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三尺柳条的现代复活

2019-6-26 11:22:55 来源:山东商报

        重达百斤的巨鼎、掌托圆珠的中国龙、色彩丰富的水果系列产品……从生活中的装饰品、实用的出行车辆到活灵活现的动物,指尖翻飞,编织出的不仅是一件件艺术品,也是临沭柳编的文化名片。

 

  创新技法和编织技艺、开发衍生品、电商模式推广……从原材料柳树的种植管理到作品创作出口,柳编在临沭当地实现了“非遗+”全面落地开花,也不断激发着老手艺的传承活力。与柳条相伴40载,杨进邦创作过数以万计的作品,却仍坚持不懈地创新设计,“新”“奇”二字是这位省级模范传承人始终恪守的创作理念。记者 许倩 实习生 刘若溪

 

《柳编中国龙》



  一条线叫响“柳编之都”
  

 

  作为中国最早的传统手工艺术之一,柳编有着1400多年的历史,也是在民间广为传承的艺术形式。在临沂市县,柳编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从原始的民间小作坊演变成规模宏大的地方文化产业,走在临沭的大地上,随处都能看到指尖翻飞做柳编的手艺人。“一把锥子一把剪,马扎一坐搞柳编。”这句顺口溜形容的就是临沭当地柳编产业的盛况。

 

  从最初的柳树到一件件精美的工艺品出口,临沭是一条线生产的“柳编之都”。鼎盛时期,临沭当地有十万亩的柳条种植面积,编织大军达到了十万人。年过六旬的杨进邦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从儿时接触至今,杨进邦已与柳编一起走过了40个年头。柳编尺寸在变、形态在变,唯一不变的就是他反复设计的创新理念。

 

  杨进邦常说,对于临沭人而言,柳编像是一种天赋和本能。对他而言,亦是如此。“乡间道路上大车小车在运输柳条和柳编产品,大街小巷都在劈柳截柳,宅院门口凉晒着柳编小筐,沿街房内三五成群的编织女工边编织边谈笑。”儿时的场景在杨进邦的脑海中仍然清晰。

 

  也许是天赋,也许是一种习惯,自打儿时接触以来,杨进邦便没能再割舍下柳编。“上世纪70年代,我进入临沭县工艺美术公司,从事草柳编织工艺品出口设计创新。”杨进邦告诉记者,自那时起,儿时的积累有了施展的机会,在那里,他专心从事编织工作。

 

  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创作的作品越来越多,杨进邦不再满足于时下日常生活用具的创作,开始尝试着对柳编进行创新。“柳编在临沭有着广泛的基础,但创作大多以贴近生活的实用品为主,如篓、簸箕、箢子、柳条箱子等,用来做粮囤和酒篓。”

 

  积累慢慢转化成了创意。到了上世纪90年代,杨进邦结合染色技术,对柳编进行创新,设计出了水果造型系列作品。“水果造型系列,通过制成水果样式,染成了水果对应的颜色,突破了柳编以前染白色的一个界限。”杨进邦说。

 

  改变柳编的编法、工艺、造型、材料和用途,从实用品到工艺品再到艺术品,在创新理念的指引下,老手艺也焕发出新的生机。

 

  探索“非遗+”
  

 

  活态传承的非遗项目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是当地的文化资源。传统的文化资源怎样传承,也成为了临沭不断探索的方向。近年来,在“非遗+”模式的探索下,文化资源优势也逐渐转化成为产业优势。

 

  在临沭,柳编出口曾是销售的重要渠道。“上世纪70年代初期,临沭柳编就开始出口国外,中国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山东分公司的第一个柳编出口货号W101—1就诞生在临沭县。”杨进邦告诉记者,彼时临沭县的柳编产业、出口创汇得到了大发展。“短短几年时间内在柳条种植、柳编品种、编织技法、使用功能、造型用途、市场拓展等方面进行了全面改革和创新,使柳编花色品种从几百种猛增到了几千种,也迎来了临沭柳编的春天。”

 

  另一个转折也出现在此时。“那时应运而生的不少个体户和私营出口企业都可以背着柳编小筐去参加广州交易会与外商订货,也推动了临沭柳编的出口。”杨进邦说。

 

  有了此前的销售基础,近年来互联网的发展普及也给这座“柳编之都”带来了东风。临沭柳编也开辟出了“非遗+电商”的发展模式。杨进邦介绍,临沭目前已有淘宝专业镇1个,淘宝专业村3个。临沭柳编从出口、电商销售、外埠加工链条化生产成为产业化、规模化、产供销一体化的外贸出口示范基地。

 

  “非遗+展示”则是另一种探索。2008年,临沭县在县城西部建造了总面积2600平方米、国内唯一的“中国柳编文化艺术馆”,并于2010年6月开始启用。艺术馆设计以“杞柳”非物质文化为主题,分为特展区、历史区、材质区、工艺区、产品区、展望区六大部分。馆内共陈列柳编文物、实样6000多套件,代表着柳编的最高技艺,小到柳编日用品,大到柳编家居装饰品,全面展示当地独特的柳编文化。

 

  “非遗+”模式的研究和探索,为临沭柳编这一文化产业发展注入了新动力。

 

  老手艺的现代复活
  

 

  年过六旬,杨进邦编织的速度慢了下来,但对柳编的热爱和创新的劲头从未停滞。“直到现在我每天仍然坚持设计。”在杨进邦心里,柳编的传承是一个不断完善和创新的过程,对于文化传承和积淀同样重要。

 

  40年来,杨进邦创作的作品都收藏在自己家中。随着作品越来越多,一个想法闪现了出来。2013年,杨进邦在杨沙埠村祖宅原址,改建了“非遗传承工作室”,为当地居民培训柳编技艺、学习柳编文化提供了技术支持和传承场地。

 

  从另一个层面来讲,工作室更像是一个小型博物馆,将杨进邦40多年来与柳编有关的作品收藏其中。其中包含从事柳编设计创作的草稿图样30多册,外商交易信函、签约订单、样品图纸等几千幅,珍藏柳条种植、加工、编织等各种工具几十套件,十大系列六千多种柳编实物,从大到小、从传统到现代不一而足。

 

  校园、乡村和社区……近些年,在临沭当地,杨进邦带着柳编通过多种形式走入了大家的生活。“非遗进校园模式已经成了常态化,除了小学,临沂职业学院还开设了柳编这门选修课,让学生多层次了解柳编技艺。”杨进邦说。

 

  尽管临沭当地不乏柳编企业,但杨进邦仍然坚持通过带徒的方式传承技艺。“我从2012年就开始带徒弟,主要以70后和80后为主,现在济南有1个,在临沭当地有3个。”杨进邦告诉记者,传承不仅要教授传统的技艺,更重要的是能够带领大家通过设计上的创新赋予柳编新的活力。

 

  “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推广临沭的柳编文化,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柳编存在的艺术和市场价值。”杨进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