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齐地瑰宝,再现历史风云

2019-5-5 10:34:46 来源:山东商报

        4月19日,“海岱朝宗山东古代文物菁华”展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展。来自山东各地珍藏的文物重器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了新石器时代至秦汉时期的齐地文化风貌。西周齐国考古规格最高墓葬、带“齐公”二字铭文铜器首次发现……众多独具价值的文物将观者目光汇聚到三千多年前,穿越时空再现那段历史风云。记者许倩

 

“引”青铜簋 西周中期

“木南”银豆 西汉时期

错金银青铜牺尊(局部)战国晚期

丰”青铜卣(局部)西周早期


 

  青铜礼器一窥齐风

 

  南接泰山,东临海滨,泱泱齐风劲吹千年,海岱大陆博物新生。齐地土壤在千年之间孕育了丰富灿烂的齐文化,也留下了诸多宝贵的文化遗产。4月19日,“海岱朝宗—山东古代文物菁华”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展,展览将持续至7月9日。

 

  据悉,此次展览汇集了195件(套)文物精品,展品时间跨度从新石器时代到秦汉时期。文物大多出土于临淄齐故城及其周边,还包括高青、临朐、海阳、费县、滕州等地的重要考古发现,堪称山东地区最能代表齐文化特色和发展水平的代表性考古遗物。特别的是,此次展览也是齐文化文物第一次大规模、成系列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

 

  青铜鼎、觥、簋、卣等“豐”组器及“引”簋……这些造型古朴的青铜器,作为一封自千年以前寄给现在的信笺,让后人通过文物上的铭文解读古人。这些出土于高青陈庄遗址的7件青铜礼器是近年来西周考古取得的突破性重要发现,对于研究齐国早期历史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齐国是西周初年周王朝分封于东方的大国之一,但西周时期的齐国遗存发现甚少,高青陈庄西周早中期城址的发现和确认,无疑是一项突破,从此将揭开齐文化考古新的篇章,西周齐文化的面貌将逐渐丰富。”曾主持高青陈庄遗址考古发掘的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第一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高明奎介绍。

 

  “姜太公”走下神坛

 

  此次亮相国博的7件青铜器出土于高青陈庄遗址东南及南部的两个墓葬中,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墓葬均为高等级贵族墓葬,出土青铜器上的铭文还原了西周时期的历史事件,特别的是,青铜器上也首次发现了带“齐公”二字的铭文。

 

  在东南部一座西周早期偏晚的墓葬M18中,出土了含“齐公”铭文甗、卣等青铜礼器,通过青铜器上的铭文,墓主人的身份显而易见,遗址的性质也进一步推测得知。“根据铭文内容,墓主人和器物主人应为同一人,叫做‘豐’,这件器物是‘豐’为祭祀他祖父做的祭器,他祖父名‘甲’,是一位齐国的公,也由此判断墓主人、这组铜器的主人是齐公的孙子。青铜觥铭文‘豐肇作厥祖甲齐公宝尊彝’,对其解读一般认为‘祖甲齐公’就是指名‘甲’的第一代齐公,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太公姜子牙,这样,‘豐’即是姜太公的孙子”。高明奎告诉记者,“在齐文化考古中,带‘齐公’铭文的青铜器这是首次发现。”

 

  根据铜器铭文,陈庄遗址能够与齐国和太公联系起来。基于此,很多专家学者认为高青陈庄遗址是齐国早期都城。然而,高明奎说,对此学界仍旧聚讼不已:“有的专家认为高青陈庄遗址可能是齐国第一个都城——营丘,有的说是第二个都城——薄姑,还有学者认为不是都城,而是齐国的一个封邑,还有认为是陵园等等。总之,在学术界还存在较大的争议,没有定论。该城规模还太小,还不像齐国的一个都城,我认为该城址最初可能为‘豐’的采邑,后来发生变故,或许演变为齐国的一处军事城堡。”

 

