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开源节流,不做年轻“负翁”

2019-3-14 12:00:00 来源:山东商报

         所谓“月欠族”是指没到月底就把钱全花光并透支消费的一个以“90后”为主体的群体,“尚未脱离啃老族,昂首踏入月欠党”是这一群体的真实写照。


  今年24岁的“北漂”小张便是“月欠族”的代表,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16年本科毕业后,小张在北京找了份月薪8000多元的工作,但每个月将近3000元的房租,以及固定的通勤、通讯、衣食住行等成本算下来,工资收入也就勉强够用。遇到买衣服、科技产品或者化妆品等额外的消费选项时,她不得不借助信用卡、“蚂蚁 ‘花呗’”等借贷产品。跟同龄人聊天时,小张发现,很多人都是“花呗一族”,还经常以“以前我是月光族,现在是月欠族”来自嘲。


  国内某招聘网站发布的《2018年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显示,超两成白领2018年处于经济负债状态:盘点收入盈余时,有21.89%的受访白领处于负债状态,成为典型的“穷忙族”,存款余额为“1万-3万”的白领占20.15%,存款“5万以上”的白领为17.67%。


  “月欠族”群体的出现催生着瞄准年轻一代的网络消费金融行业近几年迅猛发展,而网络信贷机构的遍地开花亦反向刺激着“月欠族”的扩大。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 《2018-2023年中国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市场前景和投资机会研究报告》统计,2017年中国互联网消费信贷交易规模超30万亿元,增长率为33%;预计2018年这一领域的规模将达到40.8万亿元,增长率为19%。


  谈及“月欠族”消费现象的影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联原董事长葛华勇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热衷“买买买”的年轻人在自身收入水平不高的情况下,过度注重享受、品质消费,非理性使用市场上高利率信贷产品,导致无法偿还、债台高筑。“现在年轻人储蓄率比较低,有些年轻人借款以后,由于还不了,爆发了一些恶性事件,有跳楼的,也有一些裸贷。”


  既然透支消费这一非理性的消费方式对消费者本人及其家庭的健康发展均隐藏着一定的风险,那么如何才能避免更多的年轻人因“一时痛快”而“悔恨十年”呢?首先,需要对包含网络信贷机构在内的商业贷款机构进行必要的监管,规范商业贷款行业,查处整治部分过分强调申请便利、手续简单、放款迅速,刻意回避高利率、高违约金的商业贷款机构,从源头上铲除可能催生“月欠族”的“毒草”,为年轻消费者营造理性冷静的消费氛围。


  “监管部门要加强检查,给合格的商贷机构发牌照,不合格的机构(业务)就应该停下来。有些小的贷款机构,如果想做贷款的就要有自己的存款备付金或存款保证金,要考虑到将来自身要承担的风险。”葛华勇表示。


  除了外部环境的营造,“90后”“95后”们理性消费观念的树立方是其远离“月欠族”的根本保障。对此,央广网认为,年轻人更要建立科学消费观,增强风险意识,加强金融消费和网络安全知识的学习,提高资产管理水平,摒弃虚荣、攀比、盲从心理,科学安排好自己的金钱和生活,摆脱“负翁”状态,走向“富裕”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