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温文尔雅有真味 张庆三书法赏析

2019-5-13 11:10:38 来源:山东商报

         张庆三,山东济南人,1962年出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国际艺术中心书法研究院院长、中国北方画院副院长。

 

  少年时期开始习书,由二王入手,楷书对王、欧、颜、柳、赵及魏碑都有深入的学习与研究,后遍临所有名碑与法帖。习书过程中,张庆三先生坚持先专后丰,将一种书体吃透写熟,打下坚实的基本功底,然后拓展其他书体,逐一精研,最终融会贯通,百变随心,逐渐形成端庄不失秀丽、豪放兼具雅趣的书风。

 

  只有艺术上的集大成者方能实现艺术之卓绝,从小楷的笔法变化到大楷的唐魏结合,从微小行草到榜书狂草,从书法实践到书法理论,无不潜心钻研。这样一个涉猎广博的人,若能浸淫书法逾四十年笔耕不缀,墨海翰泳,那他定能在孔子所谓“游于艺”“玩索而有得”之乐里徜徉了。

 

灵智常安以悟道对联

唐·崔液诗

隶书变体兰亭序

 

  通达艺术庙堂的路径是相同的,古之成大事者必须有自甘寂寞的毅力、广博的学识、谦逊善纳的心性,才能使作品富有超逸绝俗之趣。张庆三选择传统为切入点,在历史的遗存中不断寻求可以和自己心灵相感的“血脉”,每每心无旁鹜,一以贯之。今人往往对临帖习楷浅尝辄止,只求别出心裁,钻营新奇。张庆三的书法,并没有陈陈相因某一门某一派,而是倾注生命力的表现,“入古出新”,化为自家风貌。他时常浸淫在遑遑《中国古代书论》体系中沉思静想,倾听先贤智者的低吟;在北魏故都的残垣断壁中踯躅独行,感受历史的脉搏;于层层玄虚的书法迷雾中抽丝剥茧,体悟书法表达的最佳具象,精心打磨自己作品的内在特质。从实临到意会,他朝夕与古人为伍,和经典对话。张庆三最初学习书法时,先选择一种字体,做到先专,将一种字体吃透,打下坚实的基本功之后,广收博取,融会贯通。他沿袭“二王”一脉,心追手摹,楷书对王、颜、柳、欧、赵及魏楷都有较深的学习和研究,后临遍历代名家的行书、草书,尤其对唐楷、魏楷、行书、草书下过较深的功夫,无论碑帖,都不曾怠慢。2012年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李松工作室学习魏碑,通过学习魏碑更深化了对笔法、技法及墨法的理解,实现了唐楷馆阁体与魏碑粗狂笔法的自然结合。功到自然烟消云散、豁然开朗。经过不懈的努力,他终于探索出了一条适合抒写自己心性的书风:端庄、秀丽、洒脱、雅趣、灵动而浑厚,使其作品发散出温文尔雅的真味,吟风弄月的洒脱。

 

  书法必须舒心写性,达到“书道”境界,让人品读着书法,心灵随之震颤。若脱离性情光取线条结构,便是无生命的躯壳,花花绿绿的形式掩饰不住艺术性情的“干涸”。纵使再多“花拳绣腿”,终不免坠入“东施效颦”一样的机械和做作,何谈书道,何谈书法艺术!蔡邕在《笔论》中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通观张庆三的书法,沉稳畅达,有一种“娓娓道来,自然天成”的气息。常常书写大部头的临作,使他的书作有一种从容自如的稳健做派。他把一切对生活、生命的理解和感悟一一融进他的书作之中,“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易经·乾》)”,从而使他的书法透出经典书墨的风神,彰写着传统书道的流美。乍一看,无一丝造作,即使是小楷,每一笔的来龙去脉也交待得十分清楚,字里行间均合乎法度。通篇平静而雍容,没有朝花的绚烂,更不香气四溢,而是充满清风出袖,明月入怀的雅致,让心灵有所皈依,是属于静下来慢慢品的,所谓“蓄素守中,积健为雄。”字如其人,张庆三身上有山东人的豪气,待人热情周到,因而朋友遍天下。我曾做客山东,他带着我们游泰山、孔庙等名胜,每每一通电话,就有朋友们盛情接待,其为人的口碑可见一斑。真可谓“人高品自高,德馨字更美”!

 

  大匠示人以规矩,不能使人巧,巧要自得之,不可从规矩法度中力求也。故学书之道,规矩在先,变化在后。所谓“学书在法而其妙在人,法可以人人而传,而妙必其胸中之所读得。”(晁补之《鸡肋集》)除了用功临习书技和不断厚积国学功底,他还悉心揣摩,根据多年的经验总结,悟生出独到的书学见解,即学习书法必须遵循三三标准:利用三分之一的时间临习历史名帖,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读帖、学习历代大家的书法理论、学习诗词歌赋等文学知识,三分之一的时间要走出去与当代书法及理论大家交流、游览各地名胜古迹观摩历史书法痕迹、感受大自然美妙而无穷的变化,增加内涵与道德修养,提高处世能力,从而达到有学养、有知识、有书法技能的书法家。他的这一豁然觉悟,使得他在书法的临习和创作上,有了明确的理论支撑。他认为这是书法家“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训致以怿辞”(刘勰《文心雕龙·深思》)的必备“法器”。

 

  把书法中的线条隐约赋予其个性鲜明的心智情韵,需要达到神、形高度统一的“道非道,非常道”之境,这就非一般人可以窥就。翰墨之事,只有到了胸有丘壑、森罗万象的境界,才能使书法作品流露出无限生机,而与天地造化相参也,遂能使心中艺趣臻达超世绝俗之境。“同自然之功”又“得造化之理”,正所谓“外师造化、中源心得”,这也正是书法艺术创作中最妙不可言之处了。若以此“笔断意连”“神采为上、自然天成”的最高标准来衡量,张庆三迄今在艺术探求上尚乏火候。“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中国其它传统艺术的学养对书法艺术有着深远的影响。比如国画山水“一起一倒,一晦一明,而神奇出焉”(姜夔《续书谱》)的处理方法,能深化对笔墨的理解和把握。再加上这数十年的不舍之功,终会积跬致远,潜学升华。

 

  张庆三的作品受到书坛的广泛关注和同道书友的肯定,这并未停歇他坚实的脚步、奋发的信念。愿他的书作带着灵魂,坚定地跋涉在现实生活的戈壁上。史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