  不管怎样,“齐公”铭文的发现对进一步推断高青陈庄遗址的性质提供了极为有价值的信息:“一是可以确认高青陈庄遗址是与齐国有关的一处小城址,或许就是齐国的一个邑;其二,M18的墓主人是第一代齐公——姜太公的直系孙辈,以M18为代表的西周早期遗存为早期齐国的新发现。”高明奎介绍,“从古文献记载看,齐国是在西周初年周王分封的,而为社会广为熟知的是临淄齐故城是泱泱齐国的故都,但根据上世纪到本世纪初的考古发现,临淄齐故城仅是西周晚期至东周时期的齐国都城,更主要是东周时期的。而西周早、中期阶段的齐国考古发现非常少,尤其有关城址、贵族墓葬等反映上层社会信息的重要资料仍就阙如,高青陈庄西周城址及贵族墓葬的发现则填补了齐文化考古这方面的空白。”

 

  记录周王军队任命权

 

  除了东南部西周早期偏晚的墓葬,在南部靠近城门的位置考古人员还清理了一座高规格“甲”字型墓葬。“从目前西周考古发现情况来说,‘甲’字型的大墓一般来说级别都比较高,相当于诸侯王一级。这座墓葬在整个山东地区尤其是齐国范围内,是目前所发现西周时期级别规格最高的一座墓葬了。”高明奎说。

 

  让高明奎感到震撼的是,墓葬中出土了两件形制完全一样的青铜簋。“铭文的盖和底部都是同样的铭文,有70多个字,也是有关齐国的、在齐国境内考古发现的铭文文字最多的青铜器。”而这件青铜器的铭文则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高明奎介绍,墓主人把他受周王册封、受赏的事情刻成铜器铭文记录了下来,来祭告他的祖先。“铭文大意为,墓主人也就是当时叫‘引’的人,在周恭王的太庙里受到了周王的接见,周王再次任命他为齐国军队的统帅,来代替他的祖先继续管理军队,并赏赐了红色的弓箭和马匹,引对周王叩拜感谢。他带领军队打了胜仗,用缴获的铜兵器做了这件宝簋,来祭祀他的祖先,子孙宝用。”

 

  “这件铜器铭文主要是能够看出来墓主人的身份是齐国军队的统帅,并且是在周太庙受到了王的任命,类似于现代的军委主席任命一个地方的军事首领,足见引的地位之高。”高明奎介绍。

 

  “铭文提到了‘引’带领军队去攻打一个地点并打了胜仗,但和谁、去哪打仗铭文上没有交代,但齐国军队统帅确实进行了打仗,因而也存在着一些可想象的空间。”高明奎说,对此很多专家学者也进行了推测。

 

  “这件铜器的年代在西周中期偏晚时期,铭文提到‘龚(共)大(太)室’,在龚(共)王的宗庙里进行赏赐,事件发生的时间一定晚于恭王,所以可能是夷王时期。”高明奎介绍,夷王时期齐国发生了一件大事。“根据文献记载,当时齐国发生了一场内乱,周王因听信纪侯的谗言,把齐哀公在鼎内烹杀了,之后引起了齐国政局的动荡和内乱。”

 

  高明奎说,有专家认为任命“引”的事件和烹杀齐哀公的事件或许有关,可能是在齐国发生内乱的情况下再次重申对“引”的军事任命,让他统帅齐国军队。“这只是一种推测,也没有更多的直接证据,但从墓葬的年代和周王烹杀齐哀公的年代相符来看,这种推测或许有一定道理,同时也能看出来当时齐国的军队是周王直接任命的,或者说齐国军队的任命权是周王牢牢把握的。”

 

  “目前来说,这件铜器是齐国考古史中出土铭文文字最多的一件,填补了齐文化考古的空白,可以说是齐国重器。”高明奎说,高青陈庄遗址的考古发掘在许多方面填补了周代考古的空白,是半个世纪以来山东周代考古特别是齐国历史考古的突破性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