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指尖”上的沂蒙记忆

2019-3-13 11:43:03 来源:山东商报

       春节刚过,这两周,卞成飞和村民们又忙活了起来。在费县西部,原有一个挂在山腰上的村庄,几年前因整体易地搬迁,这个名为崔家沟的村庄成为了一片荒山。生活了几十年的土地成了这般光景,卞成飞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植树绿化、恢复生机,是这个80后姑娘眼下的心愿。而在她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绿化后在这里建成手绣基地,留住儿时家乡的记忆,也给后人留下故乡的文化味。 记者 许倩

 

 

沂蒙手绣作品
 

 

卞成飞制作的手绣作品与T台走秀相结合



  质疑声中“舍弃”和坚守 


  卞成飞清楚地记得,自己最初接触手绣的场景。彼时的她没想到,过了20多年,自己不仅没能放下这门手艺,反而在质疑和观望中越走越远。 


  沂蒙手绣距今已有260余年的历史,是沂蒙劳动人民智慧和美感的有机结合。在继承传统手绣的基础上,沂蒙手绣大胆创新,把刺绣的平面装饰性与雕塑的三维立体感完美结合了起来,既保留有传统手绣的特色,又增添了现代时尚元素。


  “在我很小的时候,看到奶奶绣的一个耳枕,当时就感觉花纹很好看,针法也很细腻。”如今回想起来,卞成飞与手绣的情缘早就结下。“我的父母都是当地手艺人。父亲擅长织土布还会编制筐篓,奶奶跟母亲是剪纸、手绣的高手。”受家庭氛围的熏陶,卞成飞从小就养成了较强的动手能力。上学期间多次获手绣比赛一等奖,后来进入大学,卞成飞也选择了艺术院校。 


  后来,这份从小积攒下来的对手绣的热爱让她做了一个身边人都不理解的决定。2003年大学毕业后,卞成飞试图寻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做了学校的美术老师。那时,工作之余的空闲时间她都用来绣手绣。让卞成飞感到惋惜的是,儿时村里常见的手绣并没有人在坚持做了。“后来慢慢长大,身边还在做手绣的人很少了,会做的人年纪大了,年轻的人又都不会。” 


  现实的冲击更加激励了卞成飞对手绣的热爱,2006年,她在家里办了一间工作室,白天工作,晚上做手绣。婚后,为了生活,卞成飞一度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室,帮着丈夫做装裱和雕刻。然而,随着生活状况的改善,卞成飞还是忍不住重拾手绣。2009年,卞成飞萌生了一个想法,辞职专门做手绣。这个想法却并没有得到家人的支持。“他们认为手绣没有销路,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放弃安稳的工作来做这个。” 


  内心积攒下的对手绣的热爱加上年轻不服输的劲头,这一次,卞成飞没有在质疑声中“低头”,坚定地走了下去。那个时候的她对于未来一无所知,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决心。



  网络冲击下推陈出新


  最初的时候,卞成飞都是窝在工作室里绣手绣,节庆或婚礼的时候会有人上门找她帮忙绣,不成规模也不见效益。很快,网络的兴起让她找到了另一条路子。


  2010年的时候,卞成飞拓宽视野,首次通过网络平台销售自己的手绣作品,而那时,她的想法很简单。“能卖出去更好,卖不出去的话也是一种宣传,让更多的外地人也能够知道沂蒙手绣的存在。”


  彼时,正值儿子出生,卞成飞便把自己给儿子做的虎头鞋、虎头帽穿戴好拍照发到了网上。出乎意料的是,很快就有很多人联系卞成飞购买,作品被一抢而空。


  这个“意外”让卞成飞看到了希望,她开始不分昼夜地做起了手绣,然而没过多久,现实就给她浇了一盆冷水。好景不长,她的手绣作品在火了一阵后就遇冷了,甚至无人问津。


  现实的冲击让卞成飞感到迷茫和慌乱,甚至一度对手绣的前景产生了怀疑。缓过神来,虽然遇挫,基于内心的热爱,卞成飞并没有灰心。为了搞明原因,卞成飞联系买方,最终从对方的口中弄明白自己手绣的不足。“人家告诉我,我的手绣太土,戴在身上与衣服很难搭配,只能挂在墙上做装饰品。要是不创新改造,是不会有人喜欢的。”


  这些建议让卞成飞茅塞顿开,她意识到要想让手绣发展下去,必须要进行创新。为此,她特意拜访了一位老手绣人,学习了费县手绣的全部针法,然后利用自己科班出身的美术功底,开始改良传统的手绣式样和花色,并制作了一批绣品。


  此外,为让手绣作品有更好的实用性,卞成飞还结合自己专业创新设计了粮食画作品。“与菏泽地区粘贴而成的粮食画不同,我在创作的过程中把粮食碾碎成粉,与水粉等材料相结合,做成寓意美好的粮食画。”


  满怀喜悦和成就感,卞成飞带着这些创新后的作品去各地参加展览,得到大家认可的同时,也引来了深深的担忧。“几年前去参加第三届非遗博览会的时候,有一位菏泽人表示喜欢我的作品,要定做100个。”这让卞成飞喜忧参半。“有人喜欢我的作品说明手绣还是有发展前景的,但是怎样按期完成作品却是一件困难的事。”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卞成飞又萌生了一个想法:发动村民参与其中,传承手绣。



  留住沂蒙技艺和记忆


  想法很美好,但村民们的反应让卞成飞有些力不从心。“大家最主要的担心还是怕没有销路,再有就是年轻人没有基础要重新学起。”面对村民们的质疑和观望,卞成飞只能更加坚定。“为了消除他们的顾虑,每一件作品的费用我都按时结清,不论有没有销售出去,对年轻人也手把手地教,保证教会。”


  此后,卞成飞开始有意识地对村中的留守老年人、残疾人等进行培训,交给他们谋生的手艺,也为非遗传承培育新生力量。“老年人时间比较宽裕,有些残疾人手也比较巧。”就这样,在卞成飞的带动下,村里的妇女和老人都加入其中,慢慢地,附近的村民也参与了进来。截至目前,卞成飞已经发动了近300人参与到手绣的传承中来。


  从清早赶到工作室,卞成飞一整天都没有闲下来的时候。“最早的时候也得晚上十点才能下班。”让她如此拼命的原因还是放心不下。“手绣想要发展下去必须要创新,创新就表现在针法和花样上,对于这些老年人和年轻人而言,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作品不断的变化也会带来一些困难,我要在现场帮她们解决。”


  经过这几年的努力,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费县手绣,注意到了这抹盛开在山间里的色彩。卞成飞的手绣不仅以荷包、虎头鞋帽等小物件的方式呈现,也成为了走秀时装上的元素。“几年前我做的手绣被采纳,结合到了服装上,参与了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走台展示。”传统的手绣活跃在T台上,走入了更多人的视野,也展现了非遗的活力与新生。


  在很多人眼中,卞成飞带给了费县手绣新生,让这门老手艺看到了传承的希望。对卞成飞而言,手绣传承的困难不言而喻。“一是手绣本身要进行变化创新以符合目前大众的审美,还有就是维系村民对手绣的热爱,形成传承的合力。”


  任重而道远,这是卞成飞内心的独白。但不论怎么难,这片土地、这门针线穿起来的手艺都是她内心难以割舍的牵挂。“压力大了、累了就到山上看看,想想以后就擦干汗水再继续。”


  春暖花开之时,山上又添了几抹绿。卞成飞设想着,尽快把这里绿化好,建成一个手绣基地,留住村民,也留住属于这片土地的文化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