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让名人故居,唤醒城市记忆

2019-5-29 11:11:25 来源:山东商报

        坐落于城市各处的古建筑将城市的历史与文化包容其中,历经岁月而沧桑,留给后人翻阅、让外地游客驻足品味。日前,为了加强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的保护与管理,传承发展优秀历史文化,《山东省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 公开征求意见,唤醒关于城市的记忆。

 

  在济南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中,散布着很多古老的建筑,名人故居因为自身蕴含的人文价值和历史积淀成为其中的重要部分。无论从记录着岁月痕迹的斑驳城墙,抑或是储藏往日年华的陈旧屋檐里,都能寻觅到那些与名士相关的记忆。然而,在漫长的时间变迁中,这些名人故居的现状也不尽相同。日前,记者走访了济南现存比较有代表性的名人故居,揭开尘封在这些名人故居背后的故事。文/图记者 许倩 实习生 刘若溪

 

济南老舍纪念馆院内

 

  人文气息浓郁的文人故居
  
  老舍故居:打造成开放纪念馆
  

 

  诗圣杜甫曾写下“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诗句形容济南,在济南众多的名人故居中,修缮后对外开放的老舍纪念馆算是一个名人故居保护的典范。沿南新街向北,旧时样子的胡同和指示牌会将你引入如今的济南老舍纪念馆。这是一间古朴的院子,院门上悬挂有“济南老舍纪念馆”的牌匾。推门而入,院内的石榴树已经开花,旁边则是一口当年园中的大荷花缸、一口古井以及一座老舍先生的造像。

 

  除了还原当年老舍先生居住场景的院子,为展现老舍在济南生活、创作的经历,纪念馆开设了三间展厅。正屋是一号展厅,也是老舍先生在济南居住生活的主要场所,会客厅里摆放着八仙桌和太师椅;东屋是卧室,北侧放着卧床,上面铺着被子,床头挂着老舍与夫人胡絜青的结婚照;西屋为书房,南窗下是书桌,摆放着台灯、毛笔、扇子和眼镜等物品,墙上悬挂着风景画和老舍照片。老舍先生在济南生活的春夏秋冬仿佛都在眼前。二号展厅介绍了老舍先生的生平、作品、访谈以及他人对老舍先生的追忆和评价; 三号展厅则展示了老舍先生所处的济南风貌。

 

  作为济南颇有影响力的一处名人故居,老舍故居的保护也历经了近二十年的时间。1999年,老舍故居被济南市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老舍故居以新名称“老舍旧居”被公布为第三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老舍旧居产权被收归国有。2013年,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全面负责老舍旧居的修缮保护工作。老舍旧居修缮保护工程于2014年竣工并交付济南市博物馆,为纪念和缅怀老舍先生,充分发挥名人故居的文物价值和社会效益,修缮完毕的老舍旧居被打造成为济南老舍纪念馆并于2014年6月正式对社会开放,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老舍先生与济南的往事。
  

 

  路大荒故居:泉韵犹在文脉难寻
  

 

  “家家泉水,户户垂杨”,以前对泉城风貌的描绘用在如今的曲水亭街依然贴切,一间间四合院在现代元素的装饰下更添几分韵味。游客常被泉水和精致的民俗所吸引,如若不是门口悬挂的牌匾,很难想到在这不长的老街上,青砖灰瓦之下竟会藏着一处名人故居。

 

  路大荒故居位于曲水亭街8号,比周围的几家稍稍往里一些,也更显隐蔽。门前就是泉水,旁边商铺林立。房子呈古香古色的四合院模样,上方挂有“路大荒故居”的牌匾,两边的楹联上写着“一溪曲水连满井,廿载书巢注聊斋”,也是路大荒先生晚年潜心研究《聊斋》的真实写照,只是院内已经很难再找到与路大荒先生有关的文脉遗存。
 

 

     推门而入,济南故事的酒吧招牌映入眼帘。南侧墙上还挂有路大荒先生的介绍,再往里走分为南北两院。附近邻居告诉记者,南院是路大荒先生的故居,是一间小四合院。“之前路大荒先生的外孙女一直在南院居住,搬走之后就将这里出租出去了。现在这里经营的是一家酒吧,下午才营业。”有业态经营,人来人往也使得这处院落有了生气,只是如今的小院已经很难再找到与路大荒有关的记忆了。

