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以这种方式"死而复生?你愿意吗?

2019-4-21 10:47:03 来源:山东商报

         美国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声称,他们通过实验发现猪脑细胞在死亡4个小时后又重现了活力,其脑循环和部分细胞功能再次被激活。但研究人员表示,这距离恢复诸如意识等完整的脑功能还相差甚远。


  “猪脑细胞被复活了”“人类离死而复生不远了”,一时间,国内外的朋友圈都炸开了锅。一些专家乐观地认为,这项发现为治疗脑部相关疾病带来了新希望,是人类研究中的一项巨大进步。但仍有不少专家为此担忧不已,他们认为死亡或被重新定义,这必然会引发伦理争议。记者 潘愈


  
  大脑死而复生?



  为了挑战“脑死亡是终结的”这一观点,在猪被宰杀的四小时后,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黑文的耶鲁大学研究人员们重新激活了猪的无实体大脑。


  17日出版的英国《自然》杂志中详细介绍了这次关于猪脑实验的相关细节。耶鲁大学研究人员将这些器官与一个泵入血液替代品的系统连接起来。这项技术恢复了一些关键性的功能,比如让细胞恢复了产生能量和清除废物的能力,并且帮助维持大脑的内部结构。“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对死亡的定义是非常简单明了的。”华盛顿西雅图艾伦脑科学研究所的总裁兼首席科学家克里斯托夫·科赫(Christof Koch)表示,“但现在我们得问问什么才是不可逆转的。”


  在大多数国家,当大脑活动停止或者心肺停止工作时,一个人在法律上就被认为是已经死亡了。大脑需要大量的血液、氧气和能量,如果没有这些重要的支持系统,哪怕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也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自20世纪初以来,科学家们就进行了一些实验,通过冷却大脑,并将血液或其他替代品泵入,使动物的大脑从心脏停止的那一刻起仍然保持着生命力。但是这些器官后来的功能如何还不清楚。


  而其他研究表明,在动物死亡很长时间后,从大脑中提取的细胞仍然可以进行一些正常的活动,诸如制造蛋白质。这让耶鲁大学的神经学家内纳德·塞斯坦(Nenad Sestan)产生了疑问:一个完整的大脑能在死后几个小时内复活吗?塞斯坦决定要找到答案——在他实验室附近有家屠宰场,32头猪被宰杀之后,塞斯坦利用它们的头来进行相关实验。



  实验刚刚起步



  塞斯坦的研究小组从头骨中取出了每一个大脑,并将其放入一个特殊的器皿中,然后将导管与这些器官相连接。在猪死亡4个小时之后,研究人员开始向大脑的静脉和动脉注入一种热的防腐剂溶液。被研究人员定名为BrainEx的这个实验系统,通过向脑细胞输送营养和氧气来模拟血液流动。


  研究小组使用的这种防腐溶液中还含有阻止神经元放电的化学物质,以保护神经元免受损伤,并防止大脑电活动的重新启动。尽管如此,科学家们在整个实验过程中还是监测到了大脑的电活动,所以一旦观测到器官有恢复知觉的迹象,他们就会随时准备着给这些器官注射麻醉剂。


  研究人员测试了大脑在6小时内的活动情况。他们发现,神经元和其他脑细胞已经重新启动了正常的代谢功能,如消耗糖和产生二氧化碳。单个细胞的结构和大脑的各个部分都被保存了下来,而控制大脑不接受营养和富氧溶液的细胞则崩溃了。当科学家们将电应用于处理过的大脑组织样本时,他们发现单个神经元仍然可以携带信号。


  但研究小组并未在整个大脑中看到协调的电子模式,而这些是恢复复杂的大脑活动,甚至意识的信号。研究人员说,重新启动大脑活动可能需要电击,或者将大脑长时间保存在溶液中,让细胞从缺氧状态下受到的损伤中恢复过来。塞斯坦表示,不可否认“我们的实验才刚刚起步,但是我们真的可以成功吗?”他补充说,BrainEx系统还远未准备好用于人类,尤其是因为如果不先将大脑从头盖骨中取出,则很难使用。



  重新定义死亡?



  然而,这种支持有知觉的、无实体器官技术发展的潜力,对动物和人类来说,在福祉上具有广泛的伦理意义。“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的监督机制,来担忧在一种非活体动物身上创造意识可能带来的相关伦理后果。”


  耶鲁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史蒂芬·莱瑟姆(Stephen Latham)曾与塞斯坦的团队合作过,他表示,在某些情况下,这样做或许合乎道德准则——比如,如果它能让科学家在器官上而不是人身上进行退行性脑疾病药物测试的话。


  考虑到器官所处的周遭环境与它本身的自然条件截然不同,监测一个体外大脑的意识可能会很困难。“我们可以想象大脑可以有意识的能力。”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研究濒死体验的神经学家乔治·马绍尔(George Mashour)表示,“但是在没有器官和周围刺激的情况下,思考这属于一种什么样的意识将是非常有趣的。”


  最新相关研究也就脑损伤和死亡是否是永久性的提出了质疑。兰斯·贝克尔(Lance Becker)是纽约曼哈塞特市芬斯坦医学研究所的急诊医学专家,他表示,许多医生认为即使是几分钟内没有氧气也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引发伦理争议



  但是这项猪的实验表明,即使在没有外界的支持下,大脑的存活时间可能比以前想象的要长很多。“(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这篇研究论文相当于在普遍认知中间投下了一枚手榴弹。”贝克尔还说,“我们可能大大低估了大脑的恢复能力。”


  这可能会对器官捐赠产生一些实际和伦理上的影响。在一些欧洲国家,面对因心脏病发而不能复苏的病患,急救人员有时会使用一种系统,就是通过向身体(而不是大脑)泵送含氧血液来保存器官以供移植。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凯斯西储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斯图尔特·扬纳(Stuart Youngner)表示,如果BrainEx等技术能够得到广泛应用,那么这种延长复苏窗口的能力,可能会降低合格器官捐赠者的数量。他补充说,“那些潜在的捐助者(甚至可能不是捐助者)与等待器官移植的人之间,存在着一种潜在的利益冲突。”


  同时,要创造一个没有身体的有意识大脑,科学家们和政府要面对法律和伦理上的困惑。“在这项研究上,还没有先驱的成功者。”科赫说,“法律可能需要不断地发展才能跟上。”


  科赫希望在任何研究人员试图诱导一个脱离肉体的大脑产生意识之前,能够进行更广泛的伦理讨论。“因为这是一大步。”他说,“一旦我们做到了,就不可能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