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被毒蛇咬伤的孩子

2019-6-19 10:27:52 来源:山东商报

        躺在病床上的13岁淄博男孩宁宁(化名),左手以及小臂上还包扎着纱布,因伤口疼痛,宁宁脸上不时露出痛苦的表情。


  奶奶说,宁宁夜里常常疼得睡不着觉。说起孙子被毒蛇咬伤的事情,陪伴在病床前的奶奶不禁流下眼泪,“既心疼又生气,在家里整天防着他养,一家人轮流看着他,还是防不胜防,这已是他第二次被蛇咬伤了。” 文/图 记者 刘庆英

 

 

宁宁躺在病床上,由于疼痛,脸上不时露出痛苦的表情
 

宁宁被毒蛇咬伤的手仍然肿着



  养蛇的男孩


  17日中午,像往常一样,宁宁的奶奶到门外乘凉,宁宁稍事休息后准备去上学。但谁也没想到,宁宁突然被蛇咬了,一家人既有的生活轨迹顿时被打乱,爷爷、奶奶急匆匆地带上宁宁赶往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咬伤宁宁的不是野生蛇,而是他自己养的蝮蛇。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养蛇,宁宁也说不清楚,不过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买蛇的时间,“去年的时候,从网上买了第一条蛇。”那是一条去毒的眼镜蛇。宁宁买来时还只是一条小蛇苗,不过宁宁说他只养了两三个月的时间。


  自那之后,虽然家里人反对,宁宁还是偷偷地先后买过十几条,包括这次咬伤他的蝮蛇。“这是一条橙色的蝮蛇,长30多厘米,比较喜欢待在干燥一点的地方。”因为喜欢蛇,所以对蛇的一些生活习性宁宁也有所研究。他知道这条蛇有毒,但他没想到,刚买来两三天,自己就被咬伤了。


  宁宁回忆说,当时想打扫一下饲养盒,便把蛇拿出来准备放到盆子里,“就是这个时候它一下子咬住了我的大拇指,咬出了牙印,都出血了。”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主任菅向东介绍,来到医院时,宁宁的胳膊、手都肿了,“幸好来的及时,如果再晚的话手有可能就保不住了。”


  其实,这是宁宁第二次被蛇咬伤,距离第一次被咬刚刚过去两个月的时间。那次是一条剧毒银环蛇,菅向东说当时来到医院时,宁宁已经呼吸困难,好在及时给宁宁注射了抗毒素血清,又经过一系列排毒治疗,宁宁体内的蛇毒总算全部排出。


  自那之后宁宁决定不再养蛇了。但最终宁宁还是没有禁得住“毒蛇”的诱惑。



  家人的心病


  看着宁宁又疼又肿的手,看着他痛苦的样子,陪在病床前的爷爷不住地叹气,奶奶禁不住流下眼泪,“又心疼又生气。”


  早在四年前,宁宁的爸爸妈妈就已离婚,后又各自组建新的家庭,宁宁自此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对于孙子养蛇一事,爷爷奶奶一直都是反对的,但无奈他并不听爷爷奶奶的劝告。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买的,防都防不住。”自从第一次被蛇咬伤后,宁宁奶奶说,他们一家人就跟有了病一样,整天在家里搜寻他有没有藏起来养的蛇。“在学校里管不到,但只要宁宁一到家,我和他爷爷都不敢离开,轮流看着他。我在家时老伴出去溜溜弯,老伴在家时我再去走走。”即便这样,还是没防住宁宁偷偷地养蛇。


  每次发现宁宁养蛇,爷爷都会给他灭了,“想放生,但不敢,就怕万一再造成其他伤害,得不偿失。”


  这一次如果不是宁宁被咬了,爷爷奶奶还被蒙在鼓里。宁宁奶奶告诉记者,被咬后宁宁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告诉他们,而是自己找来缝衣服的线把胳膊一圈圈地扎住了。“爷爷准备送他上学时,看到他在缠线才发现的。”



  孤独的孩子


  这次来医院就诊,奶奶在跟宁宁的班主任请假时没有说实话,而是找了个借口。第一次被蛇咬的事情被老师知道后,老师严重警告宁宁,如果班里有同学被咬就来找他。而正是因此,班里的同学也都逐渐疏远了宁宁。


