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吾问西东》绘就时代新声——著名画家韦辛夷创作谈

2019-4-8 11:11:21 来源:山东商报

      《吾问西东》是韦辛夷先生继《闯关东》《稷下学宫》后的又一幅震撼人心的代表性大创作,整幅作品以拉斐尔《雅典学院》为母本,以中国笔墨语言的表现方式,将东西方文化经典完美纳入了同一画面之中,这是灵感的聚集与爆发,这是新思维、新观念所表达的一种新境界。日前本刊记者专访韦辛夷先生,与大家一起聆听《吾问西东》的解读。

 

 


  韦辛夷1956年生于山东济南。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擅长中国人物画,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1992年深造于中国美术学院刘国辉教授工作室,为首届中国人物画高级研修班成员。曾任第四届、第五届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 第五届、第六届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第五届、第六届济南市美术家协会主席。现为山东省美术家协会顾问,济南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山东书画学会副会长,济南终身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代表作有《鸿蒙初辟》《蓄须明志》《马陵道》《灵山法会图》《在那个夏天》《小岗村之夜》《广陵散》《怀沙》《好日子》《拯救希望》《大地之子》《闯关东》《拾荒者》《苟坝的马灯》《稷下学宫》《鞌之战》《腊月二十三》等。其创作风格凝重奇谲,具感染力和人文内涵。被誉为“融古今中外于一体,得诗文史舆之四味”的实力派画家。其水墨小品恬淡隽秀、意韵悠长。曾多次出访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韩国、埃及、越南等国家进行艺术考察交流活动。出版美术专著《占有空间·韦辛夷水墨人物画创作心迹》《当代中国画精品集·韦辛夷》《金手指美术自学丛书·写意人物》《写意古装人物·仕女篇》《写意古装人物·钟馗篇》《中国画名家丛书人物名家·韦辛夷》《名家·韦辛夷画高士》。出版文集《提篮小卖集》《担水劈柴集》《我看可以》。


  记者:《吾问西东》的创作历时一年半时间,您对每一幅大创作都是追求精益求精,要求紧扣时代脉搏,您是怎么把握时代与艺术的关系的?您感觉我们这个时代总色调是怎样的?


  韦辛夷:一个人,一个文学家、艺术家是不可能脱离他所处的时代的,他们的作品也必然打上他们所处时代的烙印。李白有李白的时代,李清照有李清照的时代,曹雪芹有曹雪芹的时代,同样的,我们当代文学家、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也必然有我们当下时代的印记。就美术来说,时代永远是美术作品的底色和背景,美术作品永远是时代的映射和寄托。我想如果用色彩来形容我们的时代,我认为应该是生机盎然的绿色,是春天的颜色,光明灿烂而又清澈皎洁,这是一个充满勃勃生机的时代。


  记者:做为艺术家应该怎样去适应这个时代,表现这个时代?


  韦辛夷:与时代同步伐、记录时代,这是第一层面的要求; 发扬和传播时代精神,这是第二层面的要求;第三个层面是引领时代——能做到引领时代,才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至高要求。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记录时代是艺术家的责任,以优秀的作品发扬和传播时代精神是艺术家的追求,引领时代新风尚更是艺术家们的使命。在文化大繁荣的背景下,没有相应的作品来呼应,没有敏感地把握时代脉搏,没有创作出与时代相谐振的宏伟作品,那是艺术家的失职和缺位。推动文化繁荣与时代发展的根本,还是要创作出无愧于伟大民族和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为国家和民族培根铸魂贡献力量。


  举个例子来说,硬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今年春节期间“大火”,就是时代发展在文艺上的反映。该小说20多年前就面世了,为什么那时候没有拍成电影?而恰恰是我国国力增强了,在探测器飞到月球背面的时刻电影出来了,才引起轰动的效应,这就是眼前的一个文艺作品与时代相结合的好例子。这说明只有当政治、经济、科技、文化都达到一定的高度时,才能激发艺术家们创作出更高级的作品,才能成为时代的记录者、传播者、引领者。


  记者:《吾问西东》是您一年半以来的精心之作,这个创作构思是如何产生的


  韦辛夷:这件作品也是时代的产物,也是时代到了此阶段后在美术上的映射。


  五年前我在全力创作《稷下学宫》时,就研究了大量的史籍资料。发现了在古希腊也有一个类似的学术机构,叫雅典学院,也叫柏拉图学院,与我国的稷下学宫几乎是同时期,仅相差13年时间,这引起了我的兴趣。又研究知道了“轴心时代”,有一位叫雅思贝尔斯的德国哲学家,在一本叫《历史的起源与目标》的书中就谈到了公元前600年至前300年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当时古代希腊、古代中国、古代印度等文明都产生了伟大的思想家。在北纬30度上下,不同的地域,在没有交集的情况下,出现了一批时代的巨人,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孔子、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并且一直影响着人类生活。细研这段历史后,我突发奇想:能不能把这两个如此相似的东西方文化机构画到一起?并置起来,实现跨时空跨地域的对话?可能会有点意思,此时拉斐尔的经典巨制《雅典学院》便自然而然地闪现在我脑海中。有了这个念头,我很兴奋,500年前文艺复兴的代表性作品,500年后如何重新解构?如何以中国传统笔墨嫁接起东西方文化元素?这的确是艺术创作的巨大挑战,好在我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想一想”的阶段,而是行动了,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搞出了这件作品。


