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与君“莫若相逢于江湖”

2019-3-23 8:23:37 来源:山东商报

        近段时间,新版《倚天屠龙记》的热播,《天龙八部》的杀青等,再度让武侠小说和金庸登上热搜。如同谈漫威超级英雄,必然要提斯坦·李一样,谈武侠作品,不能不提金庸。“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一代武侠泰斗金庸,为读者奉上诸多武侠经典作品,让一代代华人读者领略东方武侠世界的斑斓色彩,以及“侠之大者”的真谛。

 

  事实上,金庸除了武侠小说外,其他创作同样出彩。比如他的政论、散文、学术研究、剧本、述评等等。本月,金庸先生散文集《莫若相逢于江湖》正式在内地出版,邀请广大读者们与先生一起“论人生、谈历史、品文化”。日前,该书责编,长江文艺出版社编辑程华清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朱德蒙

 

  金庸散文造诣媲美武侠小说

 

  金庸(1924年3月10日―2018年10月30日),原名查良镛,当代著名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社会活动家,《明报》创办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香港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金庸是新派武侠小说最杰出的代表作家,被普遍誉为武侠小说作家的“泰山北斗”,更有金迷们尊称其为“金大侠”或“查大侠”。

 

  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开始,金庸共写武侠小说15部,1972年宣布封笔,开始修订工作。金庸先生博学多才、阅历丰富,曾获法国总统“荣誉军团骑士”勋章,英国牛津大学董事会成员及两所学院荣誉院士,多家大学名誉博士。2009年,获得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2010年,获得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提起金庸先生,读者率先想起的便是他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系列武侠小说。或者是他一手创办的《明报》等。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金庸也是一位情趣与理趣兼长,见解与想象并茂的散文名家。

 

  “人生,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逢。相遇不过一瞬,却一生回首,念念不忘。江湖中相逢偶遇,却注定奔向迥然不同的宿命。弹指红颜老,刹那芳华逝。最后此生与你,不过江湖相逢。”金庸散文创作,主要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跨越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多是发表于《大公报》《三剑楼随笔》的专栏文章,以及曾在《明报月刊》《中国民间艺术》等书刊上发表的文章,内容涵盖历史考古、诗词联谜、琴棋书画、电影京剧、中西文学、文化生活、旅游札记等等。《莫若相逢于江湖》一书,便收录金庸先生30余篇内地未发表的罕见散文、随笔作品。“金庸先生散文写得较少,但他对人生、文化、历史等博闻多识,却有着颇深的造诣。因此,本书文章就显得更加弥足珍贵。”程华清表示。

 

  “文学江湖”十八般“文”艺样样了得
 

 

 “小说主要是写人物,写感情,故事与环境只是表现人物与感情的手段,感情较有共同性,欢乐、悲哀、愤怒、惆怅、爱恋、憎恨等等,虽然强度、深度、层次、转换千变万化,但古今中外,大致上是差不多的。人的性格却每个人都不同,这就是所谓的个性。”在《莫若相逢于江湖》一书《韦小宝这小家伙》一文中,金庸写到。

 

  对于金庸散文作品,著名文学批评家黄子平评价:“金庸是武侠小说名家,但他在‘文学江湖’上,却是十八般‘文’艺样样了得。他写电影剧本,写影评、剧评、画评、乐评、舞评;他写游记,写围棋史话,文史札记;他写史论,考证之深与精令人惊叹。……围绕‘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创作谈’,或序或跋,或索引史料,或剖析人物,或与读者们交流,在我看来,都是金庸散文的精华部分,不容错过。然而,一如金迷们不满于查大侠太早挂印封笔,不写武侠小说,对金庸的散文随笔,你也会感叹说写得太少了。他对历史、对人生、对文化的深切理解和博闻多识,与他形诸文字的篇幅有点不成比例。不过你也说,正因为少,才弥足珍贵,可堪典藏。”

 

  其实,如要对金庸作品研究更进一步深入,在一定程度上应借助对金庸散文的研究。“知其散文而反观其人、反观其小说,视野会更加开阔,见解会更加全面,认识会更加深刻。”程华清表示,可以说,深入细致的解读金庸散文,对于金庸武侠小说的研究、对于金庸思想、人格及精神世界的理解与把握,会有更多的裨益和借鉴。

 

  对话

 

  再续金庸文章风采

 

  记者:能否谈谈金庸散文作品的特色?

