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共享单车进入“骑行怪圈”

2019-6-3 14:48:42 来源:山东商报

        6月1日起,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6部门联合印发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正式实施。《管理办法》明确了共享单车押金最长退款周期不超过2个工作日。运营企业不得拒绝、拖延退还用户押金。


  作为ofo运营城市之一,“退押金风波”的每一次风吹草动,都牵动着济南市民的神经。从2017年共享单车首次进入济南时摩拜“一家独大”,到去年摩拜、ofo、哈啰的“三足鼎立”,再到ofo运营遭遇滑铁卢和蠢蠢欲动却始终跨不过准入门槛的青桔,两年时间,济南的共享单车江湖已历经多次洗牌。文/图 记者 张舒

 

 
省城一处共享单车停车点停放的车辆



  青桔进鲁


  近日,市区多个共享单车停车点出现了一个周身蓝绿色的新面孔——青桔单车。5月25日,在历下区泉城路附近一处停车点,2辆青桔单车在一众蓝白相间的哈啰单车中显得有点形单影只。这种单车的车把和车座为黑色,车身、链盒和前后轮毂为蓝绿色,横梁部位印有醒目的“青桔”二字以及一个小橘子的标志。打开手机打车软件滴滴,滑动至其中的“单车”页面,完成身份认证后,就可以扫码骑车。


  记者从滴滴方面了解到,青桔单车目前并不是正式进入济南,而是在长清与几个高校进行试点合作,单车在校区内封闭化运营,不出校园,主要是为了方便长清大学城学生在校的骑行生活。“市区出现的车辆可能是学生出行时骑出来的,我们的运营人员检测到相关车辆后,会将这些散落在市区的单车统一回收,运回长清校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这并不是青桔单车在济南的首次亮相。其实,早在去年上半年,滴滴的相关工作人员就多次与济南共享单车主管部门进行接触,希望能够进入济南市场。然而,在努力了半年多未果之后,2018年6月份,青桔最终把山东的“首投”城市定在了临沂。不过,青桔在城区周边高校“试水”投放的举措,似乎意味着它们仍未放弃进入济南市场的尝试。而这种“曲线救国”的投放模式,与2年前ofo小黄车在济南的操作手法惊人相似。当年,ofo在未获得准入资格时,也是前期先在山东建筑大学、济南大学和长清大学城等市区周边高校内投放大量单车,供校内师生骑行。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青桔目前的运营团队中,不少员工的上一个老东家正是ofo。



  一枝独秀


  2017年1月,ofo小黄车作为首个出现在济南的共享单车品牌,现身泉城路商圈。不过,仅半天时间,就被城管部门进行了清退。一个半月之后,永安行共享单车出现在大明湖北门附近,当天下午,这款颜色以蓝色和黄色为主的小车也被清理走,至今未再出现。同年3月份,ofo再次现身山大北路,不过第二天一早又不见踪影。当时,ofo公司济南地区相关人员称,他们被有关部门质疑“占道”“妨碍交通”。尽管多次推广未果,但小黄车的出现让当年大部分济南人认识了共享单车这个新鲜事物。


  与ofo的强行投放不同,2017年1月份,摩拜单车拿到了济南“独家”准入资格,正式进行第一批总量为1.1万辆的市场投放。摩拜单车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济南市政府在经过一系列的考察和调研之后,最终主动向摩拜单车伸出了橄榄枝。”当时的管理部门济南市停车办表示,济南欢迎优秀、成熟的共享单车企业进入,为市民出行提供便利,为缓解交通拥堵提供支持。同时,也会充分考虑其他城市引进共享单车后出现的问题。对于未通过准入审核的单车企业私自投放将进行车辆清退。


  就这样,因为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在押金安全评估、智能化运营管理、车辆定位等方面并未达到济南的准入要求,在此后将近一年时间里,济南形成了摩拜单车“一枝独秀”的局面。摩拜单车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至今年5月份,摩拜已经先后历经五次型号升级、十几次车锁等核心技术升级。现在济南街头的单车型号以第三代版本为主,也能见到部分最新版本的第五代型号(周身橘红色,被称为“三文鱼”)。”据了解,如今摩拜单车的市场占有量,已经从最初的1万多辆增至5万多辆。



  三足鼎立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摩拜的市场运营一直与政府的管理节奏保持着高度契合。当时关于共享单车的停车问题,各个地方相关管理部门并不一致,有的归城管、有的归交管,还有的归住建等部门。对于停车带来的城市治理问题,都是相关部门,却难找主管部门。对此,济南首先明确了主管部门,即济南市停车管理办公室,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管理规范、准入要求等相关政策。为防止共享单车被恶意破坏、盗窃,市公安局还发布了相关的执法处罚通告。因为成熟有效的管理经验,2017年4月份,济南市的共享单车管理模式被人民日报点赞报道。“直到现在,济南的摩拜单车与国内其他城市相比,骑行体验、管理制度仍名列前茅。”摩拜单车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不过,这种企业与政府合作高度默契达到双赢的局面,在2017年底出现改变。当时,济南共享单车的管理权限,正处于由市停车办向市城乡交通运输委交接中,相关的管理思路也出现变化。2017年12月30日,升级版的ofo小黄车第n次尝试在市区主要道路上投放,这次,曾两次上演的“快闪”没有重现。随后,2018年1月份,哈罗单车在没有拿到准入资格的情况下进入济南市场。为了谋求市场占有率,ofo和哈啰的投放量在短期内不断扩张,甚至大有赶超摩拜之势。主管部门改变后,市城乡交通运输委随即约谈了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表达了济南准备引入多家企业进行公平竞争的结果。


