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再听金山“侃大山”

2019-6-2 10:25:21 来源:山东商报

  虽然还不到3个月,金山已不记得最后一期节目的日期。


  那天他甚至没有好好和听友“告别”,11点,节目结束,从台里回家。


  《金山夜话》,这档在济南创造了“收听神话”、播出了25年的广播节目,就在一个正月里料峭的夜晚,结束了。


  “我没有仪式感。”金山这样说。


  让金山想不到的是,在节目突然消失的日子里,甚至有听众打电话到12345投诉。


  5月30日,当记者向金山询问这个传闻,他笑着承认。“不过,离开没别的原因,只是我退休了。”文/图 记者 寇建伟

 

 



  “一代人的记忆”退休了


  和收音机里的锋芒毕露相比,记者面前的金山不那么“激扬”,“我其实是一个内向寡言的人。”


  在《金山夜话》之前,金山做过很久的媒体人,只不过这个过程有些跳跃。最早是在机关工作,之后去了电台,然后去北京广播学院上大学,期间又去央视、东方电台、南方窗等知名媒体实习。


  多年之后,金山这样总结,“就是为了平视很多貌似崇高的东西,不是贬,不是觉得他有什么了不起,而是要明白它研究它。”


  期间还做过推销,卖了3千本杂志。在金山看来,这是一次难得的积累,如何更好地与人对话,如何应对各色人。


  之后回到济南电台,做新闻主播,渐渐开始不满足只是“念稿子”的角色。“年轻人要尝试要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你才能够超越,如果总是在仰视,那你永远都是膜拜别人的一个粉丝。”金山说。


  做节目的初心,金山总结为“爱心”,他有很多话希望和大家分享。他觉得如果能在有困惑的时候听到金玉良言,会受益终身,他年轻的时候就需要这样的引导。这在他看来就像是一种使命,他想要通过一档节目完成这样的使命。


  1993年,金山和领导商量,想做一档婚恋、情感类脱口秀类节目,结果困难重重。首先济南还没有以主持人命名的节目,一直被追问的还有如何让听众打进热线来?如何让听众想听你聊?最终定下来叫《金山侃大山》,节目效果很好,就从最初的每周两次改为每天一次,时间被定在晚间十点到十二点,改为《金山夜话》。


  “这就是一个拓荒的时间,谁会在晚上十点听节目?”不过金山还是很高兴,毕竟实现心中所愿。接到通知的当晚,金山就要开始第一期节目。为了抓紧制作片头音乐,临场写了一首诗,“月色溶溶映舜耕,清泉石上碧草青。古今中外多少事,金山都付笑谈中。”这个片头音乐和这首诗一直用了25年。


  最初的模式是金山抛出话题先讲十分钟,听众打热线。渐渐地,热线越来越多,模式也固定成观众熟知的样子。时间又有了调整,一个半小时,能接15个左右的电话。


  想换一种方式继续“侃”


  
  有评价说,这档节目在济南地区的广播节目独树一帜,开创了全省乃至全国深夜谈话节目的先河。


  不过,伴随高收听率而来的,是对金山“犀利”“直接”“发脾气”“讲段子”等鲜明主持风格及“低俗”节目内容的争议。种种评价都让他一时风头无两。


  台里常常对节目开研讨会,请专家学者支招,甚至对节目进行各种尝试和调整,金山甚至一度离开了《金山夜话》。可是,没多久,又再次回到节目组。


  在很多节目不断改版、更新的时候,《金山夜话》以同样的模式一直坚守。用金山的话说,“从1996年开始,节目就没有成长。”


  “以不变应万变。”金山说。形势在变、市场在变、人们的需求也在变,虽然模式不变,但在内容上不能光打感情这个牌。在节目里,金山也会谈教育,谈社会现象,谈市场。金山还学了心理学,在很多人看来是“充电”的行为,金山却不这样认为,他认为知识的增长和充电不是一码事,充电就意味着没东西了。而他没有,《金山夜话》体现的只是他的一杯,而他拥有的是一桶。


  近几年,金山开始在很多平台做直播,“了解一下新媒体”,同时又收获了一批新的听众。


  很多人都觉得《金山夜话》像一个符号,一个时代的记忆,金山却很平常心。只是在去年的时候,金山突然觉得身体特别疲惫,就像知道退休的时间要到了,一直紧绷的弦松了,从身体到心态突然不太好,不得不住院调理。这期间,只能断断续续地做,直到最后离开节目的那一天。


  退休后的金山,不再熬夜,注意养生,陪家人聊天,筹备新书。“想用另一种方式和听友交流,说我还没说完的话。”金山说。



  对话
  节目“档次低”?
  别听热闹,要听理念



  记者:您对《金山夜话》是怎么定位的?


