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令和时代来了

2019-4-2 11:01:26 来源:《新京报》

       日本政府4月1日发布新年号,定为“令和”。现任天皇定于4月30日退位,宣告“平成”时代结束。新年号自5月1日新天皇即位起施行。
  

 

  六选一
  

 

  1日上午9时30分,日本首相官邸召开年号恳谈会,就备选年号征求专家最终意见。经与国会众参两院议长商议、全体阁僚会议讨论,大约两个小时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召开记者会,发布新年号“令和”,白底黑字,毛笔书写,用木框装裱。

 

  新年号选定过程严格保密,所有参与专家和内阁成员上交手机,正式发布前与外界隔绝接触。

 

  日本政府3月14日正式委托多名专家提供新年号方案,提案者来自日本文学、汉文学、日本史学、东洋史学等领域。政府高层消息人士1日向共同社记者证实,当天讨论的年号最终备选方案共6个。

 

  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说,为避免凸显新年号与特定个人关联,不会公开“令和”由谁提议,同时不会公开其他5个备选年号。

 

4月1日,在日本东京,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日本的新年号“令和”。新华社发

4月1日,在日本大阪,人们拥抢报道新年号“令和”的报纸特刊。新华社发

 

  寓和平

 

  “令和”取自日本古典诗歌集《万叶集》中“初春令月,气淑风和”,吟咏梅花。“令月”意为吉月。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日身穿深紫色西装,就新年号发表讲话:“希望每一个日本人能够像严寒过后初春来临时盛开的梅花那样,带着对明天的希望,各自绽放精彩人生。”

 

  按照共同社的说法,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仍在使用年号的国家。

 

  日本首个年号“大化”始于公元645年,“令和”是第248个年号。日本年号所用汉字不多,从“大化”到“令和”,总共73个汉字,有重复使用。其中“永”字最多,29次。这是“令”字首次出现在年号中,“和”字是第20次,曾用于“昭和”“和铜”等年号。

 

  日本年号以往取自中国古代典籍,“令和”是首个出自日本古代典籍的年号。

 

  一名现年70岁的市民告诉日本广播协会(NHK)电视台记者:“平成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年代。和字给人以和平的印象,希望新的年代也能和平。”

 

  引热潮
  

 

  明治以来,日本天皇在位期间只用一个年号,在上一任天皇去世、新天皇登基时更换年号。现任天皇明仁将是日本近200年来首位在世时退位的天皇,令这次换年号不同寻常。

 

  新年号发布后,日本各大报纸发行号外,几分钟内分发一空。

 

  日本最大地图绘制企业ZEN-RIN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地名里没有‘令和’!”这条“推文”附上搜索结果截图,发现日本全国地名、车站名、设施名都没有“令和”。

 

  东京股票交易市场1日下午出现有趣景象。一些与“令和”有关的股票受到追捧,投资者一度大量买入日式料理店“梅花”和冰箱制造商“大和冷机工业”股票。

 

  广岛县福山市一家精密仪器制造商将电视画面中“令和”两字扫描进电脑,使用专门机器刻上水杯,新年号发布后不到3分钟,这款商品就在官网上出售。

 

  皇太子德仁定于5月1日继任天皇。日本将在当天进入“令和”时代。新华社专特稿

 

  链接

 

  日本前247个年号出自《尚书》的最多
  

 

  日本年号选定过程中非常重视汉字的出典。当年,日本政府公布“平成”年号时,称其出典是《尚书》的《大禹谟》,但由于原著失传,出处为后来的书籍引用文,多少有些缺憾。不少专家事后表示,《春秋左氏传》中有同样的内容,为什么不能说是出典于《春秋左氏传》呢?

 

  在日本从“大化”到“平成”的247个年号中,能够确认到出处的年号全部引用自中国的古典著作,共出自77部中国古代文献,这些文献半数以上是唐代之前的作品。

 

  其中,有36个年号出自《尚书》,27个出自《易经》,25个出自《文选》,24个出自《后汉书》,21个出自《汉书》,出自《晋书》和《旧唐书》的年号各有16个之多。

 

  比如,日本历史上非常著名的明治天皇的年号“明治”,就出自《易经·说卦传》中的“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盖取诸此也”。

 

  截至目前的“平成”,日本从7世纪“大化”年号以来总计使用过247个年号,而这些年号中使用的汉字只有72个。

 

  在这72个汉字中,使用频率最多的是“永”字,共使用过29次;其次是“天”和“元”,各使用过27次;接下来是“治”,21次;第五位是“应”,20次。而由这前5位汉字组成的年号共计115个,占全部年号的约46.6%。排名第6-10位的汉字是“正、文、和、长、安”。

 

  对于为何日本的年号中反复使用部分常用汉字,日本文字文化协会理事黑田信二郎表示,每个汉字的形成过程都有各种各样的背景,其中就包括了这个字本身的原义。在过去年号常用的汉字中,每个字都含有面向未来的意思,且具有平易近人的共同点。据《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