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本土冷饮品牌不是很“爽”

2019-6-19 10:00:16 来源:山东商报

     很多人对夏天的记忆,是从咬下第一口雪糕开始的。长期以来,省城大多数的雪糕销售网点和大型超市内,以蒙牛、伊利、雀巢、和路雪为代表的大品牌在铺货和销售数量上一直占据绝对优势。不过,随着去年本土冷饮龙头群康起死回生,省城市民对济南本地冷饮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今年天气一热,很多人都在超市冰柜中寻找“老济南味道”,却发现买不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品牌——“爽”,这是为啥呢?文/图记者 张舒

 

 

记者调查发现,济南本地雪糕多在历城区和市区周边区县销售
 

大型商超内难寻济南本地雪糕踪影



  经销商订货基本靠抢


  “说是恢复生产了,为啥还是买不到‘爽’?”不少对老济南雪糕情有独钟的市民表示,今年并没有找到期待中“爽”的身影,有些失望。


  历山路一家便利店老板刘先生告诉记者,“不是不想进本地品牌,而是进不着。”在他门口的冰柜内,存放着近300支雪糕,几乎清一色的是伊利、蒙牛等大品牌,还有少量的雀巢进口雪糕,省内品牌只有好阿婆一种。


  “我们都是从区域经销商那里拿货,伊利、蒙牛的货源是最充足的,本地品牌货源比较紧张,只能等货。”刘先生经营这家便利店已经近十年,他回忆,以前夏季最畅销的雪糕品牌就是“爽”,“7月份最热的时候一天能卖近百根,每天都要补货。”不过,随着2016年群康停产,“爽”暂时退市之后,空出的市场份额很快就被伊利生产的一款名为“老冰棍”的雪糕填补了缺位。“口味相似,但价格比当时5毛的‘爽’贵了一倍。”刘先生指着冰柜中的“老冰棍”说,“后来‘爽’虽然恢复了生产,但因为产量少,听经销商说订货基本靠抢。”


  今年25岁的小宋在华能路开了一家社区超市,与刘先生不同,因为店铺有地理优势,5月份天气还不是很热的时候,她的冰柜中早早出现了“爽”“群康豆排”“大火炬”等济南本土品牌。“我是从今年4月份开始卖雪糕,当时的进货比例是伊利、蒙牛占8成,雀巢、和路雪占1成,美伦、好阿婆等省内品牌占1成。”5月份开始,她新增了群康、圣井、夏君乐三个济南本土品牌。“随着天气越来越热,本地雪糕卖得越好。尤其是‘爽’,虽然进货时间晚,但销量很快反超伊利、蒙牛这种大品牌。进入6月,我把雪糕的进货比例调整为4:4:1:1,伊利、蒙牛(两个品牌按一类计算)和群康各占四成,雀巢占一成,其他品牌占一成。”


  记者在走访市区多个大型超市时发现,冷饮冰柜中多数都被蒙牛、伊利、雀巢、和路雪等品牌占据;济南本土雪糕中,龙头企业群康生产的“爽”“群康豆排”等,仅在历城辖区内的冷饮销售网点比较常见;圣水、君乐生产的“小不点雪糕”“雪莲冰块”等品牌,则更多的出现在城郊或周边区县。



  担心秘方流失不敢提高产量


  “市民觉得‘爽’难买到,主要是目前我们的市场覆盖率不高。”济南群康集团董事长于宏昌告诉记者,“其实今年4月24日,‘爽’‘豆排’‘脆筒’ 这些传统主打品牌就上市了,目前每天的出货量在1万箱左右。”


  群康集团的雪糕“爽”,是济南本土冷饮中知名度和销量最高的,曾创下一天销售600万支的成绩;同时,它也一度是冰柜里最便宜的雪糕品种,很长时间内,一支只卖0.5元。


  2013年,群康为山东兴和进出口有限公司进行了大量担保。此后,兴和公司无力偿还到期债务,群康受其连带担保责任影响,导致全部资产与账户被法院查封、冻结,资金链断裂。顿时,群康陷入困境。好在企业信用很好,此前与供应商、经销商关系融洽,因此得到了他们的支持,企业还能坚持正常生产经营。


