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如果没有阅读 就不可能有写作

2019-4-4 10:47:17 来源:山东商报

      4月7日10点,山东书城二楼,山东省首个高端精品文学论坛活动“大家文学现场”第10期演讲即将开始。当代作家,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双奖”得主,南京大学教授毕飞宇,将与广大作家、文学爱好者们分享“毕飞宇谈文学”。日前,本报记者专访毕飞宇。记者 朱德蒙

 

 

毕飞宇坦言他人生实践大部分都是靠阅读和写作来实现的



  和文学的关系从童年一直到现在



  记者:您与文学有什么特殊的缘分吗?是什么促使您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呢?


  毕飞宇:文学不是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它还是很日常的。每一个人,哪怕他只读过小学,他也会涉及文学。我想,每一个人和文学的关系都不特殊。我喜欢文学是自然而然的,我走上写作的道路也是自然而然的。我的幸运仅仅集中在一点,我没有中断,也没有放弃,我和文学的关系从童年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记者:每一位作家都致力于构建属于自己的文学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往往承载着一个写作者的所有梦想、体验与思考,并印记其生命独特的精神基因,您的文学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毕飞宇:所谓“自己的文学世界”是一个过于迷人的说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我相信每个人的家都是独特的。可是,如果你放开你的虚荣,你会发现,每个家其实也是很相似的,无非就是书房、客厅、卧室、厨房和卫生间,最多有一个院子。谁都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实际上我们做不到。文学强调个性,这个没有问题,但是文学也有它鬼魅的地方,不是你想独特你就可以。真正的独特,它有一条相当复杂的通道,首先是个性气质。一个人保持自己的个性气质有多难,去问一问生活,你就知道了。就个性气质而言,生活并不宽容,一个人活到50岁还能做自己,它并不容易。我并没有在建构自己的文学世界上花费太多的心思,相反,我努力做自己。生命的独特性有了,作品的独特性才有可能。


  记者:您曾在《苏北少年“堂吉诃德”》新书发布会上说,这本书虽写的是自己的童年,但却是您所有创作中最痛苦的一本。您的众多作品中,有您最痛苦的,那么有您最珍惜的吗?

  毕飞宇:写作的时候有没有痛苦?回答是一定的,我当然有。可是,换一个问法,你问我有没有快乐,我也有,也许更多。语言有它的通道,它的通道很多,在谈话的过程当中,许多时候我们只选择了一条。我认为这也没毛病。《苏北少年“堂吉诃德”》是非虚构,书里的每一章都是现实的。换句话说,我要处理的不是想象,是我的具体生活,这个自然就不一样。简单地说,我不能美化自己。写小说是“天知地知”,写“非虚构”则是“你知我知”,它不能由着自己,它需要更大的自制力。

 

  我们都是文学的分享者



  记者:您将经典阅读搬到大学课堂,带着同学们一起读经典,您也在一些采访中,多次提到阅读的重要性。能请您再谈谈关于阅读,尤其是经典阅读,对写作、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吗?


  毕飞宇:阅读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几乎用不着论证,如果需要,大概也就是在中国。中国人相信“奇迹”,相信“葵花宝典”,相信“天外飞仙”。嘴里头念一句口诀,然后,什么能耐都有了,我们痴迷于这个。西方有拳击,我们有“功夫”,可是除了我们有“功夫小说”以外,我没有读到西方的“拳击小说”,不要误会,我所说的不是以拳击作为题材的小说。我们喜欢升级打怪、祖传必杀技、秘笈,说到底就是魔幻一般的奇迹。一个作家,他从来不读书,然后他写了一部书,社会上就会出现“天才论”,这样的故事激动人心呐,它符合不劳而获的幻象,也符合一夜暴富的幻象。老实说,这只能说明我们这个民族还不成熟,我们还不具备生活所必备的理性精神。


  如果做一个调查,把全中国最好的那一部分作家都调查一遍,哪一个没有读过大量的经典?当然,才能有差异,我也不会说读的越多就一定写的越好,这话不通,但是最基本的阅读必须保证。没有阅读就不可能有写作,我经常拿余华做例子,因为大家都知道,余华没有读过大学,可是你知道余华读过多少书?我们该关心一下余华的阅读。


  记者:您的作品陪伴众多中文系大学生的成长,也促使很多人走上创作这条道路,可以说您是他们的“偶像”,您认可这个身份吗?相对的,面对在多元信息化社会成长起来的00后甚至更年轻的学子们,您觉得该保持这个身份吗?或者说,担当起怎样的一种使命呢?


  毕飞宇:我不是偶像,也没有使命。对我来说,使命是可笑的。我不是使者,哪里来的使命?我是一个骄傲的人,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任何人的使者,我有我的爱,我也有我的擅长,那就是写作。如果可能,我就做我所爱的事情,这就很好了。我也喜爱我的读者,说到底,我们只是文学的分享者,一根甘蔗,我们从不同的两头啃起,我们都珍惜手里的甘蔗,犯不着把哪一头的人看作偶像。还有什么比分享更好的呢?我看没有。



  山东文学很得上苍垂爱



  记者:您来山东,您对齐鲁大地的文化氛围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毕飞宇:任何人来到山东都会想起一句话,“造化钟神秀,齐鲁青未了。”山东的文学就是这样,它得到了上苍的垂爱,好作家一拨一拨的,真的是“青未了”。我在山东,有一大堆好朋友。可以这样说,在我们这一代的作家里,所有的山东作家我都很熟悉,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


  记者:能不能给热爱写作的青年人们一些建议?


  毕飞宇:我还是注重个人的成长,写作这件事,忙来忙去,最终还是要对自己有一个交代。你是越来越好了还是越来越糟了?写作的时间越长就越是在意这件事情。如何看待自己,这个问题似乎也无法回避。我是一个生活半径很小的人,人生的阅历也不丰富,所谓的人生实践大部分都是靠阅读和写作来实现的,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总要有一个说法,我就是希望自己的现在能比过去更好,除此,我们又能干些什么呢?




  作家简介:


  
  毕飞宇,中国当代作家,南京大学教授。著有《毕飞宇文集》九卷,代表作《哺乳期的女人》《青衣》《玉米》《平原》《推拿》等,小说讲稿《小说课》。曾获第一届、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第四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法国《世界报》文学奖。获颁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作品有几十个语种的译本在海外发行。《推拿》《青衣》《哺乳期的女人》等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作品。



  相关链接
  活动有惊喜

 

         拨打0531-88197627报名(工作日)的读者,可获赠惊喜小礼物(数量有限,先报名先得)。此外,我们还准备少量作家签名书,赠予现场参与提问互动环节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