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泰山文化“挑”起人

2019-3-13 11:49:06 来源:山东商报

        “他们肩上搭一根光溜溜的扁担,扁担两头的绳子挂着沉甸甸的货物。登山的时候,他们一只胳膊搭在扁担上,另一只胳膊随着步子有节奏地一甩一甩,使身体保持平衡……”这段出自冯骥才先生的《挑山工》曾给无数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今,这群挑山工走过泰山的春夏秋冬,走过岁月的变迁,却从鼎盛时期的400余人变成了9人团队。日前,记者采访了泰山挑工队两任队长,从他们口中探听关于挑工的过往岁月。 记者 焦腾

 

 
挑山工 姜东涛摄


  宋时就有挑山工


  自古以来,泰山便有挑山工。宋人赵鼎臣在《游山录》中写道:“道中游人,尚班班往来,有陟者,有降者,有跣而进者,有负而趋者。”


  “历代在兴土木、崇祭祀时,一切物品都是要借人力负荷上山。‘负而趋’,身背器物急行,这说明此时已有很多向山上运送物品的人,除游客外,或许就有从事‘挑山工’这一职业的人。因此挑山工作为专门职业,约形成于宋代。此后,在明代诗文中也会出现挑山工的身影,公鼒《登岱八首》其六中,‘寸木囊沙负戴跻,扪参历并上云梯。人工欲夺天工巧,民力难将帝力齐。’就写的是挑山工挑运泥沙在盘道上艰难攀登的情形。”泰山文化学者周郢告诉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古代诗文中也有对挑山工参与“大工程”进行的描绘。明人王锡爵的《东岳碧霞宫祝釐碑》记载:“琢大峪之石以为质,高丈三尺,广四尺,厚一尺有奇,自京师走二千里,辇而致之山下,缠以巨索,翼以大木,数百人挽之,蚁行而上,凡五十馀盘,经大小天门,日数十步,行三阅月,始达宫前,厥惟艰哉!”“诸如此类,多人合力运送巨型物品的工作,如果不经专业组织应该无法运作,很有可能在明代就有挑山工行业组织出现。”周郢说。


  周郢表示,除了承运各类货物,挑山工还为登山的游客服务,包括为游客分担卧具食物等。直至近代,在“创造”泰山建筑和文化的过程中,目之所及皆有泰山挑山工的身影,他们的力量更是不可小觑。



  泰山文化的传承者和见证者


  时光的指针倒退到1983年年底,那时赵平江刚刚来到泰山挑工队工作。“我进入挑工队工作,从记工员、会计,一直做到队长,有三十多年了。”回忆起刚到泰山的那段时光,赵平江非常激动。


  “改革开放不久,很多人为了生计去做挑山工。”赵平江告诉记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挑山工们在岱庙干活,一趟三块钱。三块的劳务费中,有两块八要交到大队里来换取十个工分,剩下的两毛则作为家庭生活的补贴之用。


  虽然艰难又辛苦,但挑山工们往往一天都要挑一趟半。“挑一半,就是说把货物、材料挑到中途,放在路边的商家。第二天将存在中途的货物挑到目的地,这就相当于两天多挑了一趟,能多挣些钱来补贴家庭生活。”赵平江表示。


  “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队里的挑工家里穷得连咸菜都没有,生活非常艰苦。但就是这样一群人为泰山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赵平江告诉记者。挑山工一步一个脚印丈量泰山,用一砖一瓦建造了泰山建筑,其中最令赵平江难忘的是一百三四十人曾一起挑起了两吨多重的大锅炉。


  “1987年,泰山神憩宾馆从英国进口2.4吨重锅炉一口,需运至山顶。为了完成这项工作,足足用了一百三四十个挑山工才运上去。其中,六十多人抬杠,三十多人拉纤,请经验丰富的挑山工绑架子,此外,还有指挥、扶架子、开道的。”赵平江回忆,挑山工们用了两天时间终于把这件“庞然大物”放置到位。


  其实,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泰山上的建筑物很少。“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到九十年代中期,泰山完成了基本的建筑建设。”赵平江说,当时最多有7个挑工队、四百人左右在泰山上安营扎寨,为南天门索道站、索道设施、天街的商店宾馆、景区办公楼、孔子庙等多处建筑运送材料。


  “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盘道上新添置的七个大石牌坊都是运上来的。一块砖、一片瓦都是靠泰山挑山工一代代地挑出来的。”赵平江感慨地告诉记者,泰山的建设离不开挑山工,他们是泰山文化的传承者和见证者。


  “挑山工们在上山时都走之字路,虽然这样比正常路程多一倍,但对肩挑重担的他们来说是相对轻松的。”赵平江告诉记者,“挑山工们时常会在蒙蒙细雨中上山、下山,认定目标便勇往直前。”


  实际上,泰山的挑山工除了有坚韧不拔的意志,他们也是有爱心的一群人。


  “1997年8月13日,10岁的外地男孩寒松随父母来爬泰山。男孩爬到十八盘时一脚踏空,沿台阶滚落下来,情况十分慌乱。巧的是,正在送货上山的挑山工张同海,看见有人滚下来,来不及放下120斤重的货担,立刻双腿叉开,右手托着肩支撑货担,腾出左手一把抓住已昏迷的孩子。”


  赵平江介绍,当时,另外两名挑山工吴光栋和韩文华也赶了过来,吴光栋抱起孩子向南天门索道跑去。遇到孩子父母,给他们钱,吴光栋说:“我们不要钱,要救命!”



  固定的挑山工只剩下9人


  如果你去过泰山,肯定会遇到挑山工。泰山海拔1545米,从红门至山顶5.5公里、7000多个台阶,物资输送靠挑山工的硬实肩膀和勤快腿脚。货物被尼龙绳绑在扁担上,活扣一拉就开,在挑山工们的肩膀上却是越挑越结实。


  “上世纪80年代初,泰山开始建设,挑山工开始密集、成组织地工作。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建设结束后,挑工队很多自行解散,不愿意回家的就归到我这一个队伍里听从统一领导。2000年,挑山队有近三百人。”赵平江说。


  泰山挑山工们大多为泰山周边的居民。“他们之所以愿意来做挑山工,主要是因为这个工作比较自由,一天上山几趟自己说了算,属于多劳多得。挑山工一天上两三趟山,包括长短途。一斤一块钱,一趟能挣一百多。”赵平江表示,重要的是,他们在这里工作能够随时照顾到家里的老人和孩子。


  为了这样的便利,挑山工们不讲吃穿与住宿,哪怕大家挤在小小的工棚中。赵平江告诉记者,泰山挑山队的“宿舍”原来很简陋,只是用土石堆砌、棍棒支撑、塑料覆顶。“现在正在原工棚处改建一排宿舍,有休息室,还安装了电视、净水器等设备。挑山工们集体加入了景区工会,享受会员的所有待遇。”泰山挑工队现任队长赵军介绍。


  不过,现在固定的挑山工只剩下9人,年龄从三十多岁到六十多岁。现今的挑山工会在旺季挑生活用品上山,淡季挑建筑装修材料上山。长年累月地负重前行和蜗居在潮湿的工棚中,不少人患有关节炎和腰疼的毛病。


  “五一前后宿舍盖好后,应该还会有挑山工回来。我和挑山工们都有着建设泰山的成就感,见证泰山一草一木成长的参与感,与泰山相依的亲切感。泰山在,泰山文化在,泰山挑山工们便一直在。”赵平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