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一对警察父子的爱与传承

2019-6-16 10:46:56 来源:山东商报

       坐在父亲高高的肩膀上,小小的我们便能够看到远方;趴在父亲的后背上,那是一种安全而又幸福的感觉。父爱如山。有些父亲,还肩负着更大的责任与使命,因为他们有着另一个名字——人民警察。今年25岁的济南小伙儿刘畅就生在这样一个警察家庭,父亲刘绍恒是位交警,2年前,子承父业,他成为一名刑警。从警的志向和理想在家门之内传承,父子守卫着同一个目标、同一份责任、同一份坚守。 记者 张舒

 

这个父亲节,刘畅和刘绍恒拍的第一张警服合照。
 
 
小时的刘畅和父亲刘绍恒。



  背后的守护



  “小的时候,我挺怕爸爸的,比看见老师还害怕。”今年25岁的刘畅,像大多数95后小伙子一样,朝气蓬勃,阳光健谈。在他的童年记忆中,刘绍恒是一个不苟言笑,对他很严厉的父亲。“爸爸对工作的确是勤勤恳恳,倾注了大半生的精力和心血;但对于我们这个小家,他似乎总是在缺席。小时候,看到周末有父母陪伴的小朋友,我就问妈妈:‘我的爸爸呢?’得到的永远是两个字:加班。”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刘畅依然清晰地记得,从小到大,父亲仅仅参加过两次家长会,第一次出席的时候,自己已经十几岁是个上初中的毛头小伙儿了。


  “那时候爸爸白天要上班,晚上还有夜查,经常不回家吃晚饭。”儿时的刘畅对父亲的记忆除了忙碌还有疏远,“妈妈照顾我的时间比较多,对家庭的付出也更多。”直到有一次,上初中的他在学校打篮球,不小心砸碎了教室里的吊灯。“当时知道自己闯祸了,可是奇怪的是老师既没批评我,也没让我叫家长。”第二天上学,刘畅发现教室里被自己打破的那盏吊灯已经换成了新的。一问才知道,是刘绍恒下班后赶到学校,赔了一盏一模一样的,又踩着桌子给换上了。“爸爸为人比较严肃,对我也一直很严格,我以为他知道后会狠狠地批评我。可他什么也没说,就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样。从那之后,我知道爸爸不是顾不上参与我的成长,他只是选择默默守护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有段时间,刘畅的中学门口总围着些社会上的“不良青年”,趁着上下学的机会欺负低年级的学生。出于气愤,他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没多久,学校门口那几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不见了人影。后来,他才从妈妈那得知,刘绍恒知道这件事后,专门去学校门口教育了一通几个游手好闲的小伙子。“原来爸爸在背后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刘畅有些感慨,是自己的粗心忽略了父亲不善言辞的爱。



  父亲的心结


  
  今年53岁的刘绍恒,是济南第一批大学毕业的交警,他经历过这个职业最辉煌的时刻——上世纪90年代,济南交警的规范执法走在行业前列,“全国交警学济南”一度是交警系统中最有名的口号,这个影响一直持续至今。刘绍恒所在的岗位,就是当年济南的标兵路口:大观园路口。“当时全市选出7名形象最好、执法最规范的民警在这个路口执勤,我就是其中之一。”提起自己年轻时的风范,刘绍恒对工作的热爱溢于言表,“从1989年毕业加入交警行业,至今正好30年,从未离开过市中辖区。”现在,刘绍恒是市中交警大队五中队中队长,几十年的从警生涯丝毫没有消耗他的“光荣与理想”,至今仍奋战在一线,每日参与夜查行动。


  “当时我们那届总共150名毕业生,全部从事了交警行业,有三分之二留在了济南。毕业20年的时候,大家还组织过同学聚会。”说起工作,刘绍恒侃侃而谈,但话题一转到儿子,他就有些不好意思,类似孩子考学、毕业、就业等生活细节,他都要向妻子和儿子再三确认,自己记的时间是否无误。谈起儿子,刘绍恒眼中难掩自豪的神情,“我工作忙,对他的关心不如孩子妈妈那么面面俱到,但刘畅从小到大都很懂事,连少年时代的叛逆期都比别的孩子短。”


  谈起儿子成长过程中的遗憾,刘绍恒提到两件事,一是高考时没全程陪伴;另一件是孩子去外地上大学时,自己一家都没去送。2013年,刘畅在山师附中考点参加高考,刘绍恒在济南中学考点执行护考任务。两个考点相距不远,但因为警力有限,他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岗位,也没有向单位透露家里有名高考生。“后来孩子考上警校,要去曲阜上学。开学季对于交警来说一直是任务比较繁重的时候;我的母亲也在那一年病倒了,妻子忙着照顾老人,儿子当时自己背着行囊,一个人离家去学校报到。”6年过去了,没能参与儿子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个时刻,一直是刘绍恒默默藏起的心结。



  家风的传承


  
  高中时期,热爱运动的刘畅通过了篮球高水平运动员测试,成绩不错的他在填报大学志愿时本有很多选择。“最后选择了当警察,100%是受我爸的影响。”他说,“不懂事的时候,想当警察是出于对爸爸的崇拜,觉得穿警服很帅、很威风;后来懂事了,看到爸爸起早贪黑的工作,觉得这个行业太苦、太累,怀疑自己是否能坚持下来;现在对于警察这个职业,是从内心深处充满的使命感和荣誉感。”在刘绍恒看来,儿子的性格注定了他会延续自己的职业梦想和追求:“刘畅体能好,成绩也不错,正直、热心,是个适合干警察的好孩子。”


  “小时候调皮捣蛋,还会被爸爸揍屁股。但我上初一那年,爸爸对我说:‘你长大了,以后犯错误不打你了。’可能从那时起,爸爸就开始试着理解我,不再拿我当孩子对待了。可我真正理解爸爸,是参加工作以后。”从警校毕业两年后,现在刘畅在山东曲阜市担任刑警工作。他说,切身体验过警察工作的忙碌和辛苦,才明白爸爸当年的不易,“他守护的是千家万户的平安出行。”工作后,刘畅明显感觉和爸爸共同语言多了。赶上休息回家,刘绍恒有时会搂着刘畅的肩膀一起喝酒,帮儿子释放工作中紧张的情绪。


  “想家时和妈妈视频,不问到我爸,他从不露头。”刘畅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可每次一问,他立刻把头伸进镜头笑眯眯地打招呼。感觉像小时候一样,爸爸一直在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关注着我、守护着我。”今年是刘畅给爸爸过的第一个父亲节。“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对爸爸说过‘我爱你’。这次回家前准备了很久、纠结了很久,可临到看见他开口那一刻,又给咽回去了。”他羞涩一笑,“我爸对感情的表达比较内敛,更让我觉得两个大老爷们间说这话怪肉麻的。”他说,对比自己,父亲给爷爷已经过了20多年父亲节。“这一点上我做的真的不如爸爸。从我小时候起,爸爸每年公休假的时候都会带爷爷奶奶出去旅游,这么多年从未间断。作为一位农村老人,爷爷其实根本不知道‘父亲节’是干啥的。但是每年的这天,爸爸就会组织叔叔、姑姑一大家子人吃饭聚会,哄爷爷开心。”


  6月15日,刘绍恒一家早早启程,踏上回老家的路程。“回去给老父亲过节喽。”刘绍恒开心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