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给你一双黄金瞳还原考古真实现场

2019-3-20 11:07:57 来源:山东商报

        提及文物,你认为是《古董局中局》中一件件坊间传说的稀世珍宝?还是《国宝奇旅》中故宫人危机四伏守护的珍宝?抑或是《考古笔记》中的盗墓探险?

 

  影视剧中的场景总是因玄幻的场景、惊险的剧情带给观众无限想象。最近,一部文化鉴宝为主题的《黄金瞳》在展现文物内涵的同时也聚焦考古人的日常。日前,记者采访专业考古人,听他解读荧幕内外的考古故事。 记者 许倩

 

  “洛阳铲”“开方”展现考古味道

 

  近几年,“文物热”成为了一种强势的文化现象,不仅《国家宝藏》《上新了,故宫》等一系列综艺节目带动,网剧制作者也将眼光投向鉴宝类小说改编之上。2019年开年不久,前有《古董局中局》《国宝奇旅》,现有正在热播的《黄金瞳》,对于与文物关系最密切的考古人而言,荧屏之上的考古与田野里的考古还不完全是一回事。

 

  随着剧中的男主庄睿来到考古现场,考古人的工作日常也在荧幕上铺展开来。“开方”“洛阳铲”等名词的科普让观众对考古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专业人士看来,剧中呈现展现了一定的考古味道,但却并不准确。

 

  “开方只是一个俗语,专业的话应该是探方,导演为了迎合大众做了些改变,通俗了一点,经过了一些艺术上的加工又不那么偏离专业。有一部分是符合考古的,还有一部分是为了满足剧情的需要。”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董文斌告诉记者,基于此,剧中考古现场的开方并不像生活中考古现场所布的探方一样规整。“剧中考古现场不是探方,边也不直,只是一个挖土的现场,不是一个考古的现场。”

 

  除了“开方”,在剧中角色的对话中观众被科普了另一件考古工具:洛阳铲。剧中考古人将其表述为“上世纪初一个叫李鸭子的盗墓贼发明演变而来”,而在业内,这项必备的考古工具却流传着另一个版本的来源。

 

  “最初的时候不是圆形,而是半圆形的铲子,原来在路边有喝凉茶的,需要搭个凉棚,找一些竹子和木头,用圆形的铲子往下一挖,搭起来很结实,原来是生活用的。然后发现这样能带上土来,活动过的熟土和没活动过的生土是能分别出来的,后来就有人借助它来找墓葬,成为了考古工具。”董文斌告诉记者,剧中呈现的洛阳铲与考古人所用的洛阳铲也有所区别。“剧中洛阳铲的形态是对的,但是太短了,我们考古用的一般都在两米多。”

 

  墓葬发掘讲究很多

 

  影视剧中往往将考古与墓葬紧密相连,惊险刺激的场景往往更能激发观众的好奇心。在《黄金瞳》中,同样出现了在墓葬中找寻文物的场景。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件工具:金属探测仪。

 

  剧中用金属探测仪探测墓葬的存在,其实,据考古人介绍,在考古发掘的过程中基本不会用到这项工具。“金属探测仪其实不是找墓葬的工具,考古过程中也基本不会用。”董文斌告诉记者,“金属探测仪其实是盗墓分子利用来寻找青铜器的一种手段,也不是很准确,真正要寻找墓葬的话还是得用洛阳铲。”

 

  影视剧中的墓葬往往被赋予了神秘的色彩,推开大门就会发现各种珍贵的文物。但其实,为了能够完好地保存下来,墓葬的发掘和文物的出土都很有讲究。“大部分的墓葬都是残破的,墓底下潮湿,纸是不可能保存下来的,因而墓葬里是不可能保存书画的。”董文斌介绍,墓葬里在空旷的环境下氧气还是很多的,放青铜器还是可以的,壁画也很难保存。

 

  剧中庄睿在山洞里发现了一本汉代竹简,但其实,因文物自身的特殊性,竹简的保存条件也相对较高。“竹简一般在饱水的环境下出土,在空气中和土中是不可能保存下来的,一般我们出土的都是墓葬里保存很多水,要么就是在水井里出土的。”董文斌说。

 

  之所以产生如此高要求,主要一点就在于氧气带来的氧化作用。对此,考古人在发现了文物之后,并不能马上取出文物,而是要采取一系列的流程。“一般考古发掘发现了文物肯定是先不能动,都要记录,要拍照、测绘甚至还要三维测绘,不能直接取,要先经过文物保护手段,比如分类,怕光的要先避光,怕破碎的要准备盒子来装。”董文斌告诉记者,文物发掘有一套流程,还要填写标签,剧中所展现的流程相对简单。
  

 

  还原再现让文物活起来

 

  荧幕上的考古与田野中的考古有所不同,这是影视化的需要。也正是荧幕上一个个场景、一件件文物的呈现,让更多的人了解了文物,了解了考古人。

 

  1:1还原重建潘家园、玉器古玩与历史人物、文化知识密切相关。三河刘葫芦的来历、哥窑的盘子、唐伯虎的《李端端图》、徽宗汝窑残片等,向观众传达了古玩鉴赏知识,也传承了传统文化。与此前系列探险题材的影视剧不同,《黄金瞳》站在了盗墓的对立面,从考古人的视角展现发掘过程。

 

  对考古人而言,墓葬的盗掘是最让其感到心痛的事情。“发掘过程中发现被盗掘的墓葬总是感觉很心痛,盗墓在文物盗掘的同时也破坏了原来的组合和原来的墓葬结构。去年在曲阜杏坛学校的东周墓地发掘就是如此。”也正因如此,当墓葬遭遇破坏的时候考古人往往会对其进行抢救性发掘。

 

  除了发掘,剧中还出现了文物修复的场景,木胎掐丝、螺钿等场景在展现文物的同时,也因匠心呈现传递着文物保护的理念。播出之前,多家博物馆也以“博物馆给我一双黄金瞳”为话题,为剧中馆藏文物再现打call。

 

  “确认过眼神,是胸有成竹的人”的山东博物馆《郑板桥竹石图轴》、“爱菊的宝宝运气都不会太差”的湖北省博物馆元青花四爱图梅瓶、“宁可碎得出众,也不要美得雷同”的天津博物馆宋哥窑盘、“本以为是个青铜,没想到竟是个王者”的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双凤涡纹壁……语言风趣幽默,文物卖萌的同时也展现了“老古董”的活力。

 

  近年来文物以各种形式走红网络,观众对考古工作也越发好奇。对考古人而言,却是喜忧参半的事情。“大众对考古的热情很高涨,这是我们乐意看到的现象,但同时也有着担心。”董文斌坦言,电视剧中播放的取文物的场景,对观众也有一定的误导。

 

  “考古不是挖宝、也不是单纯找器物,很大程度上是研究古代人的生活,复原古代的场景,填补以前的历史。”“考古人以做资料、学术研究为主,真实的想法是记录原始的历史,借此判断墓的结构、原始的生活方式和习俗。”董文斌告诉记者,“影视剧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考古味道,同时进行了艺术化的加工和润色,希望能够增多一些文物保护、传承文化遗产的理念,让文物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