  到了2014年,一些商家看不到好转,便不再支持了,于是群康采用封闭运营模式,即供货商出原料,卖了货以后再将资金返还。到了2015年,这种模式也坚持不下去了,只能被迫停产。


  停产3年后,群康恢复生产,重新“杀”回市场。


  不过,由于原本位于大桥路6号的群康工厂,因轨道交通建设被划入拆迁范围,恢复生产的群康只好寻找其他公司合作,代工雪糕。“今年,群康在山东、辽宁两地寻找了4个加工厂合作生产,销售网点也在逐步增加。”于宏昌表示,“群康原有生产能力超8万吨,年产总值达8亿元,市场占有率近50%;今年代加工的产值却仅有1亿元,市场占有率不足30%。”原来,此前,群康的销售网点受停产、拆迁等原因影响流失不少,加之代工厂生产能力有限,因此产量远不及停产之前。“供应量不足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生产秘方在代加工过程中很容易流失。”因此,在权衡人力成本、冷链配送、专利保密等多方因素后,群康一直没有提高生产配额。



  本地冷饮创新品牌等待重生


  “不过,目前代工的状况不会持续太久。”于宏昌说,群康新厂选址已经定在唐王镇,目前已经在规划中。据悉,新厂房占地大概100—120亩,预计产值将达到6—10亿元。“目前,因为分地指标等问题,唐王镇新厂的土地手续一直没有完成,我们也在积极的与相关部门接触此事,希望能尽快协调解决。一旦落实了用地问题,建厂速度就快了,从建设到投产大概一年时间就够了。”他表示,一旦新厂开工,有信心在三年内恢复本土冷饮行业50%的市场占有率。


  其实,老济南记忆中的雪糕味道不只有“爽”。“小时候吃的雪糕都是本地品牌”,市民张女士说,当时的鸳鸯雪狗、紫雪糕、花生乳等口味一点不比现在的伊利、蒙牛差。张女士所说的这些雪糕,都是出自当时的济南市蔬菜公司。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济南市蔬菜公司的冰糕曾经很有人气,2008年被济南顺昌冷饮企业收购。济南顺昌冷饮企业创建于1990年,当年收购蔬菜冷冻食品厂原本想借着传统品牌做大市场,但由于当时伊利、蒙牛等大品牌已经进入济南市场,加之人力财力方面受到种种限制,因此这些记忆中的老款式没有能够保留住。


  “上世纪九十年代,济南冷饮行业有200多家企业,如今能够叫得响的只剩下了群康、夏君乐、圣水等为数不多的品牌。20年来,本土企业不断被淘汰,外地品牌不断‘杀’进来抢占市场。”于宏昌觉得,本地冷饮品牌要想实现突围,一是在价格上要进行差异化定位,二是不断完善产品升级换代。


  其实,济南的本土冷饮企业并不缺乏研发创意,在产品坚守和创新方面从未停止过。记者在“天眼查”上搜索到,2007年,济南夏君乐食品有限公司发明了一种叫做“扒皮乐”的扒皮雪糕,可以像香蕉一样剥开来吃。雀巢看中了该创意,购买了其使用权。2010年,雀巢凭借扒皮雪糕“笨nana”一炮走红,直接火遍全国,带来了可观的销量。夏君乐近年来推出的高端产品马尔顿系列,重点做外地市场,在青岛海边、北京地铁口能卖到10元一根。群康则计划未来五年着力调整产品结构,每年推5—6款新品,逐步恢复到三四十款畅销款的水平。



  延伸

  本土品牌失去优势


  作为山东省冷食行业龙头企业及昔日济南本土冷饮“三驾马车”,除了群康,圣水、夏君乐为代表的本土冷饮品牌,一方面经受着伊利、蒙牛等大品牌带来的市场冲击,另一方面受资金状况、产业结构等因素影响,举步维艰。“这两个品牌目前主攻市区周边的区县市场,例如章丘、平阴、商河等。”于宏昌分析,由于最近几年群康、圣水、夏君乐因资金链断裂、厂房拆迁、设备升级等原因先后停产,很多外地品牌趁机抢夺济南市场,本土品牌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