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一堂生动的“中国式啃老”法理课

2019-6-27 10:23:29 来源:山东商报

        全媒全解
  

 

  从冯睿(化名)出生的第一天,奶奶便成为了她的实际抚养人,而父母都忙于工作,对她疏于照看。没想到在冯睿即将成年时,奶奶竟然起诉到法院,要求儿子儿媳支付16年来的抚养费28.8万元。法院综合考虑老人照顾孙女的时间、精力和开销,最终酌定孩子父母应支付老人10万元的“带孙费”。近日,这起发生在北京丰台的经济纠纷引发社会有关“带孙费”的热议。

 

  据《新京报》《北京晚报》 等媒体报道,2002年,冯大军(化名)和王璐(化名)终于迎来了爱情的结晶,55岁的彭慧兰(化名)也总算是抱上了孙女。对这个新来到家中的成员,彭慧兰喜爱得不得了,孙女出生的第一天晚上,便是奶奶陪她入眠。

 

  可没想到,帮着儿子、儿媳照顾孙女的生活,彭慧兰一过就是16年。

 

  由于小两口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经常需要倒班,在冯睿出生后,和冯大军一同居住的父母就自然承担起了照料孙女的工作。虽然儿子、儿媳口头上对彭慧兰感激不已,但平日却都忙于工作,把老人的付出视作理所当然。

 

  2012年,冯大军、王璐不再跟父母一起居住,却把孩子留给了父母照料,而且并不支付孩子的抚养费用,一切都是由彭慧兰和老伴自掏腰包。

 

  直到2017年6月,彭慧兰的老伴病重,她无力再照顾孙女,才让儿子、儿媳将孙女接走照顾。过了一年多,儿子儿媳选择了诉讼离婚,而法官在调解过程中,尚未成年的冯睿表示希望跟着母亲生活。

 

  看到孙女坚定地选择了儿媳,彭慧兰的心凉了。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彭慧兰的选择竟是向法院递交了一份起诉状。

 

  “其实老人更多的是为了一个理儿,这个钱到底是该谁来出,而不是真的为了要这些花销。”本案法官文军丽表示,对于家庭纠纷案件,不能一味死扣法条规定,只有尝试融进这个家庭的感情之中,才能更好地处理好情理和法理的交织。

 

  梳理相关新闻不难发现,这一起因“带孙费”引发的法律纠纷绝非个例。2015年10月,广西陆川县56岁的杨金美将儿子和前儿媳告上了法庭,向他们索要“带孙费”。老人称儿子媳妇一回家就玩手机,孩子一吵闹就嫌烦,虽然他们没有在经济上啃老,但在履行抚养子女的责任方面存在实际的“家务啃老”行为;2018年10月,山东淄博两位老人同样为了索要“带孙费”将儿子和前儿媳告上法庭,而最终他们的诉求也得到了当地法院的支持。

 

  对于近年来在各地不断轮回上演的老年人索要“带孙费”事件,南报网评论文章认为,有关老人抚养照料孙辈“有偿”还是“无偿”的争辩,实际上,是传统道德与法律间的一场博弈,更是道德伦理与合法权益之间剧烈冲击与碰撞。

 

  尽管此次老人状告儿子儿媳,索要“带孙费”,是由儿子儿媳离婚引发,有一定的特殊性,但透过这个案件的背后,我们看到了,老人索要“带孙费”,更多索要的是一种合法权益,是一种自我维权,是对子女抚养责任意识的一种法律倒逼,也对当下这种变相的“啃老”,敲响了警钟,这无疑在今后法治进程中,具有很大的示范效应与标杆意义。

 

  中国网“观点中国”同样认为,老人索要“带孙费”是一堂生动的家庭关系法理课,需要引起更多的重视和思考,也需要更多人从中获得启发和教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