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老实街》会成为济南印记

2019-5-4 8:13:03 来源:山东商报

        济南城中烟和柳,看取旧时模样。当代作家,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方晨长篇小说《老实街》以旧城改造这一现代化进程为大背景,紧抓传统与现代转化的历史节点,意味隽永地讲述了济南老街的倾覆和消亡,寄寓了当代道德拆迁与重建的重大主题,被认为是“当下现实题材文学创作又一个经典文本”。日前,《老实街》分享会在济南举行,李掖平、张继平与王方晨共话“老实街”的创作感悟。记者 朱德蒙实习生钱胜美

 

李掖平(左)、王方晨(中)、张继平(右)三位嘉宾



  嘉宾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导李掖平

 

  济南民俗专家张继平

 

  当代作家、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方晨

 

  写活了济南的文化之根

 

  问:能否请您评价一下《老实街》?

 

  李掖平:当下长篇小说的产量之大,是让我们每一位读者和业内人士感到既兴奋又困惑的,因为目前每年中国出版的长篇小说达几千部。在这几千部的长篇小说中,若给分个等次,那么属于上层的纯文学作品,必须是那些具有博大精深的思想主题,丰富深刻的文化内涵的文学作品。

 

  《老实街》写的是济南,济南的老街道,但它绝不是在贩卖济南古老的风俗民情和历史传奇,作家把这座城市的历史进程和历史烟云融化在城与人的伟大社会变革中,在动荡的文化转型期中讲述人们纠结的处境,以及未来可能走向的命运,所以说,它的文化含量具有了纯文学质地,同时反过来又因为有鲜活的城市文化气息,又使得它的城市,它的人和它的故事获得了文化的滋养和支撑。由此说来,有文化含量的小说,必定是要比一般只注重故事推进和人物命运陡转的那些作品更有普读性,《老实街》的可贵就在于它好读,当然,还有耐读。好读,是说它的文字文雅、清朗、明快;耐读,则说书中的每一句话在不经意的拐弯处,都能撞上一个历史传承的节点,在这个意义上,王方晨写活了宽厚里也写活了老实街,更写活了我们这个一直以来都有着深厚传统文化底蕴的城市的文化之根和文化之魂。

 

  一位作家只有把丰富的文化含量和文化思考融入到这个故事载体中,它的文化才不仅仅只是点缀。从这个角度讲,我认为《老实街》未来在文坛上,或将成为人们提到济南泉城不可能绕过的一个重镇,就像今天我们还在怀念老舍的《济南的冬天》一样,我相信《老实街》将来也会成为济南历史上的一个印记。

 

  张继平:《老实街》以济南为背景,写尽济南风情,我想从民俗角度来看《老实街》,很可能把这本书看薄了,看浅了。

 

  过去,写济南的作品不少,如“二老”作品(刘鹗《老残游记》和老舍《济南的冬天》),但我们也发现,很少有人能够从一座城市的性格,一个城市人的性格,和一个城市的市井伦理方面,入手来写。元代《遂闲堂记》程文(也有称《遂间堂记》程元)称:济南人,敦厚阔达而多大节也。阔达,我认为指光明磊落,大节,则是有礼有节,即情操,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有自己的判断,现在王方晨则将其概括为两个字——老实。

 

  那么,老实街在哪里?我想老实街在每一个济南人的脚下,也在每一个济南人的心中。

 

  此外,我发现书中“我们”一词出现次数非常多。《老实街》以第一人称复数“我们”叙述,那“我们”到底是谁呢?其实书中也有交代。“我们”是一群孩子。我觉得孩子的视角非常好,他们的眼睛是最清澈,也是最单纯的,用他们的眼来窥探这个世界,观察老实街上的每家每户,每个人,在我们读者来看就是最单纯,也最真实的,这也使得这部作品有了非常大的内在张力。让我们看到了书中有形的人和济南的这些风物,以及包括了那些无形的济南人的精神面貌。

 

  最后,我想用《老实街》书中一句话结尾:在哪里送一个人远行,就在哪里等候他的归来。

 

  王方晨:对我来说,我一直抱持一种非常严谨的、认真的,视文学为一件神圣的事情的态度去从事文学创作,所以我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了一种责任感。《老实街》是我想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关心。这种关心,正是作家把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一点思考放在了现实中间。读者通过阅读这部作品,会有一丝美妙的感觉或者说对过去的一些印象的回忆,那么这就是让我感到写作不是一件“苦差事”的最大动力。能够唤起大家的回忆,也是我在创作中非常注意的。

 

  对世界拥有开放的态度

 

  问:《老实街》讲述一座城市与人的变迁,您如何理解这个“变迁”,且将其融入创作中呢?

 

  王方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人喜欢创作,喜欢写写画画,但喜欢写,喜欢阅读,和写出非常好的一个文学作品中间,其实还有着一个过程。文学作品不可能永远停留在现实表面上,比如我写济南,我们看到的济南城中的烟和柳,这只是一个方面,其实它还有着那些济南的老建筑,济南的人,济南的方言等等。我认为创作的关键是我们要如何把现实的原始材料,通过一种文学的形式予以转化,将这种时代的关系通过文学的形式转化成一种带有审美的,艺术性的文学创造,这一点最重要。换言之就是我们对这个时代,对这个社会,对这个城市的一种深刻的思考,我们通过这种思考把现实向文学做一组转化。这其中,把握这个时代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问:您的家乡在济宁金乡,为什么新作却选择济南?

 

  王方晨:实际上,我对写家乡也非常有兴趣,写了相当多的一些以自己故乡为背景的乡土题材作品。但我也反思过我自己的创作,我觉得我对这个世界一直拥有一种非常开放的态度,我对这个世界、对这个时代,从未拒绝过,因此,不管我身处何地,那个地方就是我的家乡,所以我写济南,一点也不意外。我想只要我们人走到哪儿,哪儿就是我们的心灵所在,我们心灵游荡到哪儿,哪儿就应该成为我们的家乡。

 

  我们常讲传统,传统有个特质是封闭性,我觉得这种东西在我身上是没有的。无论创作还是生活,我会坚持一个方向,即面向现代文明发展的一个方向,它是面向未来的生活,也是面向未来的一种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