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我养你长大 你让我重生

2019-5-13 10:10:40 来源:山东商报
        韩秋(化名)与莹莹(化名)的缘分始于2013年的冬天。一次偶然,韩秋在一家福利院门口发现了被裹在被窝里的莹莹。那时候莹莹很小,看起来才十几天大。凌晨2点多,天气很冷,莹莹在被子里哭着,哭声像小猫一样。韩秋看着这个小生命心生同情,于是将莹莹抱回了家。

 

莹莹给韩秋解释照片中的内容

 

  一转眼,5年半的时间过去了,韩秋一人将莹莹拉扯大。今年韩秋61岁,莹莹5岁半。莹莹叫韩秋“奶奶”。随着年纪的增长,莹莹到了上学的年纪,但是由于办理不了户口和领养关系,莹莹无法如期上学。这成了韩秋心中的一个结。文/图记者 施娟

 

 

  “娘俩”

 

 

  韩秋是济南市民。5月12日,记者来到韩秋的家中。韩秋居住的是平房,看得出来,房子“上了年纪”。两扇破旧的木质大门上挂着一把生锈的锁链,门上青绿色的油漆所剩无几。门的下方也因破烂而露出一个大洞。透过门里的缝隙,记者看到,门后是一个院子。据韩秋介绍,这个房子很老了,是她父亲以前工作单位分配的房子。“我从12岁半开始就住到了这个地方,再有一年就住了50年了。”现在,这间房子只有她和莹莹住着。

 

 

  见到韩秋的时候是下午1点左右,她正理完发回来。韩秋穿着一件带花的黑色短袖,戴着一副眼镜,提着一个西瓜,弯着腰走在后面,莹莹扎着两个小辫子,推着小推车,一蹦一跳走在前面。在聊天中,记者听到,莹莹叫韩秋为奶奶。但是韩秋说起她和莹莹的时候,总是称为“娘俩”。“我们娘俩睡这屋,也没别人,就我们娘俩在这住着。”

 

 

  韩秋今年60多岁了,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如以前了。“自己生病没事,只要她健健康康的就好。”韩秋说,平时莹莹也比较听话,但也有调皮的时候,“有的时候也会和我对着来。”不过,莹莹在韩秋的心中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很多事情我不懂,还得她告诉我。”韩秋说,莹莹很活泼,“小脑瓜子也很聪明。”

 

 

  一人拉扯大孩子

  

 

  在韩秋的心中,和莹莹的相遇或许是天意,也或许是缘分。2013年11月26日晚上,韩秋和平常一样睡不着觉。凌晨2点,她起床后从家里走了出来,漫无目的地走到外面“散散心”。韩秋说,那天晚上天气很冷,没有下雪也没有下雨,她像往常一样走在路上。大概走了20分钟左右,韩秋突然听到什么声音。一开始,她以为是小猫的叫声。但是,她顺着声音走过去之后,发现这声音并非猫叫。

 

 

  走到一家福利院的门口时,韩秋停了下来。“我在福利院门口看到一个小被窝,里面有一个婴儿,看起来才十几天大,这声音就是婴儿的哭声。”韩秋说,当时婴儿只穿着一件褂子,外面包着一个被子。天气寒冷,韩秋怕把孩子冻坏了,她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其他人。于是,她把婴儿抱了起来。“我也没多想,就觉得这个小生命挺可怜的。”韩秋说,她把孩子直接抱回了家。

 

 

  一个人带着孩子,韩秋外出不方便。有的时候趁孩子睡着了,她就出去买点吃的,有的时候实在走不开,她就让邻居给她带吃的回来。“给她喂奶,买吃的,吃喝拉撒都得我来,得闲的时候还要洗衣服。”当记者问到,一个人将孩子拉扯大是否累的时候,韩秋停顿了片刻说道:“也说不上累,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过来了,但是我愿意养她。”看着正在一旁吃西瓜的莹莹,韩秋笑了笑,“这孩子能吃。”

 

 

  “她带给我重生的希望”

  

 

  一说到莹莹,韩秋眼中似乎总是带着光,而这种光背后的感情是由内而发,真情流露的。“要不是她,我可能走不到今天。”韩秋说,在遇到莹莹之前,她正经历着她一生中最艰难、最伤心的日子。

 

 

  韩秋告诉记者,她年轻的时候在济南一家工厂工作。结婚后的她也有一个孩子。但是,在她32岁的时候,她离了婚,并且一人带着6岁大的孩子。后来,工厂倒闭。她下岗后以卖报纸杂志谋生。韩秋说,她卖了十年的报纸杂志,希望能凭借一己之力给孩子提供帮助。但是,命运总是始料未及。2012年11月份,韩秋的父亲去世。而就在她父亲去世当天,她的孩子也失踪了。28天后,她收到了噩耗——孩子去世了。回忆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韩秋哭得泣不成声。那段时间韩秋每天以泪洗面,甚至一夜之间白了头。“这样的打击真的是太大了,每天晚上我都睡不着觉,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韩秋说,“我失去了生活的意义。”

 

 

  直到莹莹出现在了她的生命中,韩秋的生活自此有了改变。韩秋给莹莹取了名字,每天照顾着这个“意外降临”的小生命。莹莹一天天长大,韩秋内心的伤一天天减轻。韩秋说,自从照顾莹莹以来,她的精力被莹莹占据了一大半。自那晚之后,韩秋再也没有凌晨外出了。“养了她之后,我才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韩秋说,“这孩子是上天送给我的巨大安慰和补偿,让我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

 

 

  孩子上学遇难题

  

 

  一转眼,5年半的时间过去了,莹莹5岁半了。韩秋告诉记者,“我也不知道她具体是哪一天生日,她现在的年纪是我把她抱回来的那天算起的。”莹莹虽然叫韩秋为奶奶,但是在韩秋的心中,莹莹就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

 

 

  现在,莹莹在幼儿园上中班。韩秋说,当时她和幼儿园的老师说明了莹莹的情况后才得以上学,“上幼儿园已经两年半的时间了,每个月的上学费用是800多块钱。”韩秋说,她每个月有两千多块钱的退休金,“我们两个人生活不成问题。”自从莹莹上了幼儿园,韩秋的手机也从老年机换成了智能手机,“一是方便联系,再者老师有的时候从手机上布置作业。”换成智能手机之后,莹莹成了“小老师”,韩秋遇到不会使用的功能时,莹莹便教她使用。

 

 

  韩秋翻出手机相册,她给记者看莹莹出去游玩时拍的照片,“这是在幼儿园表演节目时拍的,这是在威海拍的,这是在蓬莱拍的,这是在上海拍的。”韩秋笑着说,都是些不远的地方,“趁着还能走,带着她出去看看。”记者看到,照片中的莹莹笑容灿烂,表情搞怪,虽然照片拍得不够清晰,但是看得出来莹莹很开心。

 

 

  如今5岁半的莹莹即将到法定的上学年纪了,但是由于没有办理户口也没有办理领养证,莹莹将无法“如期”上学。韩秋说,她愿意承担一切,只希望不影响孩子上学,不耽误孩子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