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张炜:阅读与写作从语言开始

2019-3-16 11:24:02 来源:山东商报

      “文学的高度是对社会、对人生认知的高度,要把阅读和写作放在时代的大背景下进行,精益求精,用心书写,特别是对有一定创作实力和创作成绩的作家而言:保持,是一种伟大的定力。多阅读、多写作,用笔记录生活,用文学延长生命。”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炜,15日在由中国作协主办,山东省作协协办的“文学照亮人生”全民公益大讲堂暨优秀文学作品诵读活动上如此说道。当日,他与广大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分享“阅读与写作从语言开始”。记者朱德蒙 实习生 钱胜美

 

 



  阅读方式与阅读内容紧密结合



  “生活中的阅读和写作与专业写作不同,后者更多的是纳入诗学、写作学范畴。尽管有所不同,但专业写作与我们生活中的阅读和写作也是紧密相连的。因为从日常生活中去渗入阅读和写作,看起来平易浅进,实际上从某些方面讲,它更有可能抓住文学的本质。”张炜表示。


  当下,一方面随着工作、生活等压力的不断增加,人们阅读的时间越来越少;另一方面,数字时代,阅读的方式越来越多样,比如人人都有一部手机,大量的时间花费在电子设备阅读上。“有时我们不以为然,因为数字阅读也是一种阅读,然而如果去掉数字阅读,我们每年花费在纸质书阅读上的时间又有多少呢?”张炜表示,其实数字阅读背后体现出的是把完整阅读切割,将传统的阅读习惯破坏,这种破坏是有代价的,“任何事物在进步的同时也带了一定负面问题。数字阅读便捷、快速、方便,但数字阅读对人的专注力、记忆力、感悟能力,甚至身体都造成了一定伤害。查阅消息、快速浏览等是可以的,但从根本上来讲,它是替代不了传统阅读的。”


  “阅读的方式与阅读内容是紧密结合的。闪烁的、冷漠的荧屏很难包含、容纳、沉淀那么深刻的思想,它需要你安静、沉默、甚至是孤寂,极其个人化的面对一个文本,这个过程是一个整体,是无法分解的。我想不能把一个深刻的、经过人们长期的感悟,杰出的创造,灵感的爆发,那一刻的全部的汇聚和凝结转化为闪烁的电子符号来呈现。”张炜认为。不过,他也表示,这并不是说要摒弃数字阅读,而是要好好地利用它们,“要把它的负面的东西减到最少。杰出的读书人,他不该是拒绝数字阅读,而是如何善于利用、转化,让它纳入我们整个阅读生活当中,成为不可或缺的、巧妙的一环。”


  对于日常生活中的阅读和写作,有时候更能够本质地去呈现、体现阅读主体的人文素质。“当什么时候,我们能从车站候车大厅、机场候机厅等自然场所里看到我们的朋友,可以积极地去阅读一些还过得去的读物,那么我们的阅读就大有希望。所以,我们需要严肃、理性地去对待当下数字化阅读时代。”张炜表示。



  写作要从诗歌、短文开始



  讲述完阅读方式与内容,随后谈起写作时,张炜表示,写作还是要从写诗开始。因为写诗可以锻炼一位写作者的文字、表达以及意境。有时候,诗的一句话可能是写作者需要用多少散文语言,才能清楚表达的,所以“诗”也被张炜认为是最接近音乐的一种文字表达方式。当然,有时诗也相对晦涩,有些话感觉没说透,但它的优点也在这里。“有一些东西不能说的太透,说透了就单薄了,要留有余地,留有空间,这样你的思想周旋的空间就变大了。因此写作者一开始要先练意境,练文字,练凝练的表达,最好从写诗开始。”


  “开始写作的时候,我也是先写诗歌,后来写短篇,写散文,再后来开始写长篇。写作的关键不是数量而是质量。直到现在,一有机会我依然会向书本学习,向别人学习。如果有新作,我会打印好多份先给朋友们看,听取他们的意见,这使我受益匪浅。现在这样做,过去这样做,将来我还会这样做。”张炜表示,若一个人一开始就去写长篇巨著,这样的作家一般都有问题,“那么他讲的也只是一个大致的故事,他也不是一位文学品质很高的作家。但是,如果他是从写诗开始,用大量的散文、短篇,一点一点地把文字练习起来,我想这样大致才是合适的。”



  最高的阅读是语言的阅读



  写作要从诗歌、短篇开始,语言同样如此。写作一定要盯住语言,而语言艺术则要从简约语言开始。张炜同样表示,语言无法简约,其他一概无法继续,而从这个方面再返回阅读,那么真正会阅读的人,他读的不是情节,不是其他的东西,他首先盯住的正是语言,“好的文学作品包括他的学术著作,一切的优点均在语言。最高的阅读是语言的阅读,读懂了语言,就会进入到一个作家专有的个人语言旋律中。在他的语言里,你可以领略他的思想、深深体会他的情节,甚至感受他设置的矛盾,他的思想蕴含以及他的人文魅力,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高品质的读者不愿意读通俗作品。”


  张炜认为,通俗的作品,抛却思想、人物,单纯从情节来讲,太稀薄了,“它们只是简单的情节的组合,如同白开水一样。真正意义上的雅文学,即是真正意义上的语言艺术,它是在很小的一个篇幅里,有无数个细节的调度,使它们一点点走到稍微大一点的情节里,是极其细腻、曲折和饱满的。一般真正意义上的经典雅文学著作,读者会在一页纸中寻找到五六个刺激点,然而相对的,那些通俗文学作品则情节稀薄,只需快速浏览,并不过瘾。”


  “所以,学会阅读,首先要从语言开始;学会写作,也要从语言开始。”张炜表示,“文学的高度是对社会、对人生认知的高度,要把阅读和写作放在时代的大背景下进行,精益求精,用心书写。特别是对有一定创作实力和创作成绩的作家而言:保持,是一种伟大的定力。多阅读、多写作,用笔记录生活,用文学延长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