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毕飞宇:比起创新,表达世界更重要

2019-4-8 11:07:12 来源:山东商报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除了各大景点,还有一个地方同样吸引大批市民驻足,这群市民有的是作家,有的是文学爱好者,有的是书迷,他们都是奔着一个主题而来,即聆听作家毕飞宇的“文学课”。4月7日,山东首个高端精品文学论坛大家文学现场第十期演讲在山东书城举行。当代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双奖”得主,南京大学教授毕飞宇亲临现场,与广大作家、文学爱好者分享“毕飞宇谈文学”。 文/图 记者 朱德蒙 实习生 伦晓瑜 钱胜美

 

 
  4月7日,山东首个高端精品文学论坛大家文学现场第十期演讲在山东书城举行,演讲嘉宾为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左),活动主持人、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掖平教授也与读者们分享了自己对毕飞宇及其作品的评价。


  更有意义的是聆听


  “大家文学现场”由山东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山东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王蒙、李存葆、李敬泽、贾平凹、张炜、吴义勤、陈晓明、彭学明、张清华、高兴、李掖平11位享誉国内外的中国最顶尖的文学大家担任专家顾问团,每月一期,拟邀请目前国内文坛最负盛名的作家、评论家、学者亲临济南,开讲文学人生。自2017年由当代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周大新作为首期演讲嘉宾开讲“作家能为人类的进步做什么”后,孙惠芬、胡学文、叶辛、何建明、王蒙、王跃文、彭学明、李敬泽8位国内外文坛久负盛名的大作家、评论家来到济南,与广大作家、文学爱好者分享他们与文学、与创作之间的故事。


  昨日,“大家文学现场”迎来第十期演讲嘉宾,当代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双奖”得主,南京大学教授毕飞宇。尽管是清明假期,很多人选择外出游玩,但在齐鲁大地,爱好文学的民众更多,当日活动现场不少慕名而来的读者,因场地座椅有限不得不站着听讲。现场,手拿四五本作家作品的读者实属普通。有几位读者,甚至拉着一个皮箱前来。记者了解到,他们是特意从外地赶来的读者,皮箱里带的全是因故无法前来现场的当地书友们收藏的毕飞宇的作品,“我提前一天就来了,作为代表帮他们把书签名带回去,因为大家太喜欢毕飞宇和他的作品了。毕飞宇的每部作品我都看过,他的人物心理描写十分细腻。尤其是《推拿》,我看了好几遍,书中的王大夫和小孔,他们两人的恋爱关系和心理描写,十分生动。对我们这些写作者来说,大作家的一次讲座,对我们日常的阅读和写作,都有很大的帮助。”


  此外,深受大学生喜爱的毕飞宇,更是吸引一众大学生前来聆听讲座。而且他们不仅认真听讲,还不时地将作家讲到的要点记录在笔记上。演讲结束后,他们与作家讨教写作经验与感受。一位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表示,在大学课堂上,他通过《小说课》这本书了解到了作家毕飞宇老师,“参加这次讲座,我想要了解更多的有关文学创作的知识。”



  思想是小说的骨骼


  演讲正式开始前,大家文学现场专家顾问团顾问之一,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文学评论家,山东省作协原副主席,也是本次活动主持人的李掖平教授,率先与读者们分享自己对毕飞宇及其作品的评价。她表示,自己特别喜欢毕飞宇的作品,尤其是他笔下的玉米、玉秀、玉秧三位女性形象,“她们已成为我在课堂上解剖中国当代女性形象的惯例。可以说,从创作至今,毕飞宇不断地传递给我们惊喜,他有非常独立、特殊的想象,又能特别内敛、沉稳的把自己的写作扎根在当下这片沃土上。他对于这个时代的躁动、不安,对于权力和人性的扭曲,高度敏感;他写农村写得特别诚实、丰厚,又鲜活感人;他写城市又特别能够捋着城市躁动的脉络和内在的机理往前走;他对于人性在善恶中的斡旋,对于人骨子里的罗曼蒂克的风情等,都能拿捏的特别精准、动人、令人感同身受,且回颜一笑。这是一种功夫,是睿智,更是才情。”


