚持让我喊他“老张”。他说,客户都这么叫他,他觉得这个称呼很亲切,透着对他的信任。他前后带我看过7套房,因为知道我的购房资金有限,每次看房前会先把自己的观点告诉我:“这房子面积大,房龄也新,住着舒服。但业主的报价偏高,如果没有议价空间,对你来说不合适”,或者是:“这套房子之前租出去了,租客用的不是很仔细,所以装修得多花点钱,你别忘了把这块预算算进去。”后来,房子没买成,我俩成了朋友。虽然现在我中意的学区不在他的销售区域之内了,但他有空时仍会发微信关心我买房的进展,遇到问题我也会打电话咨询他。


  老张不干中介以前,是承包工程项目的。用他自己的话说,“虽然辛苦,但是赚钱多。”后来,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他买了一套150多平的房子。“那套房子才100万,当时我觉得捡了大便宜了!那时候光知道挣钱,哪知道孩子上学有这么多道道儿。”他说,每次想这事儿,他都觉得后悔,“那个房子所在的学区,学校学习氛围不是很好。儿子也不是特别上进要强的那种孩子,又从小没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到现在一看他成绩我就头疼,最怕老师通知开家长会。”


  后来,老张想给儿子转学,才了解到九年一贯制的公立学校不允许择校。“当时可能是因为生气,也可能是不想别人像我一样后悔,我就决定干房屋中介,弄清楚学区房到底该怎么选。”两年的时间,他就做成了公司的“金牌中介”。目前,他所在的这家中介公司,业务覆盖区域内正好有多所“名气很大”的学校,来看房的客户也大多是为孩子购置学区房。带客户看房时,他不一味地推荐房源,而是问清楚买方的需求和能力,给出比较合理的建议。因为业务熟、人也实在,老张的成交率很高,不少客户即使最后没有买成,也会推荐自己的朋友来找他。

 

 

这个房龄30多年的小区内,不到30平的房子,每平米房价已经超过五万



  她买了蜗居 欠了一屁股债


  宋裴裴和我同岁,我们俩是在看同一户学区房时认识的,只不过最后那套房我没买,她买了。因为看房聊天时,发现我的朋友是她老公的同事,感叹了一番有缘之后,我俩互加了微信好友。


  宋裴裴的经历,和今年春晚小品中的情节如出一辙:为了买这套200万37平米的学区房,他们把一套90多平米的房子卖了,从宽敞的新家搬进这套老房子里。因为两口子都在高新区上班,距离这套市区内的学区房太远,所以明年孩子上学后,她住在外地的婆婆要来济南帮忙接送和照顾孩子,“到时候我们家四口人都挤在这个蜗居里面。”


  不过,与小品中两口子有一人辞职在家专职照顾孩子不同,她说她接下来最怕是“失业”,“以后我俩要拼命赚钱。为了买房,我们借了朋友20万,剩下的20年,每个月都要还8000多块钱的银行贷款。”交房子首付款的前一夜,她和老公一起吃了顿200多块钱的西餐,“这么‘奢侈’的晚餐,以后再不能想吃就吃了。”


  我问她,既然还款压力这么大,为什么还要坚持买这套房。她回给我一句耳熟能详的答案,“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宋裴裴说,她和老公都是一路从农村考进城市名校的“学霸”,后来在人生地不熟的济南打拼、扎根,所以深刻地体会到“知识改变命运”的重要性。我问她,是否做好心理准备,应对未来捉襟见肘的生活?她说自己不怕吃苦,但那时她的眼睛里,却是不安、忐忑和挣扎。


  后来,我们没再见面。但我的朋友告诉我,宋裴裴的老公其实工作压力很大。为了提高收入,他增加了加班和出差的频率。有一次公司聚会,他喝多了,哭着说,每次回到那个小小的蜗居,他就有种无力感,觉得自己拼命赚钱,也给不了老婆孩子优质的生活。


  我不知道宋裴裴两口子会不会后悔,但我希望事情的发展终能如她所愿:“等孩子考上高中,把这套房子卖了,就能还清贷款了。到时候再在别处买个条件好点的房子。”



  面临银行断贷 妻子提出离婚


  周先生是一位房主,我曾经很中意他的房子,但因为房款总价太高,他也不舍得降价,所以最后我们没有谈拢。后来,他又联系了我几次,表示可以降5万块钱,但因为还是超出我的预算太多,我一直没有买。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议价时,他说为这房子付出了太多,所以不能贱卖。周先生当年买房时赶上限购,二套房首付金额上浮后,一下子就超出了他的预算。即使卖掉当时他们一家三口居住的那间小房子,仍然是杯水车薪。为了兼顾居住的舒适性、同时还能换进一个学校不错的学区,考虑了一周后,他咬了咬牙,卖房后贷款买房。


  接下来的故事,和宋裴裴有点像。为了能少还点银行利息,周先生两口子缩短了贷款年限,但这样,每个月要还款1万元左右。当时夫妻二人都是事业单位的职工,1万元的还款额对他们来说压力有点大。考虑到改善家里的经济情况,周先生的妻子辞职,开始下海经商。


  然而,事与愿违,因为没有经验,妻子的生意赔了。现在,周先生面临的是,除了还银行贷款,还要花钱去填亏损的“窟窿”。同时,如果一直还不上贷款,银行就会断贷,到时候房子赔进去不说,两个人的征信记录也会留下污点。所以,即便孩子才刚上小学二年级,他也必须尽快把这套房子出手套现。


  令他感到烦恼的是,如果不降价,房子因为总价太高短期内很难出手;如果降价,他的钱还完房贷、填补完生意欠债后,又不够再在附近买一套住宅。而且孩子还小,如果在别处买房,平时的接送、辅导作业也是问题。面对接踵而来的压力,周先生的妻子开始埋怨他最初做出的买房决定,两个人摩擦不断。最近,妻子向他提出了离婚。


  我去周先生家看房子时,他们夫妻已经分居,周先生和孩子住在一起,妻子回娘家住了。那是个周末,孩子正在屋里写作业,周先生特意叮嘱了好几遍,让我们轻声细语,不要打扰到孩子。我想,他一定很爱孩子,很爱这个家。(文中涉及的人物均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