 

  见证中国教育的百年老宅

  陈冕故居:状元府辉煌难续
  

 

  位于济南老城区省府前街以西、泉城路以北的鞭指巷因诞生过两位状元而闻名,其中一位就是清代状元陈冕。陈冕故居位于鞭指巷9—11号,如今的状元府已有100多年的高龄。

 

  状元府大门坐西面东,早先是两座宅院以及花园,也就是如今的鞭指巷9号院和11号院,每个宅院各有8个东西向的四合院,大院套小院,连通花园、旁院。如今的状元府仅存这两个宅院,且每个宅院都仅剩两进院落,其他宅院已不复存在。推开厚实的黑漆大门,院内的石榴树已经开花,在其周围散布着好几户人家,透过红砖瓦房可见居住的生活气息但也难掩萧条,早年状元府的辉煌也只能从高高的院门上来一探究竟。

 

  9号院的一位住户告诉记者,这里原是第一印染厂的宿舍,自己从小就住在这里,至今已经有70多年。“很多人都从院里搬走了,现在剩下的大都是老人,旁边的11号院里还有一些相对年轻的租户。”记者从附近居民处了解到,陈冕故居仅存的9号院和11号院,下一步或将进行修缮。
  

 

  鞠思敏故居:人去屋空难掩萧条
  

 

  沿鞭指巷、曲水亭街向东,在济南的老城区内还存有一处名人故居,鞠思敏故居。在县东巷的巷子中段,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楼,小门楼上挂着一块已经有些斑驳的牌子,上面写着:县东巷105号——鞠思敏故居。

 

  门楼朝东,推门而入是一条石板小路,路两侧堆放着一些杂物。走到尽头是一面影壁墙,在西侧有几间房屋,北侧有一个用青砖垒成的拱形门。穿门而入就来到了主院,东西两侧都有房屋,然而早已破败不堪,门都用门锁锁住,隐约能透过玻璃看到一些屋内的情况。屋内地面上落满了厚厚的灰尘,部分墙体墙皮脱落,房顶的上方还有几个窟窿,掉落的泥土和碎瓦块也堆在了地上。

 

  有着“山东的蔡元培”之称的鞠思敏是现代爱国教育家,其教育思想和办学实践对山东教育的发展影响巨大,曾热情支持进步学生组织“读书会”。“九一八”事变后,他因支持学生抗日活动被当局撤职。鞠思敏洁己奉公,素无积蓄,被撤职后生活日渐困窘,他的学生发起“正谊校友自动乐捐委员会”,募捐为其修建住所,这座故居就是当时修建的,只不过如今的鞠思敏故居已难掩萧条景象。

 

       隐于闹市中的实业家旧址  

  张东木故居:染坊热闹今不复
  

 

  在天桥区锦缠街上,一片住宅楼间隐藏着一处平房院落,红砖黑瓦的结构使其与周围楼房形成了鲜明对比。这里是锦缠街47号,院门旁边悬挂着“张东木故居及东元盛染坊旧址”的济南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门外停放了一整排车辆。站在门口,悠扬的歌声传入耳畔。

 

  推门而入,院内四周都建有房屋,树木枝叶茂盛,地上还摆放有种植的花草,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进门左手边是正屋,在树木枝叶的遮挡下有些神秘,拾级而上便可推门而入,屋内聚集了附近参加合唱的居民。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这里是张东木的故居,如今已经出租了出去,晚上有人在此居住,平常没人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在此进行排练。

 

  离这间四合院不远处还有一排红砖瓦房,墙体上同样挂着写有“张东木故居及东元盛染坊旧址”字样的文保单位牌子,因年代久远,屋顶上已生出杂草。记者询问了来往的附近居民,大家都知道张东木所办印染厂的大名,却鲜有人知在锦缠街47号之外,还有这样一处印染厂旧址。

 

  张采丞故居:修缮一新中西合璧
  

 

  在济南老商埠区,林立的商埠之间有一座中西合璧的二层小石楼,此即为民族实业家张采丞故居。小楼格外引入注目,虽然历经百年风雨,却依然散发着独特的韵味。小瓦花脊的屋顶上开着西式老虎窗,西门还安装有直通二层的露天楼梯,楼内摆放着留声机等老物件。这样一座修缮一新的老建筑承载着一代民族实业家的风云缩影。