  “作为一位男性作家,在《玉米》中,毕飞宇能够设身处地的站到女性个体对抗命运的阵营中,去描画抗击命运的坚韧顽强和其中的无奈挫折;《推拿》中,他又以盲人推拿师为主人公,能够讲述他们所面对的种种挫折、无奈,并耐心的去捡拾、呈现盲人推拿师身上闪烁着的自尊自爱,追梦的勇敢和理想……他明确地把自己放在了受限制的范围中,让自己不断贴近于笔下人物的生活和人生,去探究、呈现笔下的生活世界。”李掖平说道。


  作为享誉中国文坛,乃至世界文坛的当代中国著名作家,毕飞宇的演讲,正是契合了自身的写作经验,从小说创作、作家思想对小说来说意味着什么、小说中的自由等方方面面,与现场读者展开对话。他强调,我们的小说创作要有一个思想内核,并以作品为例,强调“思想”是小说的骨骼,“一个作家一定要把骨骼放在皮肤、血、肉的内部,才能对得起读者。”



  作家用语言表达世界


  一场精彩演讲结束后,毕飞宇与读者进行面对面交流。现场多位读者向作家提出自己在创作中遇到的困惑和疑点。


  “文学创新”是很多写作者在创作时会考虑的一个问题,也是众多热爱写作的文学爱好者们关注的焦点。然而,谈起“文学创新”这个话题时,毕飞宇却给出一个“新奇”的观点,他认为:“文学创作中所谓的创新,都具有谎言的性质。文学创作是不存在所谓的创新的,只不过是某种元素被重新用了一次而已。作家如果怀揣了一个创新的梦,我认为这可能是危险的。你如果始终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创新,我一定要用别人没有用过的方法去表达这个世界,这可能不是最好的一个想法。”在毕飞宇看来,作家不该执着于“创新”,反而要去全心全意地表达这个世界,在表达世界时进行的创新才是更加可贵的。


  在作家毕飞宇的身上,有着很多的标签,其中一个便是“中国刻画女性心理最好的作家”。现场,有读者提问“为何如此了解女性心理”时,毕飞宇幽默表示,自己多次强调不存在写男性最好,还是写女性最好,或者写老头子最好的作家这个说法,“这些都是人物。作家要写好人物,他的性别是男的还是女的,你不用管。写好一个人物,关键在于作家的想象力。当你坐在书房里静下心来的时候,你要去跟你的人物建构起关键关系的时候,你能不能建构的起来,这个才是关键。”


  “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它的语言一定是生动形象的,让读者能够产生共鸣。”毕飞宇解释,“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你的表达最后能够找到一个恰当的语言去呈现它,你的语言和你内心所看到的、所感受的东西能够搭配,最后通过这些词语、句子、章节,把你的那些东西固定在那儿,读者可以通过这些语言去生成他自己的阅读世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紧接着,毕飞宇举例,在其心中,王安忆在这方面是个具有典范意义的作家,“我在10年前就曾说过一句话,王安忆的作品中几乎没用错过一个词。这是非常高的一个评价,因为你总能觉得她的用词是那么的恰如其分。”


  当然,作家创作时该如何更好的表达思想性?对此,毕飞宇表示,无论小说创作,还是散文、诗歌的创作,自己对它们最大的体会,不是小说、散文里面有什么规律,而是写作者的伦理问题,“当我作为一个读者在阅读一部小说时,我能够在思想上有一个提升,在感性和理性两个层面上都获得一种快感,这个作家和他的作品就是成功的。以喝酒为例,比如在一个酒席上,你不能自己一个人喝了酒后,抓着对方一个劲儿的说,把自己说痛快了,获得了一种言说的快感,但听的人却遭了罪。这样,你就不是一位好作家。好的作家,他应该是这样的,他喝得少,读者却喝得多,他要留一些东西交给读者去自己体会、发现。作家要把这种情感处理好,把情绪的迸发点留给读者们,总之,一位作家的思想该是理性的,而不是比读者先被自己感动的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