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从自卑到热爱从热爱到热恋

2019-6-1 9:15:05 来源:山东商报

       诗人李南说,阿华的诗有着纯正的抒情质地,……她热爱自然,眷恋人间,她的诗中有忧伤,有秘密,有温情,有疑惑,她以倔强和执着的个性,反复地对良知和人性进行叩问,让人回味,让人深思。
 

 

 60后山东女诗人阿华,生长于山东沿海一个小村子里,尽管她形容“一生从未离开过它”,但其实,她早已用笔下的文字将自身带离。她说,人如飞蛾,都愿意趋光取暖,可是,如果这个世上,没有一个怀抱来容纳我,那就让我抱雪取暖吧。2019年,阿华与山东省作协签约,成为省作协第五批签约作家。日前,记者专访阿华。记者 朱德蒙
 

 

  与写作的缘分源于“自卑”

 

  出生于威海环翠区一个叫望岛的小村子的诗人阿华,她形容,从出生至今,自己一直没有离开村子,“我在村里上了小学、初中,之后去威海二中上了3年高中。毕业后,我又回到了村里,工作、结婚、生子,一直到现在。所以,每次和诗人朋友们交流,当有人谈到故乡时,我都很惭愧,因为我一生都没有离开家乡,所以我的家乡就不能叫做故乡。”

 

  与很多作家写作源于兴趣、爱好不同,阿华与写作的渊源是“自卑”。她说,读高中的3年,自己不愿和人交流,只是与自己对话,并在纸上写下大量地被叫作“文字”的东西。以致毕业后,有同学留言:看你每天低头写字,感觉好神秘。

 

  “其实,她们不知道,那些年我心中有过怎样的跌宕起伏。高中毕业后,我回到村里开始工作,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没有一个可以交流的人,而生活里总是有着太多的明与暗的交织和冲突,它们让我内心波澜起伏。我的心灵需要一个光亮的出口,于是,我选择了写作。”

 

  而选择诗歌,阿华则认为原因很简单,适合,“在我看来,再也没有一种文体能像诗歌这样来表达我的感受。我曾经是个很自卑的人,但诗歌用它柔软的手指,触摸到了我心灵深处敏感的灵魂,我在诗歌中找到了那个最真实的自己。每一个人都在追寻心中的光芒,勇敢不是与生俱来的,它是在追寻的过程中感受到的。只有在写作的世界里,我才会表现得那么勇敢。”

 

  所以,诗人、诗评家燎原说,诗歌,是阿华坚硬寂寞生活中的植物园。

 

  曾经,阿华读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的文章。他说:“我一生都自问我是谁,要干什么。爱和文学这样的精神力量,才能缓和伤悲。在医院里看到过临死的病人,知道自己大限即将到来,恐惧到浑身发颤。但是,爱的人在旁边握着他的手时,他就能平和下来,坦然面对。爱的力量千百年来,照样能制造奇迹。文字,也有这样的力量。”

 

  文字,也给了阿华同样的力量。当与诗歌面对面时,她就变成了另一个她。“人总是要通过一个方式来学习和表达的,有些人靠默默生活,靠与人交际,而我喜欢的是写作这种方式。我把写诗当作是认识世界,澄清自己与世界联系的一个方式。”

 

  用创作映照一位诗人的成长

 

  每一位写作者,几乎都会有几个不同的写作阶段。诗人蓝野评价阿华的创作,认为她经历了前期写作的狂热、躁动和人生成长的磨砺,如今,则已能够很好地控制笔触。当然,这也被认为是一位诗人的成长。

 

  对此,阿华则表示,人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慢慢长大,诗歌写作也是如此,“我从1988年开始写作诗歌,大约有10多年时间,我在这个城市里独来独去,一个人摸索着写作。2005年到2009年,是我诗歌写作的狂热期,我差不多每年都可以写出200首诗歌,虽然现在看来很多诗歌都写得不成熟,但对我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练习阶段。”
 

 

     2007年,则是阿华创作中较重要的一个年份。“在这一段时间里,我的诗歌中开始出现一个叫‘梨树镇’的地理名词。人到中年的我,特别是在经历种种物是人非之后,想找一方水土,来安顿自己的生活。于是,我的诗歌里出现了一个梨树镇。所谓的梨树镇,不过是我虚构的一个世外桃源。在一首诗歌中我曾经这样说过:我一生渴望有一个地方,能将我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四下流离,无枝可依,我一生渴望相互渗透,相互懂得,而非索取,寄望,梨树镇,符合了我对这世界所有的认知和想像。”

 

  “2014年前后,我的诗歌创作又有了一些变化。我开始了行走,时常从松柏、竹子、梅的身上,获得某种鼓励;有时,也会从大地、寺庙和嘛呢石中,获得更多的加持,所以我的诗歌里多了一些佛性的东西。比如《松诺的困惑》,诗中多了一些思考和哲学的问询。从《梨树镇》到《松诺的困惑》,差不多7年时间,我想世道人心都有了很多的变化,诗歌发生变化也不足为奇。”阿华说道。

 

  会写诗的会计,会做报表的诗人

 

  除了诗人身份,阿华还有一个和诗歌写作看起来完全不搭的职业——某公司会计。

 

  阿华笑称,很多朋友都对自己的这种生活状况表示疑惑,“他们说,整理数字和写作诗歌是两件没法关联在一起的事情,一个感性,一个理性,很分裂啊。但我好像从没有觉得这会造成怎样的困扰,我是在工作的时候,尽量不去想诗歌,写诗的时候,尽量不去想工作,但有时写作的时候,很多工作中没有解决掉的事情会压迫着你,让你头痛。这些事不解决掉,你根本就没有心思写作。所以我会尽量用最快的速度把工作中的问题解决掉,再安心地继续着自己的写作。这倒不是理性与感性的冲突,而是工作与写作的冲突。凡是业余写作的人,大概都会遇到这种困扰吧,我觉得我还是很好地解决了这两者之间的矛盾。”

 

  当然,如果不创作,又会做什么?阿华坦言,这一生中,自己除了写作,好像其他的什么都学不会,“不会唱歌,也不会画画,那些阳春白雪般的生活我一样都学不来,所以每次看到她们风生水起的生活,我只能在心里徒生羡慕。但我还是很感激老天至少给了我写作这种才能,它让我在经历人生种种苦难之后,不至于因为没有精神的支撑而崩溃。是的,很多次我在生与死之间苦苦挣扎,我绝望过,徘徊过,在大雪的街头踌躇过,但最终还是写作拯救了我。我知道,即使整个世界都背叛了我,但文字不会,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抱团取暖,我们胶着,纠缠,疏远又亲近。我们了解,体谅,关注又自省。”“所以,我一直想对生活里的女性朋友们说一句话,领养一门艺术吧!它会让我们在人生最绝望的时候起死回生。”阿华说道。

 

  作家简介

 

  阿华,本名王晓华,女,山东威海人,1968年8月生,省作协第四批、第五批签约作家。自2004年始发表作品,迄今已发表诗歌800多首,出版诗集3部。近千首诗歌作品见于《十月》《星星》《诗选刊》《飞天》《诗刊》《山东文学》《延河》等,并多次入选年度诗歌权威选本和跨年度选本。曾获全国首届红高粱诗歌奖(2011);首届刘伯温诗歌奖(2013);山东省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主题征文一等奖;全国“茅台杯”诗歌奖二等奖;《飞天》十年文学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