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主动投案”有啥看点

2019-5-23 12:05:22 来源:山东商报

        5月9日15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一则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则审查调查消息中,有一个看点引起了外界广泛的关注,这是中央纪委首次使用“主动投案”这个说法。此后,“主动投案”的字眼频频出现,“5月19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5月20日,据湖南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常宁市委副书记唐奇林同志涉嫌违纪,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衡阳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投案自首”和“主动投案”显然存在不同,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但不论是自首还是主动投案,都显示了当今反腐高压政策,浇灭了贪腐官员的侥幸心理,惶惶不可终日不如选择尽早回头。记者 邹通



  “投案自首”和“主动投案”有何区别


  在秦光荣“主动投案”后,《人民日报》曾对此进行过报道,其中便提到“投案自首”和“主动投案”的区别。“自首”是一个法律名词,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也就是说,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自首有两个构成要件:“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投案是构成自首的基本条件,但如果投案后不如实供述,也不构成自首。从时间上来说,投案在前,自首在后。如果是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但其到案方式并不是自动投案,而是被动到案,这种情况下法律称其为“坦白”。


  从性质上来说,“自首”的主体已构成犯罪、触犯刑法,其中涉嫌职务违法犯罪者可以向监察部门自首,涉嫌刑事犯罪者则应当向公安机关自首;而“主动投案”的主体则不一定构成犯罪,如果构成违纪,可以向纪委主动投案;如果构成职务违法但尚未构成职务犯罪,也可以向监委主动投案,但以上情形并未构成职务犯罪,不能称作“自首”。只有构成职务犯罪、足以移送司法机关的情形,才有可能构成“自首”。


  那么,秦光荣“主动投案”,就等于“自首”吗?从字面来解读,不一定。首先,有可能他主动交代的涉嫌违纪违法的情形尚未严重到构成职务犯罪;其次,有可能他尽管已主动投案,但尚未如实供述职务犯罪的罪行;也有可能是他涉嫌职务犯罪的情况较为复杂,目前要认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需一个过程,尚不能认定为自首情节。


  此前,2018年7月31日和8月17日,在发布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和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铁接受审查调查消息时,使用的说法是“已投案自首”。对比艾文礼、王铁的“已投案自首”的表述,可以推测,这两人在主动投案后,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审查调查消息前,已经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那么,秦光荣到底属于上面推测的哪种情形呢?他“主动投案”到底最终有没有构成自首?只有等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对其处分决定时才能见分晓了。



  秦光荣主动投案“空前”并不“绝后”


  自秦光荣“落马”,通报中首次出现“主动投案”字眼后,“主动投案”似有成为高频词的迹象。5月19日,中央纪委网站的深夜推文,“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主动投案”说法再次出现。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还是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此次刘士余成为第二名“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干部,而在通报表述的方式上,还有其他不同,例如,不同于此前大部分落马干部“接受审查调查”表述,此次中央纪委网站通报首次使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说法;此外,通报中对刘士余以“同志”相称。这也是继孙政才、杨晶、魏宏等人之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在干部违纪通报中再次使用“同志”表述;此外,刘士余的问题被表述为“涉嫌违纪违法”而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5月20日,据湖南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常宁市委副书记唐奇林同志涉嫌违纪,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衡阳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主动投案”再次出现,从履历上看,唐奇林是1976年生人,1996年8月参加工作,历任衡南县泉溪镇文秘、团委书记、党政办主任,共青团衡南县委副主任科员,衡阳市纪委副科级纪检员、宣教室副主任,常宁市市长助理,常宁市副县级干部、官岭镇党委书记;2011年6月至2016年8月任常宁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2016年8月至今任常宁市委副书记、市委党校第一校长。此外,唐奇林和刘士余的问题被通报时,都还被称为“同志”,但二者的区别是,唐启林是“涉嫌违纪”,刘士余是“涉嫌违纪违法”。从过去的案例看,违纪一般是触碰了党纪的红线,违法则会被诉诸于国家法律的惩处。



  “主动投案”成反腐工作新特点


  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原党组成员屈朝彬、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政协原副主席付涌泉、安徽凤阳县淮河河道管理局原局长姚登峰、浙江宁波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必龙、宁波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原副巡视员陈骏等人主动投案。一个接一个“主动投案”,有官方数据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全国共有2.7万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了违纪违法问题,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越来越多的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腐败分子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对此,有专家认为这是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判断,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贪官只有感受到反腐是在动真格、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威慑力,才会选择投案。刘士余、秦光荣以及去年以来投案自首的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铁,均可被视为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具体体现。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田坤说,越来越多涉腐官员主动投案,很重要的原因是受到宽严相济反腐败政策的感召。中共十八大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让很多涉嫌违纪违法甚至犯罪的官员迷途知返。《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处理违犯党纪的党组织和党员,应当实行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做到宽严相济”;“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规定,涉嫌职务犯罪的被调查人主动认罪认罚,自动投案,真诚悔罪悔过的,监察机关经领导人员集体研究,并报上一级监察机关批准,可以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



  反腐高压下“唯一正确的出路”


  对于近期“主动投案”频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也发表评论文章称,“主动投案是选择了唯一正确的出路”。文中称,“我们党一贯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处理违犯党纪的党组织和党员,应当实行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做到宽严相济’;‘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涉嫌职务犯罪的被调查人主动认罪认罚,自动投案,真诚悔罪悔过的,监察机关经领导人员集体研究,并报上一级监察机关批准,可以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纪检监察机关依规依纪依法履行职责,唤醒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对组织的信任、对党纪国法的敬畏,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


  文中提到:“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再次得到印证。作为国家监委成立后首个投案自首的中管干部,艾文礼于案发前携带赃款赃物主动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提出对其减轻处罚的建议,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中,亦提出减轻处罚的意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八年有期徒刑。”


  该文称,人民法院对艾文礼等人的依法判决,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反腐败斗争一刻也不会停歇。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强调,要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全会工作报告明确指出:“权力是最大的腐蚀剂,我们党长期执政必然面临被腐蚀风险,必须相当清醒、相当有意志力,坚持有贪肃贪、有腐反腐”。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怀着对党的忠诚、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之心,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



  艾文礼案的判罚有震慑和示范作用


  “主动投案”频现,尤其是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受贿案宣判之后出现得更多,很大程度是受到该案的震慑与示范。此前新华社曾对艾文礼受贿案进行报道,“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4月18日公开宣判,对被告人艾文礼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对艾文礼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艾文礼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对于艾文礼投案自首的情节,报道中称,“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4年,艾文礼直接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有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478万余元。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艾文礼的行为构成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应依法惩处。鉴于艾文礼于案发前携带赃款赃物主动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真诚认罪、悔罪,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积极主动退缴全部赃款赃物,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据悉,本案系《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实施以来,首例携带赃款赃物主动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投案的案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外发布的有关通报中,首次使用了“提出减轻处罚的建议”的表述,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中,亦提出对艾文礼予以减轻处罚的意见。人民法院对艾文礼的依法判处,对腐败分子具有强大震慑和示范效应。


  该案审判长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艾文礼受贿数额属特别巨大,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论罪应对其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法院之所以判处艾文礼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是基于其具有以下从宽处罚情节:


  第一,艾文礼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二,艾文礼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案发后赃款赃物及其孳息已全部退缴并被查封、扣押在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第三,艾文礼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检察机关提出的减轻处罚量刑建议,并在律师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法院综合考虑全案案情以及艾文礼具有的上述法定从宽处罚情节,决定对艾文礼减轻处罚,故依法作出上述判决。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国家监察委员会在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也向检察机关提出了减轻处罚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