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听,孩子写给孩子的诗

2019-6-1 9:10:30 来源:山东商报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

 

  “春天是一只谁都可以领养的小哈巴狗”

 

  ……

 

  这是00后、10后小诗人们写给同龄人的诗。它们,既不同于传统古诗的华丽与经典,也不同于成人诗歌的智性与炫技;它们,是00后、10后中国孩子丰富情感的自然流露,也是他们多彩生活的集中再现。无邪的童心,天才的想象,童稚的诗性,天然的纯真,是他们的最大特色。值六一儿童节,听,孩子写给孩子的诗! 记者朱德蒙 实习生钱胜美

 

  3到5岁开始诗歌创作

 

  当下,70后、80后、90后作家是大众关注的主要创作群体,然而事实上,00后、10后小作者早已在我们关注“成年创作群”时,悄然升起。“好玩儿,它又能说出我的快乐和不高兴”“一是所谓先天遗传基因,二是对文字的后天敏感”“因为诗歌就像一部打印机,能把我们的生活很美的打印出来”“我爸爸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诗人。”“诗歌可以自由地表达我心灵深处的感受,这让我感到非常快乐”……陈金枝、朵朵(王致柔)、范依依、夏圣修、张怡然……他们是普通的00后、10后的山东小孩,也是圈里小有名气的小诗人们。他们爱好写诗,爱好创作,写给自己,也写给同龄人。

 

  孩子写的诗,既不同于传统古诗的华丽与经典,也不同于成人诗歌的智性与炫技,它是00后、10后中国孩子丰富情感的自然流露,是他们多彩生活的集中再现。大众能在诗歌中感受到他们无邪的童心,天才的想象,童稚的诗性,天然的纯真,这些都是传统古诗和成人诗歌所不能带来的。

 

  写作诗歌,孩子们的说法各式各样,有的受家庭影响,父母本就是“文艺青年”或小有名气的诗人;有的受诗歌本身的影响,可以借诗歌之口说出自己的快乐和不快乐,但无论何种缘由,终归是兴趣引发了爱好,并最终成为写作的动力。

 

  3到5岁,是小诗人们“写诗”的初始期,创作离不开家长的发掘和支持。2010年端午节出生的朵朵,3岁开始写诗,5岁出版诗集《朵朵五岁的诗集》,引发80多家媒体关注,被誉为“中国最小诗人”。11岁的范依依则告诉记者,大概5岁的一天晚上,“我睡觉前对妈妈说:晚安,好梦……你闻到我梦的香味了吗?妈妈说,我的话很有诗歌的意味儿,从那时起,我就开始说诗歌写诗歌啦。但发表作品,是3年前才有的事儿。”

 

  尽管在诗歌创作上都收获了一些成绩,但孩子们认为,写诗,只是自己众多兴趣爱好之一。除了诗歌,他们还喜欢阅读、摄影、绘画、瑜伽、乐高等。对于“诗歌”的理解,他们也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体会和看法。17岁的张怡然告诉记者,自己目前功课紧张,感觉离诗歌有点远了,但“生命本身就是一首诗,我会找到属于我的诗的。”“艺术是相通的”,2001年出生于泰山脚下,现已就读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陈金枝则和记者说道,如果说诗给一个女孩安上了翅膀,那么油彩将会使得羽毛更加绚烂多姿。

 

  诗歌扮演着妈妈的角色

 

  “诗歌,在生活中扮演着妈妈的角色。因为它经常督促着我写诗,督促着我走向一个更好的自己。它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更加有趣,更加有意义。”“诗歌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为我带来荣誉,大家都叫我‘小诗人’,我很开心。诗歌也是我放松心情的地方,每当写完一首诗,我都会有一种很大的满足感。别人眼里平常的世界,在我看来充满了诗情画意。”“诗歌是我的魔法师,我在生活中做不到的,它会给我变出来。”

 

  他们是读者眼中的“小诗人”,也是亲朋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很多家长甚至觉得,创作是“刻苦训练”出来的,但其实不然。相较于模式化训练,耳濡目染和体验熏陶,是这些小诗人们的家长为孩子选择的更为合适的方法。

 