  记者:我们衡量一幅作品是否能够打动人,首先是作品的主题,或者说是这件作品中表达的一种观念,一种思考,一种情绪,是否抓住了读者的心。其次是技法的高超,看作品是否能传达充分的艺术审美理念,让人们看过之后能否过目不忘并从中获得启迪和愉悦,应该说这才是创作的真正目的。您在《吾问西东》中,让东西方先贤穿越隔空对话,展现东西方文化相互交融,再次叩问东西方文化经典在新时代的影响,让人们的思维伸向历史深处,请问您在画面中还表达着哪些思考?


  韦辛夷:除了您已经提到的特征外,我的考虑还有:一是文化自信,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三是东西方文化的共生共荣。柏拉图与孔子并肩而行侃侃而谈,是向人们隐喻东西方文化既是独立的体系,同时也是一种互补的关系。以雅典学院为代表的西方文化更注重思辨的领域,对几何学、逻辑学、数学、哲学,抽象的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给西方文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东方文化则是传达了关注现实的思辨理念,面对现实世界遇到问题如何处理?儒家有自己的药方,道家、墨家、法家、兵家,包括佛家都有自己不同的处理方式,同时关注人的内省和行为规范。西方文化更多的是一种演绎法,是从下往上看,形成学科。我们东方文化则是归纳法,从上往下看,统领诸物。两种文化的互补和交融才会让全球人类文明发展更加美好。


  从美术的角度来说,东西方理念也是互补的,是照片和底片的关系。比如说西方绘画中更多的是强调“面”的概念,中国画则强调的是“线”。再者,西画中讲究光影,中国绘画领域不讲究光影等等,恰恰是因为有这些不同的理念,世界才更有意思。这也是稷下学宫和雅典学院给我们的启示。


  记者:《吾问西东》是一幅思考之画,也是一幅理念之画,不能用一般的绘画模式来界定,它是站在中国文化史上来审视中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与共存。这幅作品中东西方文化元素共同展现,不仅仅有代表性的人物,还包括各种物象,以及各种技法的表现,这也是您对丰富新时期人物画水墨语言做出的努力。


  韦辛夷:当有了创作想法之后,最难的还是实现创作的意图。在整幅作品的结构处理上,在确定以《雅典学院》为母本来创作后,西方文明确定是以柏拉图为首,参照母本再选定主要代表性人物。而我们华夏五千年文明怎么表现,如何表现,这才是重点难点。美术就是美术,它是靠图式来表达主题,展现立意,而不是靠名词罗列,必须有具体的形象出现。在人物的选择上,我想儒、释、道、墨、法、兵的先贤们大致能代表东方文化。除此之外,中国厅堂的斗拱结构、龙柱、窗棂纹样、三星堆文化、兵马俑、四灵辅首、敦煌壁画、沂南画像石、窃曲纹样、伏羲女娲、大禹治水、仓颉造字、青铜羊尊等等经典文化符号都吸收到作品中,为此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做了大量功课,比如右下角拿着狮子的僧人,用的就是法藏法师给武则天讲经的典故。讲到整幅作品的技法层面,其中人物画技法就用了三种,是型墨法、线墨法、排线法交替使用,穹拱弯用的是排点法,而西式建筑用了明暗凹凸法,还有淡墨积点法等等,以多种技法强调我们中国笔墨中“写”的概念。


  通过这次创作我认识到,我们对中国文化的探索远远不够,比如宣纸吧,通过我的实践发现这一张宣纸不光能“逸笔草草”地画“文人画”,它还能塑造,能再现质感,比如《吾问西东》中有青铜器、有木质窗棂、有翡翠、大理石、画像石、竹简、有丝绸……这些质感完全可以用中国画技法体现出来。以前总是认为中国画表现的是意象,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排斥西画理念,认为素描把中国画给搞坏了,实际上是没有从更高的境界把两者融合在一起,是我们下的功夫不够,素描的确是好东西,它提高了我们的造型能力。对于中国画的宣纸,我们远没有研究和发掘透彻,它完全可以有更大的承载能力,这又是老祖宗给我们后人留下的好东西,这也是用中国画来解读东西方文化融合并共荣共生的具体范例。


  记者:这幅创作不仅是您在对东西方文化的一次叩问,同时也包含了许多耐人寻味的命题和话题,您是如何解读?


  韦辛夷:说来也巧,明年就是拉斐尔大师逝世500周年,也是中国、意大利建交50周年,我以这样的方式向大师致敬!向所有古今中外大师致敬!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文艺界和社科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时讲到,一切有价值、有意义的文艺创作和学术研究都应该反映现实、观照现实,都应该有利于解决现实问题,回答现实课题。做为文艺工作者,我们应该努力提高自身修养,丰厚学识。勇于回答和解读新时代,在立足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重新审视东西方文化历史和精髓,在创作中不断探索,不断完善,将精品奉献社会,奉献给伟大的时代。谢谢!记者 傅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