 

  程华清:金庸先生挂印封笔较早,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写完最后一部武侠小说《鹿鼎记》后便正式宣布封笔。他的一生,出身清贵,学富五车,阅人无数,才识过人,同时他对历史、对人生、对文化有着深切理解和博闻多识。

 

  他的散文写的不多,非常稀少,因此显得弥足珍贵。他在散文中天上地下,无所不谈:金庸为明报常年撰写社论。熟悉历史,并无好古轻今,也不脱离现实,引用史实来论断批评,真是信手拈来,上下、古今、中外,旁征博引,了无凿痕。

 

  倪匡曾说,他的影评“但曾读过书的人,都说文笔委婉,见解清新,是一时之选”;冯其庸赞扬金庸的文字“千奇百怪集君肠,巨笔如椽挟雪霜”;《明报月刊》前总编辑董桥说“金庸笔下的一些个人漫谈、随意抒发己见的文字却最为引人入胜,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种氛围、一种场景……查先生文章与史识都上乘,以史论政,独步文林。”

 

  记者:金庸先生的散文作品与他的武侠小说有没有什么联系呢?

 

  程华清:金庸先生曾经最大的理想,是做一名外交家。他年轻时,大学上外交系,自学英语,关注国际新闻,去香港入《大公报》,后创办《明报》。金庸先生常年在《明报》发表社评、杂文,他每天一篇社论,写了几十年不间断。在《明报月刊》上发表过极少的散文作品。他说,除了妻子儿女,他最爱的就是新闻事业。金庸先生曾言:“写小说是副业,《明报》才是真正毕生事业和荣誉”。

 

  据说,早期他的小说创作纯粹一是出于商业目的,二是出于以小说养报的策略;所以,在访谈中、文章中,他屡屡都说,武侠小说是“娱乐性的庸俗读物”“无所谓的通俗小说”,不是“真正的文学著作”。

 

  记者:这些散文作品的收录过程能不能谈一下?

 

  程华清:约十年前,正值《明报月刊》创刊40周年,金庸先生与海内外多位知名学者在一次酒会上聊天时谈到,《明报月刊》 发表过很多海内外知名学者的优秀文章和作品,但是由于香港文化政策和内地不同,这些文章内地却看不到,金庸先生为此深表遗憾。遂经讨论大家赞成以图书形式在内地出版发行,这些沉积数十年的文字才得已在内地收集成册在内地出版。

 

  前些年也出版过一批,但后来由于市场销售不佳,中间有所中断。本次出版的图书是金庸先生生前和《明报月刊》 授权认可,《明报》50周年继续出版的《明报月刊》精华系列图书。其中就包含了一本金庸先生散文作品。

 

  记者:书中有没有收录一些比较罕见的金庸散文作品呢?

 

  程华清:由于香港和内地文化市场以及审查不同,金庸先生早年在《明报月刊》写的很多文章内地鲜少有传播。本次收录过程中,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到最新一期的《明报月刊》杂志,共计60余年的资料,超750多期的刊物,数千万字的资料中精心筛选选录很多内地罕见的散文,可以说是收录了金庸先生毕生散文精华作品。

 

  记者:能否请您推荐下?

 

  程华清: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作品是传统小说和新文学的综合,兼融两方面的长处,通俗而又洗练,传神而又优美。散文同样具有此特征,文笔委婉而优美,豪迈通俗而易懂,旁征博引,信手拈来。

 

  本书出版收录了金庸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报纸杂志散落发表的文章,多数是金庸对于武侠、人生、电影、艺术等各门艺术的鉴赏文字,以及历史随笔、出国游记、武侠小说的创作心得,和名家的对谈等呈现了金庸广泛的兴趣和游历。其文章观点鲜明,可读性很强。

 

  记者:除了小说、散文,先生还有一些别的体裁的文学作品吗?

 

  程华清:其他还有一些历史评论,电影、话剧、艺术、戏曲、歌舞鉴赏,以及对谈等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