  2018年,最后一个进入济南市场的哈啰单车,开始在全省范围内尤其是三四线城市快速布局。“截至2019年5月,除泰安、菏泽、日照三市外,哈啰已在山东14个地市完成投放,这还不包括县级市和乡镇。”哈啰单车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另外,在泰安、东营等地区,哈啰还投放了共享助力车(类似电动自行车)。自此,济南共享单车进入“三足鼎立”格局。



  最严规范


  就像2015年滴滴、快的专车刚进入济南时的情景一样,济南的共享单车企业从一家增至多家后,价格战和对市场配额的争夺随之而来。“那时候,摩拜经常会发放免费骑行券,有时候一两个月骑车都不用花钱。”市民小王向记者回忆,“哈啰则有月卡、年卡的优惠活动,充值5元能骑一个月,10元能骑3个月。”与此同时,济南的单车数量一下从5位数上涨至6位数,无序投放的结果是单车在路面的大量积压。当时,泉城路不到两公里的长度,一度密密麻麻地挤进近一万辆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野蛮生长”的情况不仅发生在济南。同期,摩拜入驻青岛、日照、德州、枣庄、曲阜、泰安、威海、烟台,同时一改只铺设一、二线城市的经营模式,目光对准平度、禹城等县级市;ofo虽在淄博、泰安等地遭执法部门阻拦,但也拿下青岛、烟台、日照、淄博、潍坊等多个城市;9M单车进入威海;云单车在淄博淄川区投入使用;永安行在滕州投放;酷骑单车进入青岛……


  在受资本热捧、共享单车野蛮圈地的大背景下,2018年5月份,为了净化市场,济南发布“山东最严互联网共享单车规范”,整治单车企业“私下增加投放”的现象。首次明确了摩拜、ofo、哈啰三家在济南的市场配额,分别为3万辆、1.4万辆和0.8万辆。同时,交警部门利用蓝牙技术在繁华场所、景区周边等重点区域设置“电子围栏”,只要用户将单车违规停放,系统就会自动报警。接到报警后,管理人员随即赶赴现场清理取缔违规停放的车辆。



  押金风波


  2018年中旬,ofo获得济南准入资格还不到半年,关于小黄车将被收购合并、与滴滴的矛盾、押金难退等一系列负面消息传出。当时,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2018年10月,小黄车押金难退问题在全国多地爆发,当时,记者申请退押金的排名是230万多位。今年四月份,记者发现,自己的排名已经前进了“一大步”,如今排在112万多位。截至上周,记者打开小黄车客户端后发现,ofo的退款申请人数已经近1462万位,但对于何时能完成退款,并无明确说明。


  “之前虽然ofo处境艰难,但仍坚持参加共享单车企业和停车办的晨会,不过,近期会上已经看不见ofo工作人员的身影。”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随着ofo在济南的全面撤离,“三足鼎立”时代宣告终结。“僵尸车”积压的尴尬处境。2018年315晚会,共享单车押金难退更是登上消费者投诉“黑榜”。


  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7月,全国共有近70家共享单车企业,而近日一份单车“死亡名单”显示,如今已经倒闭的共享单车平台有54家。经过一年多的残酷洗牌后,国内共享单车市场几乎不再有新的品牌进入,行业格局逐渐清晰,美团单车、哈啰、青桔等几家头部企业占据市场份额的95%。不过,即便是市场占有率较高的摩拜和哈啰,也不得不依靠或投靠美团和滴滴才得以继续发展。



  超标投放


  随着ofo败走济南,其所占有的1.4万辆市场配额随之被哈啰迅速吃掉。25日,在泉城路一处共享单车停放点,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35辆单车中摩拜占7辆,剩下的28辆全部为哈啰。在位于华信路的一处单车停车点,现场50多辆车中摩拜仅有12辆。在济南火车站站前街附近的共享单车停车点内,哈啰单车有30多辆,摩拜单车有17辆。“尽管官方公布的数据中,摩拜占比是最大的,但多数骑行者均感觉,哈啰在济南的实际投放量是超过摩拜的。”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


  哈罗单车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哈啰进入济南的时间较晚,但在全省的投放总量已远超摩拜。与此同时,过度投放也令其一直面临来自多地政府部门的清退。在济南,几乎每周都有乱停放的小蓝车被回收运送至专用停车场,企业需要交纳罚款后才能将车取回。在菏泽,甚至有专门用于储存被罚没的共享单车的停车场,单车在其中有序停放,有专人看守,还安装了监控摄像头。


  “目前,在山东,哈啰依靠骑行收入已经能达到盈利。”该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骑行率下降


  “单纯依靠骑行费用,大多数企业还无法做到盈利。”摩拜单车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至目前,济南市场上的共享单车均未承揽广告。他表示,经历了补贴大战、众多企业倒闭之后,共享单车行业已进入相对稳定的行业周期。“合理的涨价有助于对过去的市场策略进行纠偏,使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不过,涨价随之而来的是用户粘性的下滑。据第三方数据挖掘及市场研究机构比达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共享单车用户规模正在减少:2019年第一季度共享单车用户规模仅4050万人,同比减少24.4%。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经连续3个季度下滑。


  同时,用户骑行频次大幅下滑。2019年第一季度共享单车用户骑行频率下降。在2018年第一季度,22.1%的用户每天至少骑行2次,但在2019年第一季度下降至14.2%。在低频用户中,平均每月骑行1-5次的用户也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3.2%迅速上升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16.8%。


  “虽然投放总量增长了,但用户的使用率却下降了。”哈啰单车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济南5月份的单车骑行频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不过,摩拜单车的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今年的用户骑行率与往年差不多。”