  “其实,他在学校里挺孤独的。”宁宁爷爷曾给学校老师打过电话,让老师多开导开导他,多劝劝他不要再养蛇了。“也跟老师说过,别让班里学生不理宁宁。”从那以后,老师就没再说宁宁。但同学们跟宁宁的关系似乎也没有好转。


  宁宁是否因此而喜欢上蛇?爷爷一直也弄不明白。“其实,他还算是一个开朗的孩子,有什么事情也愿意跟我们说说。”爷爷说父亲节那天,宁宁还特意做了一桌子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个饭,“有可乐鸡翅、小龙虾等,都是他自己从网上查着做的。”


  只是有一件事,宁宁不愿说也不愿提,那就是关于妈妈的事情。2015年,宁宁的爸爸妈妈离婚,至今已过去四年。四年里,宁宁妈妈就断绝了跟他的一切来往。对于此事,宁宁也从不说。爷爷叹了一口气:“每次提起这事,宁宁都会很生气。”


  爸爸平时忙于工作,再加上与宁宁不住在一起,父子之间的沟通交流不畅通。为了让叛逆期的孩子不走弯路,爷爷有空就会带着宁宁出去游玩。而两次被咬后,宁宁也表示以后绝不再养了。宁宁家人也一直都盼着他不养的那一天,“但愿这一次他真能记住教训。”



  对话

  偷养毒蛇 自学缚扎



  许是疼痛的缘故,接受采访时,宁宁声音很微弱,话语也不多。


  记者:第一次买蛇是什么时候?


  宁宁:上初一时,那是一条去毒的眼镜蛇。


  记者:身边同学有养蛇的吗?


  宁宁:没有。


  记者:从哪里了解到养蛇的情况的?是觉得养这个很酷吗?


  宁宁:自己上网的时候接触到的,就是觉得好看、好玩。


  记者:家人应该也不支持你养蛇吧?


  宁宁:都反对,不让养。有时也为这个吵架。


  记者:是不是觉得家长不理解你?


  宁宁:是的,我都是偷偷的藏起来养。


  记者:从哪买的蛇?


  宁宁:朋友那里。


  记者:你还这么小,除了同学还从哪里交的朋友?


  宁宁:从网上认识的。


  记者:知道你买的这条蛇是有毒的吗?


  宁宁:知道。有之前养过的经验,以为会没事的。


  记者:被咬后你自己做了缚扎,从哪里学的这些自救知识?


  宁宁:就是知道,了解过。


  记者:以后还养吗?

 

  宁宁:不养了。



  专家说法

  山东毒蛇分布地域发生变化


  “咬伤宁宁的是一条短尾蝮蛇。”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主任菅向东介绍说。宁宁来医院时,手、手臂都出现肿胀的情况,还伴有出血以及局部的剧烈疼痛。输入蛇毒血清、打破伤风针,经过综合救治,宁宁目前情况已稳定,只是手臂还有些肿胀。


  进入夏季以来,气温升高,蛇类活动频繁。最近一周,菅向东已接诊过两例被毒蛇咬伤的病例。“上一位患者是被沂蒙山蝮蛇咬伤的。”菅向东说,其实就是短尾蝮蛇、筷子蛇等这一类,这种蛇不是很长,但毒性非常剧烈,曾有被咬致死的病例。


  对于毒蛇咬伤,菅向东介绍说,主要还是采取以注射抗蛇毒血清为主的综合治疗,如果没有血清的话,治疗起来就比较困难。


  “以前的时候毒蛇比较少,主要集中在沂蒙山区和胶东一带,现在地域性发生了变化。”菅向东说,去年曾收治过来自枣庄的毒蛇咬伤病例。“另外,鲁北一带还有一种蛇叫做虎斑颈槽蛇,过去认为是无毒蛇,现在被列入为微毒蛇。”


  “被毒蛇咬伤后,不要惊慌乱跑,应第一时间拨打120,到附近有救治条件的医院及时就诊。”菅向东提醒道,缚扎能缓解毒素的蔓延,但不要太紧,应该留有两指左右的空隙,半个小时左右就要松一松。“如果太紧的话,反而影响局部的血液循环,容易引起肢体的坏死,加重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