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金融 > 正文

政策性农业保险:农民的"定心丸"

2019-3-13 11:19:55 来源:山东商报

         党和国家一直高度重视“三农”工作。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 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 中明确提出要“完善农业保险制度”。把农业保险作为支持农业的重要手段,扩大农业保险覆盖面、增加保险品种、提高风险保障水平。山东作为农业大省,在探索农业保险创新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文/图记者 逄增凤

 

 
在蒜价较低的情况下,蔬菜目标价格保险也能保证种植户的物化成本
 



  蔬菜目标价格保险:大力提升农户抗风险能力


  2月28日,在平安财险菏泽中心支公司总经理崔凤涛的带领下,记者来到菏泽市成武县南鲁集镇大王庄。村主任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亩蒜抛去农户自己的人工成本,单是蒜种、化肥、打药、浇水、薄膜等成本就得1000多元。到了大蒜长成的季节,种植亩数多的农户还得雇人挖蒜,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2018年,大蒜亩产达2000斤,但地头价仅0.7元一斤,算下来连成本都不够。幸亏村里的种蒜户投保了大蒜目标价格保险。每亩保费140元,政府补贴60%,农户自缴40%。在市价较低的情况下,也能保证种植户的物化成本。


  蔬菜目标价格保险,是对大宗蔬菜,为防止蔬菜价格波动,稳定蔬菜市场平稳供应,确保农户收益,以蔬菜的价格作为保险责任的一种创新型农业保险。成武县物价局刘昌文局长告诉记者,“我们县大蒜种植户多,大蒜目标价格保险根据近三年的蒜价,制定目标价格,根据农户大蒜集中上市期确定大蒜价格采集期,由我们在全县设定大蒜价格采集点,每天进行价格采集。采集后计算均价,确定最终市场价格。当最终监测价格低于目标价格,触发理赔,按照保险合同,计算赔偿金额,保险公司进行赔付。”


  崔凤涛介绍,平安产险在菏泽市自2015年参与蔬菜价格保险试点工作,是最早参加的保险公司之一。截至日前,累计保费2133万,累计赔款5120万,惠及农户2万户。其中2018年当年,平安财险以每亩140元保费,共计承保5.03万亩、保费704万元,为1万余户蒜农带来10058万元的风险保障,最终共计赔付4438万元。为当地大蒜产业发展、农民增收起到重要作用。


  与大蒜价格指数保险起到同样作用的还有很多蔬菜价格指数保险品种,据记者了解,中华保险的马铃薯价格指数保险从2015年开办累计为185417户农户提供了高达289549.80万元的风险保障。自开办2018年8月底共支付赔款合计5222.38万元,赔付受灾面积482634亩。切实分散了生产经营风险,减轻政府和农户的负担。



  生猪目标价格保险:降低养殖户风险


  近年来,生猪价格波动不稳定,为了增强农民抵御市场价格风险的能力,促进地方农民增产增收和价格稳定,切实保护农户利益,人保财险开发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并于2018年在东营市河口区试点。共承保11.21万头生猪,收取保费174.89万元,承担了1.46亿元的风险保障。本项目由政府按照80%的比例进行保费补贴,农户自行承担20%保费。相当于每头自交3.12元保费,换得了每头保险金额为1300元的价格风险。


  2018年生猪出场价格持续处于低位运行,该保险的承办给广大投保养殖户吃了一颗定心丸,稳定了本地养殖户持续发展的信心、稳定了本地生猪市场,当地政府对该保险的开办给予高度评价。



  玉米目标价格保险:开启“保险+期货”新模式


  “‘保险+期货’这种模式是我们省公司在全省首例试点,填补了山东省大宗农作物‘保险+期货’目标价格保险的空白。”太保财险菏泽中支总经理袁庆军提起玉米“保险+期货”模式很是自豪。


  菏泽市下辖的巨野县是山东省20个扶贫任务较重的县之一。玉米是巨野县农户的主要经济作物,近年来,随着玉米收储制度取消,玉米价格波动加大,丰产不丰收的风险日益突显。“保险+期货”玉米价格指数保险按照1.8元/公斤、亩产500公斤的标准为投保建档立卡贫困户种植的玉米提供价格风险保障。玉米成熟收获后,当采价期玉米期货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1.8元/公斤时,保险公司向投保贫困农户进行差价补偿。目前,太平洋财险菏泽中支为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逾1.3万名建档立卡贫困户种植的6万亩玉米提供玉米目标价格保险,保障金额达5427万元。


  项目所需资金由中国太平洋产险山东分公司、大有期货和巨野县扶贫办共同解决,建档立卡贫困户不用承担任何费用,其中50%资金由中国太平洋产险山东分公司联合大有期货向大连商品交易所“农民收入保障计划”申请补贴,“另外50%费用是由我们县扶贫办扶贫资金解决。”巨野县扶贫办主任杨彬告诉记者。


  “保险+期货”的创新模式以保险公司作为媒介,农民或涉农企业以购买保险公司农产品价格保险产品的形式,规避了价格风险;保险公司购买证券公司/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场外期权产品,有效转移赔付风险,实现“再保险”目的;证券公司/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通过场内期货市场实现对冲,以此分散价格风险,从而形成一个风险分散链条,最终实现多方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