  金山:我是用思想串联整个节目。节目里很多人听的是热闹,其实在热闹背后我要传达的是理念。这个节目的价值也在于此。我和你在一块聊,你给我一个思想,我给你一个思想,我们就不虚此行。


  记者:任何一档节目都会有争议,尤其是一档开了深夜谈话类先河的节目。


  金山:有人说这个节目档次低,打电话的多数是没受过多少教育的。我说您受过什么教育?我研究生毕业,现在我是大学老师。我说您之前呢?我是农民。对啊,农民怎么就档次低啊,一个农民,他遇到真实的问题了,他和我谈,您觉得这个档次低吗?您要和我谈未必有人听,因为虚,谈的问题不是真正的问题,您是在复述别人的观点。做节目光想象不行,档次高低绝对不是说你是教授,档次就高了。而是要让讲话的内容有趣味有含金量有意义,这才是有档次的。


  记者:您说您会传播一些理念,但也会有人并不认可,认为观念陈旧。


  金山:对,比方说我说女人最成功的境界是贤妻良母,我说女性要三从四德。很多人觉得观念陈旧。其实不是这样的。因为很多女性现在不“从”,是因为没有的从。很多男人不好好工作,作为父亲不称职,你有什么好从的?



  主持“不礼貌”?
  要讲真情实感,要敢打断



  记者:您的风格十分鲜明,作为主持人有时会显得过于犀利?


  金山:我觉得一个主持人,首先不要把自己当成主持人,否则就没法对话,我觉得听众就是我的交流对象,就这么简单。为什么我有时候和听众说话会让别人觉得不礼貌,其实很正常,因为我们俩在对话,我说的是我的真情实感。我们现在把脱口秀当成什么了?当成单口相声,爱弄一些包袱,那叫脱口秀?那是你有准备的演节目,不是脱口而出。


  还有些听众打进电话来就是为了倾诉,他不为解决问题,如果这样节目就没法办了。所以有时候你得敢打断。


  记者:为什么在交流时喜欢问对方的学历?


  金山:这个很重要。对我自己来说,知识改变命运,我自己也受益了。所以我会在我的节目里反复地说多读书,让我的听友接受我的观念,一年不接受我可以拿出两年甚至十年让你接受。所以要问他的学历,你不知道他受过什么教育,你怎么和他对话?


  有人觉得我对年轻小姑娘态度好,因为对方说话得体,我们在对话时这个情绪就能够吻合起来。有些人讲话土得掉渣,我就说你得改,我听了都不舒服何况别人。还是那句话,我没把自己当做一个什么主持人就是个朋友,我对朋友说的是实话,但一定会尊重人家,不让人下不来台,这我是有分寸的。


  记者:有时也会考虑到节目效果吗,比如您说“欠揍”?


  金山:这不是骂人,我说“欠揍”有时也是故意的,相当于节目的一种效果。这是一个擦边球,要我说傻×这就不行了,这样就骂人。


  记者:所以对内容和谈话的把握上还是会有底线。


  金山:我的底线和原则是,当事人很痛苦,就不要去调侃他,要把难过的事情轻松化,不劝离婚。《金山夜话》里这种事非常多,我都把它们归结为一种,就是原始的错误。我没觉得它档次低,每个人其实都有这种本能,所谓的文明无非就是把这个掩饰起来。所以有时候我就在节目里探讨,你不希望这样?别道貌岸然。


  这20多年我在给别人处理问题的时候,我真正懂得了婚姻。我这里其实就是个诊所,我能看出他病在哪里,就像一个高明的大夫一样,真会看病,不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