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发现被误读的新工种

2019-5-2 10:20:53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2019年全国五一劳动奖和全国工人先锋号正式颁发。值得注意的是,进入“光荣榜”的有很多是新型劳动者。


  此次表彰中,大数据应用、现代物流业、无人机操作驾驶等全新业态的集体和个人就有43个。在继三部门官宣“13个新职业”之后,一时间“新职业”一词再次刷屏朋友圈,登上热搜。


  不难发现,当下劳动力市场已进入一个不稳定、不确定、复杂、模糊的时代。在产业结构升级、科技进步发展、信息化广泛应用的大背景下,各种新行业、新业态、新技术、新岗位、新职业便应运而生。


  但是长期以来,电子竞技员就是“打打游戏”、无人机驾驶员就是“放放飞机”……各种误解、质疑之声不断,让从业者倍感压力。因此,有关部门的监管、引导不能缺位。要让公众明白,这群人并非“不务正业”,而是有技术地“务正业”。 记者 潘愈



  新职业“冒尖”



  近日,人社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13个新职业刷屏了小伙伴们的朋友圈,登上了热搜。


  此次发布的新职业包括,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无人机驾驶员、农业经理人、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


  记者查阅发现,这是自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颁布以来发布的首批新职业,而新入选的这些新职业则是经过专家论证、社会公示等环节才得以正式对外发布的,所以其权威性自然是不容置疑的。


  而4月23日颁发的“2019年全国五一劳动奖和全国工人先锋号”中,登上“光荣榜”的有很多属于新型劳动者。


  据初步统计,此次表彰中,大数据应用、现代物流业、无人机操作驾驶等全新业态的集体和个人有43个。全国总工会表示,在今后的评选表彰工作中,将会进一步重视褒奖具有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的优秀新型劳动者,激励广大劳动者在新业态、新模式、新领域中为国家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通过这两件事,我们可以看到,新职业在很多行业中开始“显山露水”,并且独当一面。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文章指出的那样,在当下中国,一分钟,快递小哥收发7.6万件快递,“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运算750亿亿次。我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更多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也为劳动者、奋斗者实现人生出彩提供了广阔舞台。



  是如何诞生的



  不可否认,一批新职业兴起,必然就会有一批旧职业被淘汰出局。值得注意的是,原先在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中,包括铁路扳道工、弹棉花手艺人、寻呼转接员等在内的205个大家曾经耳熟能详的职业已经不再被收录其中。


  分析原因,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标准处处长葛恒双表示,“科技和生产力的提高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社会需求结构随之发生改变。不少过去热门职业不能及时适应这种变化,处于即将被淘汰的境地。”


  而新职业、新“工种”则恰恰是为了顺应这些新行业的需求应运而生的。


  记者梳理发现,在此次公布的13种新职业当中,有很多是来自于现下流行的热门行业,比如和网络不分家的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再比如数字化管理师和物联网安装调试员,这些新“工种”的诞生,已经和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


  特别是信息化的广泛应用,使传统职业的职业活动内容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信息化对新职业的诞生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比如,近几年迅猛发展的电子竞技就遍地开花,加之各种国家赛事的助推,电子竞技俨然已成势头不可挡的巨大的新兴产业。可想而知,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的职业化势在必行。再比如,在农业领域,那些从事农业生产组织、设备作业、技术支持、产品加工与销售等管理服务的人员需求日益旺盛,农业经理人便应运而生。


  正如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所说的那样,“此次拟发布的新职业并非新产生的,它们在现实中已经存在。新职业从业人员已经达到一定的数量规模,有比较清晰的职业内涵定义和工作要求,这些新职业为国家可持续发展带来诸多收益。”



  背后的高科技



  值得一提的是,产业结构升级、科技进步发展也是不可忽视的催动力。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这个大背景下,一些行业对从业者在科学文化素质和能力水平上则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


  不难发现,在这些新职业中有不少是属于高新技术产业的,以较高的专业技术知识和能力为支撑,所以从业人员普遍具有较高学历。一位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向光明日报透露,其主要工作是确保可刷脸自动售货设备与后台服务器相匹配,时刻保证设备中的面部识别模块可以正常使用。“就是将人脸‘翻译’成一串代码,成为数字化世界的‘通行证’。”所以,不看这个新职业本身,光看这些文字描述,就可以断定这里面的“科技”含量确实不低。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传统的第一、第二产业中,一些新兴技术被广泛应用,特别是在一些生产流水线上,工业机器人逐步替代人工劳动力,且这一做法在部分地区已经开始推广。自然的,各种与机器人相关的生产、服务和培训企业也开始蓬勃发展。所以,对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系统运维员的需求便与日俱增。


  还有一听就暗含黑科技的无人机,现下在技术层面上已经越发成熟。一些人类无法完成的“高难险”以及有毒有害工作,如今只要通过无人机就能轻松搞定。无人机驾驶员自然就成为了热门岗位。



  是“不务正业”?



