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美女“种田CEO”

2019-4-22 11:20:02 来源:山东商报

        这些年的发展,农村老龄化问题突出,今后“谁来种田”“怎么种田”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与此同时,受到生态环境和资源条件的“双重约束”、成本地板和价格天花板的“双重挤压”,农业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于是用职业的管理思维来经营农业,把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都严格管控,系统思考,综合运用现代化技术,实现收益最大化的农业经理人应运而生。在今年4月3日,人社部颁布了13个新职业,这其中就包括了农业经理人。


  胡冬梅2003年在东北财经大学经济系毕业,在广州的金融公司实习后,回到济南老家接过了父母的“锄头“,做起了农产专业合作社,采用订单制,将商业、营销、管理、互联网等知识综合运用,把洋葱、韭菜卖到了日本、菲律宾、俄罗斯等国家,带领周边农民的2000多亩土地,实现年收入500余万元,现在她被形象地称为“美女种田CEO”。文/图记者 宗兆洋

 

 

  4月份正是洋葱生长的关键时刻,胡冬梅抽出中午吃饭的时间,与技术员葛培利一起到农民的地头查看洋葱的长势



  放弃广州的工作回家“种地”


  面前的胡冬梅,深色的外套和简约的牛仔裤显得身材高挑,用她同事的话说就是既干练又漂亮。一说起合作社,胡冬梅的语气就变得严肃起来:“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农业经济合作组织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而用职业化的管理来经营农业更是必要的发展方向”。


  胡冬梅在1999年考上了东北财经大学的经济系,她毕业后,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再回到济南老家,“当时一门心思地想留在大连,当时我们济南的发展和大连还是有些差距的,我的很多同学也都留在了大连”。胡冬梅在那个时候有着对大城市的憧憬,于是她大学实习又去了广州。“但是每天爸妈都给我打电话,叫我回家接他们的活”。


  胡冬梅的爸妈就是济南市槐荫区田家庄人,在1993年的时候,去北京参加了一次“良种”大会,带回来一种新的洋葱品种。“当时试验了两年后,发现种植的很好,周边的邻居亲戚也开始学习种植”。


  胡冬梅考虑再三还是放弃了在广州的工作,回到了济南,“本来想着自己应该是白领,没想到自己还是回家‘种地’了”。


  她回到家的第一个工作是到车间去进行挑拣工作,“当时需要把洋葱残次品挑出去,我第一次干的就是这样的活,穿着胶靴,戴着手套,工作台上都是泥土,每天就是重复性的工作”。从高档的写字楼到“脏兮兮”的车间进行挑拣,胡冬梅不止一次想过放弃,“慢慢的也就适应了,自己心里想着既然选择了回来,那就一定要干好”。



  积压3000吨洋葱转变思路


  不只是挑拣工作,胡冬梅也被派到了地头,育苗、移植、浇水、施肥、打药,她一点点地去学习洋葱的种植方法,“这是管理农业合作社的‘基本功’,也是必须要熟悉的,只有真正地了解它的生长才能更好地营销它”,胡冬梅认真地说。


  在胡冬梅的农业合作社里,由合作社与农民签订合同,采用订单式,从发放种子到种植技术以及最后的收购,合作社全部承包,因为洋葱的质量高,品相好,从不愁销路,在2007年,合作社的种植面积扩大到5000多亩。


  而这一年的“扩张”却也使合作社亏损严重。“我们一直认为只要是质量高,就会一直有市场,结果在那一年我们突然发现洋葱卖不出去了,市场突然就饱和了”,胡冬梅赶紧与国内的市场联系,但洋葱仍然大量积压,“我们当时的工厂里,全部堆满了洋葱,保守估计也得有3000多吨,洋葱储存时间还短,当时特别着急”。最后胡冬梅将那一年的洋葱全部低价处理,合作社一个月就亏损了100多万。


  “因为我们是对合作社负责,对农民负责,因为是自下而上的一个订单模式,自由度不高,再加上当时对于市场的需求没有仔细调查研究,才导致了这样的后果”,胡冬梅自这以后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更加仔细地调查研究市场,根据市场的行情来决定一年的种植量和订单量。胡冬梅深刻地认识到“新农民”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她也对这份职业有了新的理解。



  小夫妻加入合作社存款百万


  洋葱在5月份收获,4月份正是洋葱地打药的关键时刻,也是洋葱的膨大期,这段时间对于洋葱的管理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今年的收成。胡冬梅在当天晚上还要去菲律宾谈合作,她抽出中午吃饭的时间,要到农民的地头看一看洋葱的长势。


  “这片地是王三义家的地,他家种了80亩的洋葱,长得不错……”胡冬梅边走边侃侃而谈,她对合作社的农民都非常熟悉,还在地头上碰到了合作社的技术员葛培利,“打四袋药就可以,千万要记得呀”,为了应付最近几天多变的天气,葛培利正奔波在各个农户的田地里交待注意事项。胡冬梅操着流利的济南方言加入他们的谈话中。


  “一年纯利润20多万,比出去打工强多了”一提到收入,王三义就笑得合不拢嘴,憨厚地一摸头,“多亏了胡老师、葛老师这些人,我们只管种就行,其他的都不用愁”。


  “王三义大哥跟着我们合作社已经十几年了,前几年得了脑梗,停了一年,我们平时也对他多照顾一些”,胡冬梅不时地俯下身去观察洋葱苗,“这几天都比较紧张,我们的技术员这几天都会盯在地头,随时观察洋葱的状态”。


  经过详细地了解后,胡冬梅放下了心,她要赶往另一片洋葱田。“前几年,有一对年轻的小夫妻也加入我们的合作社,两个人年轻肯下力包了100多亩地,昨天跟他们聊天,他们告诉我现在在银行有了100万存款”,她边说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