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一个老人”的家

2019-4-14 8:04:07 来源:山东商报

         陈先生是一名80岁的老人,老家在贵州赤水。1963年,他被分配到济南工作,自此便在济南成家立业。陈先生的两个儿子各自组建了自己的家庭,隔上十天半个月孩子们便回家看看。

 

陈先生家中被打湿的墙壁已经发霉,他向本报求助解决这个问题。

陈先生拿出曾经捐赠作品的证书看,他说自己有这样的小成就很自豪。


  平时陈先生和老伴一起生活,两人互相照应。但是,由于老伴身体不好,陈先生除了照顾自己还需要照顾老伴。这对于陈先生来说,是一件比较吃力的事情。为此,前段时间,老伴为了减轻陈先生的“重担”,出院不久后便选择住进了养老院。陈先生说,他不愿意住进养老院,毕竟家里都是自己的心血,舍不得离开。

 

  近日,由于邻居家的卫生间管道漏水,陈先生家中的墙壁被打湿了。而且墙壁已经发霉。虽然陈先生多次尝试和邻居沟通,但是都没有解决问题。陈先生说,自己一个人在家,实在是无奈,不知该如何是好。最终陈先生选择拨打本报热线电话,向本报求助。文/图记者施娟

 

  发霉的墙壁

 

  陈先生家住济南市天桥区无影山路影山小区,今年80岁的他一个人住在家中。近日,陈先生很是苦恼。从3月10日开始,他家的墙壁每天都是湿的。时间长了,墙壁上湿的部分已经发霉,且掉落粉尘。陈先生说,打湿的墙壁挨着隔壁楼上邻居家的卫生间。由于邻居家的卫生间管道漏水,因此水渗到了自己家的墙壁上。虽然他多次和邻居沟通,但是此事并没有得到解决。陈先生担心,墙壁长时间被水浸泡后会影响房屋的质量,严重的情况下墙壁或许会塌陷。于是,陈先生向本报求助,希望能解决漏水的问题。

 

  4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陈先生家中,看到客厅和餐厅的墙壁各有一处是湿的。位于餐厅的天花板下方的墙角处的有一个长约3米、宽约半米的湿痕。周边是发黄的污渍。部分地方已经发霉。墙皮起皱,每天都有粉尘掉落。陈先生说,粉尘掉在下方的椅子上,他每天都要擦拭好几遍。墙壁上有一幅框起来的书法字,由于挨着打湿的墙壁,这幅字也难逃被打湿的命运。不仅如此,镜框里面也长出了绿色的霉。陈先生说,这幅字是他的一位朋友送给他的,一直挂在这个地方,自己也没法取下来。客厅里同样有一处被打湿的墙壁,相比于餐厅的“惨状”,这里倒显得“太平”许多,不过被打湿的部分也开始泛黄。

 

  陈先生告诉记者,这是一个老小区,自住进小区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清清楚楚记得,3月10日那天是墙壁打湿的第一天,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一直都是这样。”陈先生说,自己一个人在家生活,遇到这种问题,真不知道该找谁解决。

 

  退休后的爱好

 

  陈先生说平时他喜欢看报纸,“看报纸都看了十几二十年了,每天都看。”在他的书房里,记者看到柜子上摆放着一摞厚厚的“山东商报”,“我喜欢看商报,比较全面。”陈先生说,他只订了这一种报纸,每天都看,不过现在很多内容看完之后就忘了。

 

  除了看报纸之外,陈先生还喜欢看电视,“喜欢看新闻,了解当前都发生了什么。”这一点在陈先生雕刻的作品里有所体现。“我的作品大部分都是根据当年发生的大事件雕刻的。”

 

  1999年,退休后的陈先生搬到了现在的家,“这个房子是老小区,我在这里住了20年了。”陈先生告诉记者,他退休前在济南塑料十厂工作。退休后出于爱好,他一门心思钻进了石雕的世界。

 

  记者看到,在陈先生家的客厅和书房里到处摆放着他的石雕作品,每一个都写上了作品的名称和制作的时间。陈先生指着这些作品,一一进行介绍。“别看我年纪大啦,但是我能说得出来每一个作品的寓意。”陈先生笑着说道,很多作品都是根据当年发生的重大事件雕刻的,“意义都非常重大。”从1999年开始,陈先生开始做石雕,他告诉记者,“用这种石头做石雕,他是第一人。”

 


  老伴选择住进养老院

 

  陈先生告诉记者,之前他都和老伴一起生活,两人在家互相照应。但是,老伴的身体不太好。前段时间老伴在医院住院,出院后便去了养老院。“她选择住在养老院,说是怕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陈先生说,“我一个人还能照顾自己。”

 

  陈先生平时自己做饭吃,“也不大做饭,泡点老年人吃的奶粉什么的就够了,里面什么营养都有,一个人怎么着都行。”陈先生停顿了片刻说道,“我上面的牙齿都没有了,吃别的东西也嚼不烂。”随之,陈先生笑了笑,“你不会笑话我吧。”

 

  说到老伴去了养老院,陈先生说,自己理解老伴的心情,“我只能勉强照顾自己,她知道,她在家我会累一点。”陈先生说,他不想去养老院,“家里的一点一滴都是我的心血,我舍不得离开。”“一桌一柜都是自己置办的,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习惯了。”陈先生告诉记者,“家里自由一些。”

 

  想回老家看看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是贵州赤水人。1963年他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济南工作,那是他第一次来济南。自那之后,他在济南成家立业,落地生根。“我在济南工作,娶妻生子也都是在这里。”虽然在济南待了这么长时间,但是和陈先生的交流中能听得出来,他的口音还深深烙印着“家乡的味道”。尽管年纪大了,但是他说话依然条理清晰,吐字也比较清楚。为了让交谈对象听得更清楚,他特意加大了“音量”。

 

  他说,在济南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很想念老家。年轻的时候还能一年回去一两次,但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今年,他跟家人说,不管怎样都要回老家看看。但是,由于牙齿的原因,他没有能够回到老家。“那个时候,中间坏了好几颗牙齿,一说话就掉,医生说可以补牙,我就去补牙了。”后来,牙齿没有补好,陈先生也耽误了回老家的时间。

 

  近些年来,陈先生感叹身体不如从前,记忆力下降的很明显,“不服老是不行的,年纪大了,身体大不如从前,特别是容易忘事,“你刚刚跟我说的你姓什么来着,我现在就不记得了。”他摸了摸脑袋,嘀咕着,“待会用纸写下来吧。”

 

  在他的工作室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半成品”,“只有身子,没有头,还没有做完,以前每天都做十几个小时,现在不行啦。”陈先生说,“我还是会坚持,身体允许的话我会选择住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