  除了官方认同的这13种新职业外,还有一些比较另类的新职业也引发了人们的关注。


  比如,不知从何时起让年轻人为之疯狂的“十大新身份”,包括蚂蚁森林种树能手、在线课堂主播、大众评审员、网络动物救助员、行走捐达人、养鸡公益大户、交通路况举报员、网络安全教育志愿者、信用分“学霸”和美食评论员。


  北京青年报联合部分互联网平台进行的调查显示,有91.9%的青年在网上拥有至少两个与工作完全不同的新身份,且这些身份更多是体现在公益、志愿文化等方面,更多的年轻人在网上、在不同平台贡献自己的专业技能。


  就如之前“斜杠青年”(特指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曾经引发过争议那样,当下年轻人在网上花精力经营这些新身份也不是人人都举手赞成的。


  拿“养鸡爱心公益大户”张宏宽来说,他因为在支付宝蚂蚁庄园里捐赠爱心最多,曾被支付宝评为全球最有爱养鸡大户,还送了他1265个真鸡蛋。不过,很多网友开始质疑:“每隔半小时就看一次手机,在工作时间不是不务正业吗?”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及近年来那些突然爆红的新“工种”。就比如,在视频网站训练机器识别接吻、牵手等场景的“吻戏鉴定师”。这份工作主要是通过训练机器识别何为“接吻”镜头,让机器更加智能化,从而为实现搜索和智能编辑,让机器人能够在海量的素材中,找到受众所需要的场景,继而达到精准投射和个性化满足。


  不得不说,这个新“工种”让人感觉匪夷所思,甚至有些天方夜谭,完全脱离了现实。



  “人才荒”凸显



  不可否认,近年来人工智能行业爆发,一些新“工种”和新身份流行的同时,也伴随着“人才荒”问题。


  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中国人工智能企业数量已达1011家。数据预测,到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将超过15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据估计,中国人工智能学科人才需求的缺口每年接近百万。


  与人工智能紧密相关的便是物联网工程。但是据媒体统计,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目前在全国还不足万名。


  而电竞运动行业同样面临“人才荒”的问题。据《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当年我国电竞市场规模已经达到84.8亿元,到2020年,电竞全产业链产值预计将达到211亿元。但人才稀缺,真正达到电竞水平的人少之又少。因此,若想使电竞运动高质量发展,做到更加专业化、职业化、规范化,还将有一段路要走。


  还有调查显示,未来五年,物联网人才需求量将达到1000万人以上。相信不论是物联网安装调试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还是未来可能由物联网孵化出的全新职业,都将拥有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国物品编码中心物联网研究室主任张旭表示,根据相关预测,2020年全球物联设备数将达281亿,市场总量将达7.1亿美元。在国内,物联网产业也备受关注,已有很多高校开设了物联网相关专业,市场上对这方面人才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



  杜绝“新隐患”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于凤霞认为,新就业创造了非常大的增量,也提高了就业的质量,必须继续促进新就业形态和灵活就业的发展。


  但是这里提到的“灵活”二字,似乎被人过度“灵活”实践了。


  就比如,“感情挽回师”“陪聊师”“陪逛师”……现下还有一些类似的“新职业”在宽容的市场环境中层出不穷,且五花八门。因此,各种“新问题”也随之曝出。


  去年7月,广州消费者洪小姐因感情问题向尚爱工作室咨询,对方承诺1个月内帮其挽回感情。协商后,洪小姐同意先支付1200元,待其挽回感情后再补交尾款。但不久后,洪小姐发现尚爱工作室未提供实质性意见和方法,态度敷衍,且效率低下。当地媒体报道称,网络情感咨询、婚姻介绍服务类投诉成为当年第三季度投诉热点。


  诚然,感情遇到问题,这个时候有“感情挽回师”帮忙,那自然是好的,他们所标榜的特殊服务、个性化服务,以及私人订制,或许在某些时候能帮你解决问题,但是却不能排除这其中有滥竽充数的“假冒者”。


  正如有评论文章指出的那样,很多“新职业”其实徘徊在灰色边缘。就像“陪聊师”一样,在为异性提供陪聊的时候,谁能保证他们聊天的内容都是美好的?就像“陪逛师”一样,在给消费者参谋购买服装的时候,谁能保证从业者不与商家“暗中苟合”拿取提成?谁又能保证从业者的安全?


  所以不是所有的“新职业”都能被社会包容。有评论文章就指出,在不少行业,都或多或少存在相同或相似的困扰问题,这极不利于市场活力的新创造。



  不能放任自流



  此前,对于“十大新身份”现象,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赖德胜指出,年轻人这种新现象的涌现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也是经济发展的一个侧面,展现了年轻人的新风貌。“年轻人实现更多元化的自我价值,是值得推广的模式。”


  各种对新职业看好的声音也不少,但是也有媒体规劝不应“燥热”,应理性看待。


  南方日报评论文章就指出,新兴职业的出现和部分传统职业的衰落,如同一部大戏一样有高低起伏,几乎是社会演变的客观必然规律。然而,这个过程中折射的一个总趋势是,随着新技术的迭代进步,在今后人们谋求任何职业时,对个人接受专业教育和技能培训的要求将会越来越高。

  新职业风风火火地来了,但是相关的教育培训还没有及时跟上。加上针对电子竞技行业,个别高校还被曝出课程仅仅是电子商务加上部分游戏内容。


  对此,科技日报评论文章表示,新职业信息的发布有利于促进职业教育与职业培训改革,促进职业教育培训质量提升,实现人才培养培训与社会需求紧密衔接。在这一过程中,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机构培训如何形成合力,相互协作,满足新需求带来的人才缺口,是一道需要教育界给出答案的必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