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匠二代”的守候和展望

2019-3-27 11:28:23 来源:山东商报

     “聂家庄,朝南门,家家户户捏泥人”,在高密,泥塑曾是三绝艺术之一。然而时光荏苒,传统手艺受到冲击,这门家家户户流传的手艺只能“待字闺中”。2009年,90后小伙聂鹏放弃上大学成立泥塑作坊,这个别人眼中的“意外”一做就是近十年。


  作为“匠二代”,聂鹏要守住的不仅仅是父亲留下的技艺,还有昔日“一村一品”的工艺特色。正值春天,新的泥胚又开始晾晒,等待进一步加工。看着这些雏形,聂鹏的心里也有了新的展望。记者 许倩

 

 

一件泥塑作品需要重复拿起、放下的动作50次



  拿起、放下、决定


  拿起,放下,重复50遍。看似单调的节奏曾长期是这个名为聂家庄的生活重心。彼时,村里的人不会想到,昔日如此辉煌的技艺会被轻易的放下,成为过往。


  据聂氏族谱记载,聂家庄泥塑最早出现于明万历初年,过去农闲时几乎每家都会捏制各种泥玩意儿到周边村落销售。对于聂鹏而言,这是童年时期印象最深的一抹记忆。“我父亲就是聂家庄泥塑的传承人,小的时候村子里也有许多人家做泥塑。”聂鹏回忆,父亲一笔一画、挑灯制作泥塑的场景是他儿时最动人的回忆。“那个时候,村子里的人做好泥塑后都会拿到集市上摆摊去卖,看到泥塑就知道是我们聂家庄的手艺。”


  在聂鹏的记忆中,每年春天,几乎家家户户的老人都会晾泥胚,等待小麦播种以后的空闲来制作泥塑。“春天天气干燥,比较适合晾泥胚。小麦种完之后的农闲时间,做泥塑既可以打发时间,也可以等待过大年时到集市上售卖增加家庭的收入。”聂鹏说,受家庭环境的熏陶,自己从小就跟着学习了晾胚、烤制定型、上色的技艺。


  然而,随着聂鹏成长,儿时常见的手艺却逐渐消失,这个“意外”有些措手不及,也促使着他做了一个决定。2009年,聂鹏决定放弃考大学,成立泥塑作坊创业。


  对于全家人乃至全村人而言,这个决定都是意外的。“那时候村里还在做泥塑的只有12家,而且大多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聂鹏告诉记者,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冲动,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在我的观念中这是不能丢失的手艺,一定得留下来。”


  然而,身为省级传承人的父亲并不希望儿子走同样的道路。苦劝无用后,父亲将担忧转变为鼓励,期待聂鹏用年轻人的思维创作出一些新的东西,为泥塑增添活力。



  创新结合寻求新生


  “匠二代”的身份对聂鹏而言,是责任也是压力,传统的手艺如今活力消失,聂鹏首先要做的就是创新,创新形象,也改变包装。


  聂家庄泥塑最早的起源就是捏泥人,演变到今天渐渐变成单一的泥老虎,为了让聂家庄泥塑赢得更大的市场,聂鹏想到了重新创新、打造泥塑人物。


  在顺利完成两只巨型泥老虎的捏制后,聂鹏开始着手创作泥塑人物。“我先是从生活中耳熟能详的人物入手,像关公、孔子等。后来又不局限于单个的人物,又捏制了一组故事性人物《童年的回忆》,通过这些泥塑人物的创造,丰富聂家庄泥塑的题材。”


  随着泥塑题材的演变,传统的泥塑开始有了一些影响力,聂鹏的工作作坊也渐渐忙碌了起来,面对增长起来的订单,聂鹏有些力不从心。于是,他开始筹备将村民带动起来,全村一起干。


  面对此前已经被放下的手艺,村民们难免担忧。“大家最主要的担心还是怕没有销路,再有就是有的人做了几十年了,也不愿意做下去。”面对村民们的质疑和观望,聂鹏一家家地做工作。“到目前,总共有六家参与到我们泥塑作坊中来,和我们父子俩一起做。”


  按照以往,一个家庭每天的泥塑产出量只有几个,而聂鹏的作坊可以将每天的产量提升至50多个。效率提高了,问题很快也显露了出来。毕竟不是日常消费品,泥塑作品渐渐受到市场限制,如何拓展市场成为一个横在眼前的难题。不仅如此,大量泥塑的存放也成为一个难题。


  后来,对于作品销售渠道的思考成为了突破口。“我们村里传统的泥塑是没有包装的,或者是用简单的塑料袋包装。如果对外联系采购,我们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包装问题。”2010年,聂鹏开始重整旗鼓,在泥塑包装上做起文章。当时,聂鹏跑遍了高密的设计公司,终于做出了几款适合礼品和旅游纪念品的泥塑包装。



  走走停停路漫漫


  从2009年决心传承泥塑至今,十年的时间不长不短,对聂鹏而言,过程艰难,传承的路依然漫长。


  对当地人而言,这些司空见惯的泥塑不起眼,想要传承就要让外地人知道、了解聂家庄泥塑。近几年,聂鹏带着自己的作品奔走在全国各地,参与各种文化活动,打开市场也借鉴其他工艺的发展模式。


  “这几年去过的城市太多了,最开始只是小范围的,潍坊、济南、滨州等省内城市,后来又去过北京、广州等地。”聂鹏说,第一笔大订单就是从展会上挖掘到的,客户一次性向聂鹏订了3万多元的泥老虎。“这是创业路上的第一丝曙光,我觉得这个事得坚持下去。”聂鹏坚定地说。


  为让泥塑形态更加多元,更贴合大众审美,聂鹏又进行了尺寸上的创新。“传统的泥老虎高度都在10厘米左右,如今我们打造了更为巨型的泥老虎,大约在30厘米高左右,每一款都有不一样的趣味和造型,更有收藏价值。”聂鹏告诉记者,此外,自己还将泥塑与高密当地的剪纸、年画等工艺相结合,进行造型上的改变和创新。


  聂家庄泥塑的不断创新,也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中。2016年底,天津科技大学联系聂鹏,在学校创办了实践基地,定期与聂鹏的泥塑作坊进行交流。在此带动下,泥塑也走进了高密的校园,带动更多学生学习这门老手艺。让聂鹏感到欣慰的是,在进校园的过程中,泥塑获得了新生。“学生们以秋千、画册等多样的方式来呈现,赋予了泥塑新的活力。”


  将美术颜料替换过去的化工颜料,顺利解决了褪色问题;改变过去的简陋纸箱,设计出文化韵味浓厚的包装盒;引入几十种历史人物形象,极大扩展了泥塑的种类……这些年,泥塑在聂鹏的手下华丽再现。但聂鹏深知,这些还远远不够。


  令聂鹏惋惜的是,尽管有着非遗的光环,这些年来,没有一个本村青年加入聂家庄泥塑的传承。“我的想法就是希望把我们村的特色工艺传承下去,打造成‘一村一品’的特色,让我们的后代还能够见到这门手艺。”聂鹏告诉记者,传统的泥老虎是十二生肖中的一种,自己计划发动更多的村民参与进来,每家打造一个种类,形成十二生肖的特色泥塑。


  当然,这一步并不好走。如何让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个古老的行当、如何挖掘更多创新性的思维、如何更好地利用网络推广品牌……聂鹏将希望寄托于更广更远的“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