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种族拉仇恨,语言可以成为暴力

2019-4-14 8:28:18 来源:山东商报

  族群之间的仇恨是有“瘾”的,一旦激发出来再让人放下,那就很难了。类似巴以之间的“世仇”已经到了双方领导层即便出现“鸽派”人物,也不免遭遇拉宾式被刺杀命运的地步。要想真正的放下,还是要看看那些刻意煽动仇恨的人,是不是还有发声的渠道。毕竟,语言也可以是一种暴力。

 

  联合国大会厅调暗灯光,随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第73届联大主席埃斯皮诺萨、卢旺达总统卡加梅等一同点燃联大讲台前的蜡烛,出席活动的各会员国代表也将席位上的仿真蜡烛“点亮”。

 

  这一幕场景,是纽约联合国总部12日举行的纪念卢旺达大屠杀25周年活动。在讲话中,古特雷斯除了缅怀大屠杀遇害者,还警告说,在世界上许多地方,仇外心理、种族主义和不容忍现象抬头,这是“危险的趋势”。埃斯皮诺萨则提出,应在教育中强化大屠杀带来的警示、教训,同时应加大力度打击仇恨言论和“视他人为非人”的行为。卡加梅表示,纪念是为了预防。

 

  1994年4月至7月,卢旺达图西和胡图两大部族发生大规模暴力冲突,共有70万至100万人惨遭屠戮,其中大部分遇难者为图西族人。

 

  卢旺达大屠杀,对于当下很多年轻人而言,可能觉得只是一起埋在历史尘埃里的事件了,即便偶尔听到,那也只是对于卢旺达这个地名和对于“百万人”这个数字的记忆,地名是不关联历史场景的,而数字也不表现那些不幸的面孔,没有具体的一个个充满惊恐、绝望和血腥的人,没有人体会到“卢旺达百万大屠杀”的血腥和惨烈。

 

  其实,说起来,人类的这次“至暗时刻”离我们也仅仅是25年之久,还算不上是历史,因为,拥有着惨痛记忆的亲历者们还在,充满创伤的那些地方还在,卢旺达的重建还在进行,而这其中由大屠杀所引发的恐怖、动乱、心理创伤等“后遗症”还在挥发它的后续效应。

 

  联合国对于“卢旺达事件”一年一度的纪念,绝对是一次“不能忘却纪念”,在这里,纪念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抚平创伤和警示后人,更在于让我们这些和平环境中的人,客观地看待眼下,看到“卢旺达屠杀”起源上的种族纷争,看到阶层倾轧的历史积怨,看到殖民主义的不负责任、看到土地和资源划分的不平等,甚至看到媒体在关键时刻的情绪煽动是多么的丧尽天良……

 

  在这里,犯罪的不仅仅是那些拿起刀枪棍棒、把绳子勒进同胞脖颈的赤贫者,这背后是一个集团或者系统的有组织犯罪,这才是最可怕的。而就目前的全球格局来看,恐怖主义,尤其是以有组织形式出现的,有境外军火集团助力的反政府武装,再就是政府控制的军队武装之间的对抗,真的是行走在罪恶的边缘。

 

  卢旺达的血腥气还没飘散,但是在某些角落里又开始刀光剑影了。所以,仇恨或种族矛盾,背后都有“煽动”的影子。

 

  在当前有限的政府安全治理体系下,在暴力手段空前多样、隐蔽且低成本的眼下,一个人完全可以放大一次悲剧。3月15日,在新西兰发生的震惊全球的枪击事件共造成50人死亡、50人受伤。两周后,官方悼念仪式在克赖斯特彻奇事发地努尔清真寺对面的海格丽公园举行。新西兰总理阿德恩用毛利语为仪式致辞:“世界陷入了极端主义不断更迭的恶性循环,我们谁都无法独自面对这个问题。新西兰是一个多样化的国家,人们应该通过语言、行动和日常善举让这里成为一个善良且富有同情心的地方。种族主义在这里不受欢迎。”新西兰官方的表态中,并没有出现“仇恨”和“报复”“打击”的字眼,有的更多是悲悼和警示,而参与悼念的人群中,也有很多人表现出这个国家的“国民成熟”,比如,有的人现场表示,虽然这次袭击主要针对穆斯林,但如果其他群体不为此发声,那类似悲剧未来可能还会重演,希望此次事件不会在新西兰煽动更多仇恨,而应触发更多爱与关怀。

 

  说到这里,就不免要提一下巴以冲突。有地缘政治研究学者提到,巴以冲突的不可调和,是因为两个民族对同一块土地提出了排他性的主权要求,尤其犹太移民定居点问题和耶路撒冷地位问题,这是巴以和平之路上的严重障碍。然而,在现实情况中,问题要复杂得多,其背后隐藏的历史根源,既有宗教的、文化的、民族的因素,更有某些大国干预的外部因素,各种因素互相影响、激化,最终形成了“煽动”的效果,使得巴以的民间仇恨达到了一个峰值。目前,在争端双方的族群里,呼吁“完全消灭对方”的个人和团体不在少数。巴勒斯坦文学理论家萨义德曾有这样悲天悯人的表述——“在过去,我不遗余力地为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权利与自决,但我始终不曾忘记犹太人民的现状和他们曾遭受的苦难,包括迫害和大屠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之间应该朝向一个共同的目标共同努力,即和平共处,而不是进一步的压迫和否定。”

 

  然而,族群之间的仇恨是有“瘾”的,一旦激发出来再让人放下,那就很难了。类似巴以之间的“世仇”已经到了双方领导层即便出现“鸽派”人物,也不免遭遇拉宾式被刺杀命运的地步。要想真正的放下,还是要看看那些刻意煽动仇恨的人,是不是还有发声的渠道。毕竟,语言,也可以是一种暴力——

 

  在电影《卢旺达饭店》中,那被政府控制的广播电台的声音至今仍然很刺耳:“亲爱的听众,每当有人问我为什么憎恨图西人,我就会说,看看我们的历史吧。图西人是比利时殖民者的走狗,他们偷走了我们胡图人的土地,还鞭挞我们。现在那些图西族叛乱者,他们又回来了。他们是蟑螂,是杀人犯。卢旺达是我们胡图人的土地,我们人口占多数,他们是一小撮叛乱者,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