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最高法原院长肖扬逝世

2019-4-20 7:55:13 来源:《法制日报》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我国政法战线的杰出领导人,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长肖扬同志,因病于2019年4月19日4时5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

 

        主导中国第一个反贪局创立

 

  肖扬,男,汉族,1938年8月生,广东河源人,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毕业,大学学历,中共第十五届、十六届中央委员,是新中国的第八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1962年1月,24岁的肖扬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法干校当教师,后回到家乡广东,到曲江县公安局任职。从1962年到1990年,肖扬在广东工作了28年,从县公安局的普通干部升至韶关市武江区党委书记,又从党政系统回归政法条线,在1983年履新广东省检察院副检察长,3年后转正。

 

  肖扬以大胆改革著称。1989年,肖扬担任广东省检察院检察长期间,他所主导的中国第一个反贪局在广东创立,引起海内外极大关注,肖扬也因此被称为反贪专家。据《中国检察官》披露,那年,在最高检组团访问新加坡的飞机上,刘复之(时任最高检检察长)和肖扬深入探讨了成立反贪专门机构的问题。当时,除了党内的纪检部门和行政系统的监察部门,检察院内部设有经济犯罪侦查科,不单单侦办国家公职人员的贪污贿赂案件,还负责其他经济犯罪案件的侦查起诉。

 

  刘复之对肖扬说,有人提出要取消检察院反贪污、贿赂的职能,交由大廉政委员会或者其他机构行使。他已向中央打了报告,明确提出检察机关要依法把反贪污受贿犯罪作为第一位的工作,得到了有关领导的首肯。刘复之提议,让肖扬在广东检察院内部搞一个反贪污贿赂的专门机构,香港的廉政公署模式可资借鉴。肖扬欣然应允并着手准备,并得到了广东省委的大力支持。

 

  反贪腐不能靠群众式运动

 

  1990年,52岁的肖扬进京履职,先后在最高检、司法部和最高法工作——1990年,肖扬履新最高检副检察长,1993年履新司法部部长,5年后(1998年)任最高法院院长,2008年卸任,王胜俊接棒(至2013年)。

 

  在新老院长交接时,肖扬动情地说,“在我任职届满,年已七十,身心健康的情况下卸任是值得喜庆和光荣的事情,我心情舒畅,十分欣慰。”

 

  在2013年有媒体称,“他是唯一一位在公检法司四个政法部门任职,并在检察院、法院和司法部担任重要职务的中央领导人。”

 

  在广东省检察机关正式建立反贪局后,肖扬就开始从立法角度思考反贪工作,筹备制定反贪法,到高检院任副检察长后, 肖扬更是把筹备制定反贪法放在反贪工作的突出位置来抓。

 

  2009年8月,卸任后的肖扬曾出版专著《反贪报告》,这既是我国高级领导干部比较全面地著书阐释反贪腐问题,也是肖扬个人的“处女作”。一个细节是,《反贪报告》有一个肖扬2009年7月写的1 .5万字的后记————《从审判的视角看60年的反贪轨迹》。

 

  他提到,新中国成立以来,反腐控制战略方针,经历了群众运动,从重从严,以严厉打击为主,最后发展到打防结合、预防为主、宽严相济、依法治贪的发展轨迹。肖扬表示,反贪腐必须走法制反贪腐之路,不能靠群众式运动。此外,他还建议重新组建国家反贪机构或完善在各级检察机关的反贪局。他还提到了新加坡等国家的“高薪养廉”的模式。

 

  “我是豁出来了”

 

  1998年3月和2003年3月,肖扬两次当选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法制日报》直陈,“这十年,应该是肖扬人生中最辉煌的十年,也是引发外界最多关注的十年。”

 

  上述媒体称,肖扬任内争议最大现在看来也是成效最大的改革,是下放26年死刑复核权的回归。

 

  2005年3月10日,肖扬说,对于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人民法院,法律已作出明确规定,《刑法》《刑事诉讼法》中都明确规定,死刑复核权由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据刑法学者赵秉志回忆,“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2005年11月18日至19日,在湖北省武汉市东湖宾馆召开的一次会议。”

 

  “11月18日晚上,最高法院主管刑事审判工作的副院长张军找到我,说肖扬要约我谈谈。我们一起来到肖院长的房间。谈了一会儿后,肖扬郑重地问我:‘秉志,你认为收回死刑复核权最终能不能成功?’我回答说:‘中央支持,各方面拥护,最高法院下定决心,肯定能成功!’”

 

  “你可知道,现在还有不少反对的声音,而且收回会有风险。”肖扬说。

 

  赵秉志回忆说,短暂的沉默后,肖扬说出了一句让我至今难忘的话,他斩钉截铁地对我们说:“我是豁出来了,最高法院也是豁出来了, 这件事一定要办成!”这句话,使我感到热血沸腾,也由衷地钦佩他。

 

  从一个山村少年,成为共和国首席大法官,肖扬带给中国司法的价值以及伴随的争议,交由历史去检验。

 

  “但是,作为法律人,我们感谢他。假以时日,五年,十年后,中国人都会感谢他。”一位法律人曾如是说。据《法制日报》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