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鲁迅文学奖作家如何炼成

2019-3-9 9:54:04 来源:山东商报

        2018年8月,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在北京揭晓,山东作家取得历史性突破,许晨长篇报告文学《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第四极》)、夏立君散文集《时间的压力》、黄发有文学研究专著《中国当代文学传媒研究》3部作品获奖,王方晨短篇小说《大马士革剃刀》、高洪雷长篇报告文学《大写西域》、路也诗集《从今往后》、耿立散文集《向泥土敬礼》4部作品获提名,在全部70部获奖作品和提名作品中,山东作家共有7部,占总量的十分之一,于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名列第一。时隔多月,值春暖花开之际,三位鲁奖得主齐聚济南,一起讲述获奖背后的创作故事。 记者朱德蒙实习生钱胜美 伦晓瑜

 

  黄发有:思想境界的提升对作家很重要

 

  “在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评选中,山东文学有一个特别令人高兴的事情:全面开花,多种文体,都有亮点。”既是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亦是山东省作协主席的黄发有兴奋的表示,这充分显示了山东文学创作的深厚根基。他说,当下,能够深入生活,亲历创作的文学作品正在减少;对自己作品反复推敲,“十年磨一剑”的创作精神也在减少,“这些年,文学创作界盛行着一种‘过度追求创作数量,相对忽视作品质量’的风气。作家应该深入生活,走到生活的深处去,这样不仅可以增加生活的阅历,也可以提升自己的眼界。思想境界的提升对作家很重要,直接影响其艺术境界的提升。”

 

  “许晨为写作《第四极》,跟随科考队进入深海,在创作中度过了‘难熬、难得、难忘’的‘三难’经历。没有一个好的体质,想要潜入深海,是一个非常难以承受、煎熬的过程;但能够潜入深海,亲历文学创作过程,必然会有一个更大的收获,十分难得;当有这样一个经历之后,创作出《第四极》这部作品,更是一个非常难忘、非常美妙的体验。”黄发有表示,同样,一位写作者,除了深入一线,体验生活,还要沉得下心坐得住冷板凳,“这样才能拿得出真正的、优秀的文学作品。作家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有时会有这样的焦虑,在信息膨胀的年代,作家的名字好像不经常曝光,可能就被大众遗忘了。但另一方面,我们更不能为了追求曝光率,就对自己作品的质量放松要求。所以只有真正的能够沉下心来坐得住冷板凳,才能真正的拿出好的作品。”

 

  许晨:不要重复自己,更不要重复别人

 

  得知自己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时,许晨正在西太平洋上,为另一部海洋作品做准备。“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许晨说道,一位作家,写作的目的绝不是为获奖、拿金牌,“作家需要的只是好好地、扎扎实实地写出好的作品。如果你一心一意就是为了获奖去写作,那肯定写不好。”

 

  作为一位报告文学作家,许晨的文学创作始终扎根于第一线,去获得最真实的资料。为创作《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他跟随科考队远赴大西洋,“第一次出海时,我已经59岁。到船上的第一天,因为风狂浪大,我一下子就晕了。晕到什么程度?抱着马桶不撒手,非得把五脏六腑吐出来才好受。我们去的时候,计划是40天,但因为遇到三次台风,所以用了近两个月才回来。最后新鲜蔬菜等都吃没了,就只能吃干菜、咸菜。”虽然条件艰苦,但许晨也表示,从中也收获了不少乐趣,“我们常说,作家要深入生活,扎根于人民。有朋友开玩笑说‘你扎的最深了,都扎到大洋深海里去了’。其实我的创作感受就是,作家一定要不怕吃苦、敢冒风险,积极深入到生活第一线,只有掌握丰富翔实的第一手资料,获取当事人的真情实感,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此外,许晨补充道:“作家创作时还要注意突破原有的写作惯性,尽量不要重复自己,更不要重复别人,争取有所创新的表达。比如《第四极》,首先在结构上,我采取双线复式结构,单数章是我远洋科考队的亲身体验,这些章节完全像是一篇篇的散文;双数章则是从海洋文化角度介入,我们为什么要研制蛟龙号?为什么要进入深海大洋?以及怎么样进入等等。其次在书名上,取名‘第四极’是我参考了很多人的意见,我们的地球是椭圆形的,南极和北极号称世界的第一第二极地,最高峰珠穆朗玛是世界第三极地,那么相对来讲,深海就是世界的第四极地。这样的书名兼具创新性、文学性和思想性,而我也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第四极’。”

 

  夏立君:寂寞深阅读,独立深创作

 

  凭借散文集《时间的压力》,夏立君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这位当过中学语文教师、任职报社编辑的“低调”散文家表示,阅读与创作缺一不可,“这其中,‘阅读’又指三种阅历,即通常意义上的人生阅历、阅读的经历和阅读历史的阅历,即如何从历史中学习、借鉴。比如在创作《时间的压力》 时,我把李白的相关资料都摆在家中书桌旁,和窗台平齐,共四摞一两百本书。虽然我并非每本都细读,但有些肯定是要细读的,而且要反复地读。尤其是《李太白全集》,必须把它梳理的清楚明白,而这也就是深入阅读。所谓‘深入阅读’,也是让自己通过寂寞的深阅读生活去研究写作的过程。而深写作,则建立在深阅读基础上,深阅读未必能有深写作,但没有深阅读一定很难有深写作。深写作,则是我们必须写出自己的东西,说出其他人没有说出的话。”

 

  当然,为了能够写出自己的东西,说出自己的话,夏立君也放弃了很多。他说:“如果不能产生深写作,我会主动放弃。比如我把握不到的人物,如明末思想家李贽。原本我想把他放在全书最后做一个收尾,然而我读了半年,最后还是放弃了。此外,《时间的压力》中,当我写到第五个人物的时候,其实头一篇已放了三四年,一直没刊发。因为我投稿的读书类杂志的副主编要求我把它压缩到六千至八千字,我放弃了。按照这个字数要求,我认为会影响作品的完整性。”

 

  因工作等原因,年逾半百,夏立君才开始进入集中写作阶段。虽然也写小说,但夏立君对散文的用情用时更深,“我想50多岁了,总得写一部像样的散文作品吧,但我也给自己定了目标,这个散文集必须能陪着我一起喘气,喘几年不好说,但不能发表了就‘死’。我想我们正处在一个雄伟的、复杂的巨变时代,也是一个能够产生伟大作品的时代,我们作为搞创作的人,就应该不辜负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