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四年双城往返300多次

2019-6-13 11:30:03 来源:山东商报

        6月份毕业季,对于很多大学生来说,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对于24岁的小伙乔元玉来说,心中满是彷徨和迷茫。因为照顾重症的母亲,四年来他往返于双城之间300多次,身兼五份工作,母亲的治疗费却像个永远填不满的窟窿,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说,命运好似一缕浮萍,常常让他感到那么无力,但他没有退路,因为他想让妈妈活下去。记者 张舒

 

乔元玉在医院照顾妈妈(乔元玉供图)

乔元玉四年来双城往返积攒的300多张火车票(乔元玉供图)


  
  夜间的医院长椅

 

  6月11日下午,记者在山东体育学院见到忙着拍毕业照的乔元玉,让人意外的是,大四的他竟留着一脸络腮胡。“刮胡刀坏了,爸爸的也坏了,一直没顾上买新的。”他腼腆一笑,说,“等网上有打折活动的时候,就买一个,和爸爸一起用。”

 

  24岁的乔元玉老家在临沂市平邑县。2004年,妈妈郭秀英被查出患有白塞氏病。“接下来妈妈开始了10年漫长而痛苦的治疗过程,常年口腔溃疡,肠道溃疡、浑身疼痛,只得通过药物缓解病情,多年用药也为后来引起骨髓病变埋下了隐患。”乔元玉告诉记者,“2014年,妈妈的病情突然加剧,到天津血研所一查才知道是骨髓增生MDS-RCMD,医生建议我们马上住院治疗。”经过一系列的治疗,郭秀英终于保住了性命,但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必须一直靠药物维持生命。

 

  “四年来妈妈的情况时好时坏。为了给妈妈治病,爸爸回到山东老家筹钱,我就留在天津照顾母亲。”他回忆,当时19岁的自己每天寸步不离的守在病榻前,为了省钱,晚上就睡在医院大厅的长椅上。“妈妈治病需要很多钱,住旅馆花钱太多了,我就骗她晚上去同学家借住。有一天,她到大厅拿东西时看见了我,才发现真相。”乔元玉说,妈妈是个性格坚韧的人,然而自从生病后,她几乎每天都在自责,觉得自己拖累了丈夫与儿子,让年纪不大的独生子过得如此艰辛。“我对她说,一定要好好活着,要看着我结婚生子。”

 

  300多张火车票

 

  因父亲外出打工养家,母亲身边无人照料,考入山东体育学院后,乔元玉每周都会乘坐火车返回家中照顾母亲。很快,他发现双城奔波需要耗费时间和金钱双重成本,为了节省开支,他在老家平邑找了份代课的工作,每个周五提前请假,赶最后一班火车回到县医院给妈妈做晚饭,照顾妈妈输液。晚上9点,妈妈睡下后,他立马抓紧准备第二天的代课内容。次日清晨6点,他照顾妈妈洗漱、安排好她一天的饭食之后,赶在8点前到达代课地点,开始一天的代课工作。晚上7点,他必须准时赶回医院照顾妈妈。结束周末两天的课程后,他再搭平邑到济南的最后一班火车回学校。

 

  “每张火车票我都留着,现在数数有300多张。刚上学那会,室友不了解我家里的情况,看我一个大男人每周回家看妈妈,都说我是疯子。”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乔元玉白天和同学们一起上课,没课的时候就见缝插针地去打工,在自助餐厅端盘子、做微商、发传单、给别人代班、在幼儿园教舞蹈课……为了一小时一百多块钱的工资,他能在大雨中骑着电动自行车一个多小时、骑行20公里去代课。四年间,他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学费和生活费都靠自己打工支付。他身兼5份工作,每天只有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忙起来的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肚子饿的时候就猛灌水,吃剩馒头嚼到自己腮帮子酸。”

 

  除夕夜的争吵

 

  命运并没有因为乔元玉的孝心而眷顾他。2018年6月,郭秀英病情加重并发肺部真菌感染,被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5年前妈妈在沈阳也进行过化疗,之后虽然病情反复,但生活能够自理。可这次化疗后她反应剧烈,连床都下不了了。”乔元玉说。由于当地医疗条件受限,他先后联系了北京、天津、沈阳、山东等地的十几家医院,四处奔波寻求救母良方,“可大多数医生看过病历后,都直摇头。”

 

  除了病情的恶化,住院账单上每日增加的金额也让这个早被掏空的家庭束手无策。15年的奔波治疗,郭秀英的治疗花费已近100万元,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父亲乔志法卖掉了家中的房子,借遍邻里乡亲。“治疗肺部感染需要近40万元,到北京进行骨髓移植更是一个天文数字。妈妈是个轻易不认输的性格,即使病痛缠身多年,但她从未放弃过生存下去的希望。那次,妈妈流着泪说,不想再坚持下去了。”

 

  在丈夫和儿子的坚持下,郭秀英转院至山东省立医院接受治疗。“没想到,去年冬天妈妈突发脑出血陷入昏迷,医院会诊后说病情会继续恶化,没有复原的希望了。”乔元玉说,今年2月4日,他一路哭着给妈妈办理出院手续。“十几年来,无论多难,爸爸从未放弃过妈妈。可是那天,他红着眼睛哑着嗓子对我说,妈妈太受罪太可怜了,不要再折磨她了,让她没有痛苦地走吧。”从小到大听话懂事的他,第一次忤逆了父亲,“我像疯了一样,和爸爸大吵一架。”最终,在他的坚持下,郭秀英再次住进了平邑县医院。可是这次,她睁不开眼、说不了话,至今仍在昏迷之中。“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是除夕之夜,县城里的人家都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连加班的医生护士都在吃饺子,我却在妈妈的病床前哭得撕心裂肺。”

 

  我想有个家

 

  他说,想留住母亲不是因为自私,“是我觉得妈妈她渴望活着。有时候我在她耳边轻声呼唤:‘妈妈,妈妈’,她闭着的眼角会溢出泪水。”

 

  在乔元玉最初的人生规划中,大学毕业后,他将前往已经联系好的俄罗斯一家舞蹈学校继续进修,然后回国在学校任教,“我真的很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可就在毕业前夕,为了病榻上的母亲,他毅然放弃了留学机会。“我从没觉得自己苦,我只是提前十几年经历了大多数人四五十岁才会经历的阶段。”乔玉元说,他觉得最对不起妈妈的,是自己没有充足的经济能力照顾她。“她太年轻了,只有48岁。为了养育我在外打工省吃俭用,吃了大半辈子的苦,还没享过什么福就病倒了。”

 

  乔元玉说,最让自己感到无力的,是他所有的努力在治疗账单面前不值一提。“学校的老师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对我特别照顾,凡是教过我的都几千块钱的给我转账。还有系里的同学,自发的为我募捐,筹集了好几万块钱。”这些善意让乔元玉心存感激,可与家里欠下的40万元外债相比,杯水车薪。他说,自己有两个人生愿望,一个是赶紧找工作挣钱还清欠款; 另一个是买套房子。“有房才有家。这些年的奔波让我和父亲身心俱疲,未来的日子,我想给他们安定的生活。”(乔元玉银行账号6217 0022 9000 8187 402 中国建设银行平邑支行)

 

       山东商报发福利啦!快来领红包

       复制下方口令

       ¥N7YCYVn8Ina¥

       打开手机淘宝即可领

       每天可领三次!!快来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