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耄耋王蒙,讲述爱情的故事

2019-6-29 8:56:57 来源:山东商报

        “王蒙老矣,写起爱情来仍然出生入死。王蒙衰乎?写起恋爱来有自己的观察体贴。毕淑敏告诉我,日本有一种说法叫成长到死。那么小说也可以创造到老,书写到老,敲击到老,追求开拓到老。”当代著名作家、学者王蒙在自己新书《生死恋》前言中写道。今年,85岁高龄的王蒙又出版了自己的全新力作《生死恋》,该书演绎了文学中古老的爱情主题,将爱情置于历史的变迁之中,讲述人们爱情中所面临的考验。记者朱德蒙实习生伦晓瑜

 

  将百年历史沧桑纳于叙事构建中

 

  王蒙,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学者,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部长,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等职。王蒙笔耕60余年,出版过45卷文集,创作过1800万字作品,著有长篇小说《青春万岁》《活动变人形》、短篇小说《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等百部作品,其作品反映了中国人民在前进道路上的坎坷历程,是当代文坛上创作最为丰硕、始终保持创作活力的作家之一。2015年,王蒙作品《这边风景》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2018年,王蒙荣获“弄潮杯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别贡献奖。王蒙访问过6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境外两个博士学位,作品被翻译为英、法、德、意、日等20多种文字,流行世界各地。

 

  王蒙新作《生死恋》一书,收录其最新创作的四篇小说:两篇中篇小说《生死恋》和《邮事》,两篇短篇小说《地中海幻想曲》和《美丽的帽子》。中篇小说《生死恋》讲述北京普通宅院里顿家和苏家的半个多世纪的不解情缘,主人公苏尔葆在感情方面的纠葛以及面对爱情、亲情时每个人的不同表现和感受。《邮事》为非虚构小说,讲述作者几十年来因为领取稿费而与邮政、邮储打交道的经历和感受。《地中海幻想曲》与姊妹篇《美丽的帽子》则讲述了女主角隋意如,是众人眼中的“人生赢家”,显赫的家世、学历、荣誉、身份等,却在谈婚论嫁的问题上屡屡触礁,小说以意识流写法讲述了她登上地中海幻想曲号邮轮后,在雅典的旅行经历和心理起伏。

 

  《静拨生命之摆或超越生死之维——论王蒙小说新作<生死恋>》一文作者温奉桥和姜尚写道,自《青春万岁》始,王蒙的小说创作已逾65年,纵观王蒙的创作生涯,从1950年代饱含革命激情的青春之歌与激荡文坛的震颤之音,到1970年代的异域风情与时代隐思,再到1980年代的艺术探索与内省哲思,直至1990年代的“季节系列”,小说之于王蒙,不仅能延伸体验,记录生活与心绪,更能在诗意与美感的书写中,见证生命与沧桑,“晚年的王蒙,在‘青春激情、革命激情、历史激情’多重激荡中,再一次冲破时空的桎梏,直逼生命之复杂真相,呈现出新的生命景观。王蒙新作《生死恋》将世界—中国、个人—时代、历史—命运置于一个完全打开了的背景上,从1898到2018,从北京胡同到美国圣何塞,从‘蜂窝煤’到‘洋插队’,将中国近代以来的百年历史沧桑,纳于男女主人公之‘生死恋’叙事构建中,这是王蒙晚年小说创作的一个显著特点。超越性生命哲学构成了《生死恋》的坚硬内核。”

 

  让文学滋润普天下的人生

 

  新书《生死恋》写人们的爱情生活,这与王蒙之前的作品题材稍有不同。对此,该书责任编辑告诉记者,已经把王蒙列入可以开拓出新领域的“青年作者”名单内了。王蒙在新书前言中也表示,“每次与每次都不一样。6年前《人民文学》上刊登了我的一篇写山村农民的小说,他们的一位编辑接到同学来信,说你们怎么敢用与王蒙的名字相同的名字标注作者。他们没有想到我也写农村。这次呢,一位朋友告诉我,如果把《生死恋》的题名放到一大堆小说名目中让她猜,费尽洪荒之力,她也不会想到王蒙的小说起这样一个标题。”

 

  “写小说的感觉是无法替代的,你写起了小说,你的每枚细胞都要跳跃,你的每一根神经,都要抖擞,不写抖擞,写成哆嗦也行。”在王蒙看来,模写也罢,纪实也罢,都在创造一个世界,在用语言激活人物和灵魂、情感和想象,在唤起眼泪和激情、关注与猜测。当然,还有好人的与智者的思想。“王蒙在《生死恋》中,对于不同人格主体,并不进行善恶裁决,也不用盲目的命运来进行玄妙指引。他在多重追忆叙述中从历时与共时、内在与外在、感性与理性、爱情与欲望等多个维度,进行立体地展示,我们在矛盾双方或直接或间接的辩护沟通中,在每个个体或连续或片段的独白自省中,深刻揭示了个体命运的悲剧性。从这个意义讲,《生死恋》所展示的悲剧,并非世俗意义上的悲剧,而是超越意义上的悲剧,即将悲剧视为共同关系之必然结果,造成悲剧的不是现实的偶然因素,而是悲剧环境中所有人的‘共同犯罪’,即《生死恋》所揭示的悲剧,超越了具体的政治、历史、家国境界,进入了人生之普遍意义即哲学的境界。”中国海洋大学王蒙文学研究所所长温奉桥指出。

 

  王蒙喜欢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伯南克一句名言:“所有的故事都是好的故事。”对于这句话,他有着自己的理解:“包括悲哀与失落,种种经验都可以得到文学的滋润,发芽,长叶,开花,结果。让文学滋润普天下的人生吧。”

 

  在温奉桥看来,《生死恋》正是一部寄托着智者哲思的小说,《生死恋》对个体、爱欲、自由、生死、存在等哲学的重要质素表现出了超越性的哲理认知,“基于王蒙厚重的历史阅历而生发的关于生命内部深切体验的《生死恋》,通过挣扎个体的多重追忆实现了立体叙述生命哲学的可能,也通过生命本体‘爱而不得’的生死纠缠来揭示自由欲求与生存秩序之间难以归因评判的悲剧。最终,他为我们展示了生死之隔间所具有的超越性可能。在那些已知的、定形的、有名的内容之外,还有着无名的、无形的但却不可抑制并为王蒙所感知捕捉到的存在。在经历了生命个体的沧桑历程后,王蒙感受着生命深处的存在并最终突破了普遍性的探求陷阱,为我们展现了他极富超越性的生命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