 

  张采丞于清代光绪年间继承父业,将其父开设的兴顺盛栈行改为兴顺福粮栈。后举家迁至济南。在济南开埠初期,他租借商埠地区大片土地,相继建立兴顺福粮栈、兴顺福机器面粉厂、兴顺福机器榨油厂等。后又开办兴顺福机器铁工厂。1921年又创办华庆面粉厂,1926年增设酱园,一户兼营数业,并在泺口、羊角沟设立分号,专营粮业货栈后成为济南工商界的富翁。

 

  位于经三路80号的张采丞故居如今是融汇的办公区,融汇集团于2013年对张采丞故居进行修复,屋脊的走样和挂瓦方式都依照原貌复制,依照修旧如旧的原则,使用从曲阜旧民居拆下的青石板铺设,并于2015年对外开放。如今的张宅鲜活屹立于老商埠中,传承着思变精神,也诉说着开埠历史。

 

  解读
  

 

  名人故居可分类保护展示
  

 

  济南自古就有“济南名士多”的美誉,古有李清照、辛弃疾、张养浩,近代有陈冕、张东木、鞠思敏、路大荒、老舍等。故居是名人在一个地方工作和生活的重要见证,也是名人留给后世的重要文化遗产。据了解,济南目前拥有市级以上名人故居类文物保护单位共计11处。

 

  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这些名人故居的保护现状也不尽相同,有一些甚至不太乐观。

 

  山东建筑大学齐鲁建筑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姜波告诉记者,现在文化名人故居所剩无几,体现出对城市历史重视不够,而且目前对深层次的文化名人投入也少。“鞠思敏在山东近代教育史上有着这么大的影响,他的故居几年前还是一片破旧的四合院;张采丞故居现在进行了改造,但是对其历史地位的认识和价值判断还远远不够。老舍多处故居只剩一处,此外还有一些在全国、济南包括对地方有影响的名人故居也大都不在了。”

 

  对此,姜波表示,可以先对现有所剩无几的历史文化名人故居深入普查,对现状做出认识,然后明晰产权。“比如鞠思敏故居现在是后人在这里居住,但是可以修缮一下,开辟一个房间进行展示,让在正谊学校读过书的人来缅怀一下鞠思敏故居,因为故居本身就是学生捐资的,同时也能够展示鞠思敏作为一个教育家两袖清风的教育品质。此外,张采丞的故居能够让后人体会到那一代民族商人艰辛的创业之路,在修缮的同时也要把历史还原出来,他创办的企业和创业历程都可以作为城市的一个看点。”

 

  此次发布的《山东省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也涉及到了历史建筑的保护和利用。《保护条例》拟规定,对公布的历史建筑设置保护标牌,建立历史建筑档案。档案应当包括建筑艺术特征、历史特征、建设年代及稀有程度; 建筑的有关技术资料; 建筑的使用现状和权属变化情况;建筑的修缮、装饰装修过程中形成的文字、图纸、图片、影像等资料;建筑的测绘信息记录和相关资料。此外,在符合保护要求的基础上,鼓励和支持历史建筑的合理利用。比如设立博物馆、陈列馆、纪念馆;开展传统文化研究,举办民间艺术表演活动和民间工艺品展示活动;开设传统作坊、传统商铺、民俗客栈以及其他保护性利用活动。

 

  目前济南名人故居的产权形式有私人、单位、政府等多种形式,老舍故居的改造就是政府回收修缮后对外开放的典范。参与修缮的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在此前的采访中曾介绍,“老舍故居通过政府回购后进行修缮并对外开放,为名人故居的保护提供了范例。老舍故居所在的南新街上还有很多名人故居,比如张志故居、方荣祥故居等,这样密集的名人资源需要充分利用,可以将其打造成名人一条街或者名人故居街区,成为济南的一张名片。”

 

  “如何把名人故居保护好、利用好,提升名人故居的知名度,打造城市文化的新名片,对城市的经济发展、历史建筑保护和文化品质提升等都有着深远影响。”在李铭看来,名人故居也可以有多种保护利用的形式。“比如成丰面粉厂旧址可以打造成面粉厂博物馆,张东木故居可以打造成印染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