  “圣修的爸爸是诗人,但我们从没有主动让他写诗,只是从他出生就给他在博客里写成长日记,他小时候好玩的事情(包括写的诗歌)全都记到博客里。直到他的小学语文老师带领他们进行诗歌教育,我们才发现圣修写诗的天赋。除了培养他良好的阅读习惯,我们没有参加任何的培训。要说特殊培训,那就是每周都带着他出去行走游玩,阅读大自然这本大书。回来后,他的诗歌不论质量还是数量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夏圣修妈妈告诉记者。夏圣修也表示,生活中,能激发灵感的事情非常多,自己更崇尚自由,要做一个天马行空的诗人。

 

  朵朵说,自己的爸爸善于发现,“有一次我在梦里收集了很多巧克力,醒来后,我很后悔没在梦里吃了它们,但又不能从梦里把它们拿出来。爸爸说,可以写出来,这是一首诗。我才知道,诗不是编出来的,是生出来的。”

 

  00后、10后小诗人开始崛起

 

  从对诗歌产生兴趣到第一次写诗再到集结出版,孩子们在不断地成长,作品风格也在不断变化,对诗歌创作更有了一些独特的看法。“生活中,诗歌还是显得比较‘无用’,很少听说有谁在人群里进行自我标榜。更有甚者,对诗人的标签唯恐避之不及,大概当代诗人都普遍遭受了某些冷遇,处境比较尴尬。当然,这首先是现代诗在中国的尴尬,很多人对于诗歌的概念还一直停留于唐诗宋词阶段,但它的‘无用’也同时展现了自身的非功利性,‘悲壮’则显示出诗人的高尚品格。一个人在名利满天飞的当下还能静下来,展开一场深层次的心灵拷问、思辨……我们除了向他们致敬,还能说什么呢?”陈金枝说。

 

  “诗歌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美好。比如有一天,妈妈说,快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我脱口而出,我的尾巴撑着太阳伞!这让我们的一天都变得非常好玩儿。其次,诗歌对我的学习很有帮助,比如说我的作文因为有了诗歌的想象,变得越来越好了,还常常得到老师的表扬。另外,阅读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范依依说道。

 

  如今,这些孩子们的诗已经收录在一本即将出版的《孩子写给孩子的诗》新童诗集里。该书策划编辑、著名诗人夏海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做这样一本诗集,一本童诗集,是基于一种召唤,“当70后、80后、90后作家崛起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们已经进入到了00后的空间里。最大的00后已经18岁成年了,有的甚至迈进了大学。如果我们无视他们的存在,就是无视那轮冉冉升起的朝阳。所以,关注最年轻也是最有活力的一代人,成为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

 

 
  《雪是冬天的勋章》

 

  夏圣修

 

  冬天是一位大将军

 

  因为打败秋天

 

  他获得了许许多多的勋章

 

  弯腰系鞋带时

 

  他不小心

 

  将雪白的勋章

 

  撒落在大地上

 

  《醒来》

 

  朵朵(王致柔)

 

  醒来我吓了一跳

 

  我身边睡着一只蝴蝶

 

  可妈妈没有了

 

  我大声叫着

 

  看见那只蝴蝶

 

  静静地绣在

 

  妈妈脱下的睡衣上

 

  《画蘑菇》

 

  张怡然
 

 

  晚上,我画一张画:

 

  雨天的蘑菇

 

  一个慌张的蘑菇

 

  一个快被风刮倒的蘑菇

 

  它害怕得脸都红了

 

  我让它不要害怕

 

  我不会把风画得太大的

 

  《两张一样的照片》

 

  范依依

 

  蓝天说

 

  大海,你给我照一张照片吧

 

  我这里有

 

  蓝蓝的天幕

 

  飘荡的白云

 

  飞翔的小鸟

 

  咔嚓,

 

  大海给蓝天照了一张照片

 

  大海说

 

  蓝天,你给我照一张照片吧

 

  我这里有

 

  蓝蓝的水面

 

  跳跃的白帆

 

  游动的小鱼

 

  咔嚓,

 

  蓝天给大海照了一张照片

 

  两张照片放在一起

 

  蓝天、大海,惊讶地说

 

  咦?我们的照片怎么会一样呢

 

  《荷花小禅》

 

  陈金枝

 

  荷花开在夏天是对的

 

  心浮气躁的温度

 

  临清池独对一枝荷花

 

  定睛,我就是另一只

 

  蜻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